拜登选择“贺锦丽副总统” 一个原因压倒一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8月11日下午宣布由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副手。贺锦丽自此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参加大选的亚非裔女性副手。

贺锦丽能够从20多人的候选名单脱颖而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她从3月初选开始就是副手热门人选。拜登最终选她也参考了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等民主党人的建议,之所以拖延至今才宣布,也是为了让公众保持对自己竞选团队的关注度。因为在全国抗疫的过程中,传统竞选和募款模式被打破,拜登要想吸引全国舆论的关注度,就要把握好时机。从现在开始,至下周民主党党代会开幕前,贺锦丽将是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总体来看,由贺锦丽担任副手,是拜登一个较为保险、稳重的选择。在全国及关键州民调领先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情况下,拜登无需通过副手的选择来拉高民调。根据历史经验,副手对大选的帮助并非决定性的。只要副手正常发挥,基本不会左右总统候选人的选情。但如果副手争议太大或表现不佳,反而会拖累总统候选人支持率和得票率。麦凯恩(John McCain)当年的副手佩林(Sarah Palin)虽然不是共和党丢掉白宫的决定性因素,但的确影响了麦凯恩多个州的得票率。

当然,拜登也看重贺锦丽多样化的优势:成功女性、法律专业高材生、事业顺遂、少数族裔出身,且是第二个进入联邦参议院的非洲裔女议员,且能被贴上很多个“第一”的标签。比如,未来可能的第一位女性副总统。换句话说,拜登选择她同样是在尝试创造历史,这在舆论宣传方面也很有吸引力。

拜登没有选择赖斯(Susan Rice)这样的资深人物,说明在华盛顿从政40余年的拜登不需要一位华府成熟政客担任副手。他没有选择赖斯,也是可能考虑到赖斯缺乏竞选经验,而贺锦丽成功竞选经验丰富,募款渠道多,风格也比较高调,刚好可以弥补拜登竞选风格过于沉闷、缺乏活力之不足。这样的话,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会是一大亮点。

拜登和贺锦丽从初选对决到搭档竞选(点击大图浏览):

拜登也没选择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位左翼参议员,也说明他对收拢进步派左翼年轻选民并不担心,或者说,没有2016年那么迫切。毕竟桑德斯(Bernie Sanders)领导的进步派士气也有所缓减。拜登选择贺锦丽、放弃沃伦,说明他依然希望民主党不走极端,注重中间偏左的温和路线。这样的话,共和党及特朗普想要借批判社会主义等策略攻击拜登,就很难找到着力点。

而促使拜登最终选择贺锦丽的压倒性因素就是为了提升非洲裔选民的投票率,尤其是摇摆州郊区的温和派女性选民的支持。

希拉里2016年之所以输给特朗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非洲裔选民投票率未达预期,甚至不如奥巴马两次胜选的水平。这尤其体现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三个战场州。希拉里输掉的州,拜登要重新拿回来,才有胜算。尤其是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这两个州的非洲裔选民居多。

非洲裔让拜登从初选中起死回生,变被动为主动,现如今选择贺锦丽,拜登希望把这种主动转变为大选中非洲裔选民的高投票率。这也是他能否胜选的关键所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