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抖音是“数字鸦片”的英历史学者 如何为帝国主义洗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出身英国苏格兰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美媒彭博社(Bloomberg)发表专文,宣称TikTok(抖音海外版)“它不仅仅是中国出于对鸦片战争至毛泽东革命之间的屈辱历史的报复,更是一种‘鸦片’—数字芬太尼,以煽动我们的孩子迎接中华帝国主义的到来”,并坚称中国会利用AI技术传播反自由主义。

尼尔‧弗格森有不少著作被中国引入出版,渠也多次应邀访华。图为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与中信出版集团,邀请弗格森前往人大演讲。(中宏网)

中国人民对弗格森或许不会太陌生,因为台海两岸都翻译出版过他不少著作,弗格森本人甚至到访过大陆多次。但吊诡的是,弗格森多年来不停宣传中国崛起的“危险”,却又自相矛盾地拥护英美帝国主义。在渠著作《帝国》(Empire: The Rise and Demise of the British World Order and the Lessons for Global Power)前言里,弗格森缅怀地描写居住在英国殖民下肯尼亚的童年时光,声称“对苏格兰人来说,英国的帝国统治代表着光明的太阳”,并坦言直到大学才发觉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怀念帝国。但弗格森认为“成为一名学者并不一定要做一个左翼分子”,因此仍毫不犹豫地下笔替英国殖民高声辩护。

尽管弗格森也承认大英帝国的殖民危害,甚至还抨击过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错误:“维多利亚时代价值体系的荒诞之处可见一斑,担负着废除奴隶制使命海军的同时,却又在积极地扩张毒品贸易”,但此刻他将遵循法令发行、又无致命毒素、更不是依恃武力推广的TikTok比拟为鸦片,不啻是教人傻眼的言论。此外,弗格森还汲汲于美化英国的殖民。比如他虽同意印度在英国殖民下并未富裕起来,但仍主张英国在印度建设的铁路、医药、灌溉、工业等项目带来莫大好处,甚至夸称英国缩小了当地贫富差距,还反问“但是如果在莫卧儿王朝的统治下,印度人的日子就会更好过吗?或者如果在荷兰人或俄国人的统治下,又会如何呢?”

弗格森的主张无疑违反了史实,也剥夺了第三世界自主发展的话语权,汗牛充栋的史料都证明英国殖民的暴虐。光以印度来说,东印度公司大肆扩张与强迫印度人民栽植鸦片出口的行径,便催生不知凡几的刀光血雨;英国通过不平等关税将印度化为廉价英国商品的倾销与原物料市场,更摧毁了当地的农村手工业、喂养了英国本土的资产阶级。连英国殖民官员马丁(Robert Montgomery Martin,1801─1868年)都惊呼“我们对印度生产的商品征收的关税几乎是寓禁关税,从10%起到20%,30%,50%,100%,500% 乃至1 000%。因此印度自由贸易的叫嚷,乃是我们对印度出口贸易的自由,而不是印英两国之间的自由贸易”。

在此畸形结构下,印度的棉花、羊毛、亚麻、粮食等原物料源源不绝地被运往英国与其他殖民地,英国资本与产品则彻底控制了印度市场。1910年,英国对印输出资本约4.5亿英镑;到了1939年猛涨为10.71亿英镑。这些财富几乎都掌控在英国资本家开办的工厂与投资的土地里,唯有一小撮买办阶级受惠,广大印度人民根本无缘均沾弗格森所谓的帝国“福音”。此外,英国还横征暴敛以榨取利润,譬如对原棉征税、纺成棉纱也要征税、纺织成衣物也要征税,层层累进打击印度人的产业,对土地亦是如此,令印度人民苦不堪言。

1765至1766年间,东印度公司光在孟加拉就搜刮得来约147万英镑的田赋,间接造成1770年死难百万人以上的孟加拉大饥荒,结果首任印度总督黑斯廷斯(Warren Hastings,1732─1818年)竟沾沾自喜地于1772年向东印度公司董事会回报:“虽然本省居民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以及庄稼相应地减少,可是1771 年的净税收甚至超过了1768 年……其所以如此,是由于用暴力强行保持以前水平的结果”,殖民者的丑恶尽显无遗。到了1856至1857年时,英国在印度征收的田赋已高达1,772万英镑。最可悲的是,印度还得充作英国侵略他处的兵源与财源。这种种剥削,加上英国为了便于统治而采取的分化政策,种下印度普遍贫困化与族群政治动荡的根源。

然而弗格森认为“大英帝国不可否认地引领着自由贸易、资本的自由流动、废奴运动和自由劳动力运动。它为全球现代化通信网络的发展投入了巨额资本。它在广大地区传播和实行法治”,同时又主张殖民地独立后的结构性贫困不应归咎于英国,最后干脆指责德国与日本的统治会更糟糕,并疾呼为了抗击德日侵略,“英国人不惜放弃了自己的帝国。难道这样的牺牲,还不足以洗清大英帝国的其他罪恶吗?”

英国以委任统治之名夺取奥斯曼帝国的中东领土,在伊拉克与巴勒斯坦实施殖民,并激化了当地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冲突。照片为1936年4月巴勒斯坦英军,以戒严为借口搜查外出的阿拉伯人。(INSTITUTE FOR PALESTINE STUDIES ARCHIVES)

这种说词,完全回避了英国殖民的利己动机、全球化是在帝国主义列强以枪炮推动的血腥真貌,根本不是以造福全体人类为初衷。更何况英国在二战后若非经济凋敝,否则怎愿撤出大多数殖民地?这种“牺牲”根本无法涤清英国在几百年来侵略殖民的罪行。再加上英国的殖民往往留下诸多问题,除了前述的印度之外,缅甸、马来西亚、埃及等众多前英国殖民地迄今都有存在族群关系紧张与经济扭曲的沉痾,而阿以冲突更是由英国一手催化,致使数十年来中东人民死伤无算,混乱的亚非地缘格局成因亦有英国的责任,这难道该是弗格森称颂的帝国“德政”吗?

秉持“帝国有益”论的弗格森,在这种视角下,选择忽视英国与欧洲列强通过殖民美洲与非洲积累工业革命所需资源的事实,反而认定“政治竞争、科学、保护私有财产权、现代医药、消费社会、工作伦理”是造就西方崛起的杀手级要素,显然多如牛毛、揭发欧美如何压榨边陲地区以推进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历史作品,全没被弗格森详细参考过。也因此,弗格森的《帝国》曾遭印度学者米什拉(Pankaj Mishra)批评带有“白人种族优越感”。虽然弗格森愤怒地驳斥,但对遭欧美血腥掠夺数百年的第三世界人民来说,弗格森的言论无异是除罪化昔日的侵略。

弗格森还将目光转向美国,称“美国人承担起了我们以前的角色,但却不愿面对成为帝国所必须面对的事实”,极力呼吁美国承担起“全球责任”,甚至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并自称“我就是个新帝国主义帮的全职付费会员(I am a fully paid-up member of the neoimperialist gang)”。2018年中美贸易战初起时,弗格森也撰文强调中国应“主动在美中双边贸易逆差中作出让步妥协”。显然,这种讴歌英美帝国主义的美好、打压发展中国家打压的双重标准,其实根本无关学术问题,不过只是折射了弗格森盼望“白人优越”旗帜继续飘扬在全球的私心。

因此对弗格森来说,当前这种经历过去殖民化洗礼、第三世界国家纷纷争取一席之地的世界格局,恐怕一点也不适合生存。所以弗格森最好别再当个历史学者,干脆去当个科学家研制时光机比较适切,因为大概唯有回到大英帝国炮舰仍横行的十九世纪去,才是渠最理想的安身立命之处,如此自然就不必再替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急起直追的势头忧心忡忡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