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管”的黎巴嫩:大爆炸只是症状 而非病源

撰寫:
撰寫:

黎巴嫩今天的真正问题是什么?并不只是8月4日在贝鲁特港口发生的造成数十亿美元损失的大爆炸,也不只是被抗议者谴责的政治阶层的腐败,甚至也不只是宗教分裂......反之,是使国家无法治理的多层问题的复杂组合。就像一百年前臭名昭著的九龙寨城一样,黎巴嫩的真正问题是自身缺乏治理能力。

就像九龙寨城的管制在英国人、中国人和当地黑社会之间分裂一样,黎巴嫩也在各种势力之间徘徊:前殖民国家、中东地区的霸者和宗教派别。

法国对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委任统治图以及1922年建立的国家。(维基百科公共领域,Don-kun、TUBS、NordNordWest)

殖民时期的遗产

黎巴嫩的现代历史深受从1920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法国委任统治的影响。

法属托管地最持久的影响之一是加强了黎巴嫩政治的教派分裂。法国捍卫马龙派的政治权力,在黎巴嫩的政治制度中起到按教派划分的作用,造成黎巴嫩原来相安无事的大量马龙派基督教徒、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人口之间的分裂。

在此同时,法国的委任统治,就像香港与英国的关系一样,使黎巴嫩与法国建立了长期的文化和政治联系;今天,有多达20万黎巴嫩人居住在法国,黎巴嫩纸币和路标上都有法语。因此,直到今天,宗教对黎巴嫩舆论的影响还受到法国,或者说西方发展模式的挑战;当谈到榜样时,许多贝鲁特的年轻人更愿意向巴黎看齐,而不是麦加或梵蒂冈。

在8月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不到爆炸的两天后访问贝鲁特时,黎巴嫩的殖民遗产得到了明确的体现:对自己的政客感到愤怒的黎巴嫩公民,在网上组织了一份请愿书,要求马克龙“在未来10年内将黎巴嫩置于法国的授权之下”。请愿书收集6万多签名。

2020年8月6日,马克龙参观黎巴嫩贝鲁特港口爆炸的破坏现场。(美联社)

不过,法国如今对黎巴嫩的影响力很有限。马克龙在访问期间声称黎巴嫩需要进行变革、重建政治系统,但法国究竟能做什么?如果问题真的如马克龙所言的是系统性的,那么目前还不清楚由法国主导的外交努力如何避免一如既往的僵局和障碍。

中东区域霸者:“三角敌意”

自从法国被迫离开该地区后,新的霸者出现了,为着各自不同的利益,在影响黎巴嫩的国内事务。就像英国不得不与清朝争夺九龙寨城的控制权一样,沙特阿拉伯、伊朗和以色列等三个地区大国也在黎巴嫩这块土地上展开竞争。

对沙特、伊朗和以色列等三个国家形成的“三角敌意”,黎巴嫩的多教派体系一直是激烈的战场

对这三个国家形成的“三角敌意”,黎巴嫩的多教派体系一直是激烈的战场:历史上,在武装冲突时期,以色列站在黎巴嫩马龙派一边,在和平时期则反对伊斯兰政治和泛阿拉伯主义,而沙特和伊朗则分别试图左右黎巴嫩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社区。

作为一个国家整体,黎巴嫩与以色列的关系最为对立。以色列将黎巴嫩视为“敌国”,曾对黎巴嫩境内的亲巴勒斯坦和亲伊斯兰团体,特别是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准军事部队真主党(Hezbollah)发动间接冲突和战争。另一方面,以色列的地区死对头伊朗则向在黎巴嫩政坛的影响力很大的真主党提供重要的意识形态、财政和军事支持。

沙特作为该地区逊尼派泛阿拉伯主义的领导国家,也对伊朗什叶派的影响力感到不满,并向黎巴嫩投入数十亿美元来抵御真主党。沙特的资金和政治支持又使其在黎巴嫩国内事务上有相当大的影响力;2017年,在黎巴嫩总理哈里里(Saad Hariri)访问沙特时,被施压辞职,目的是削弱真主党的力量;哈里里尽管是苏尼派,他当时领导的议会联盟也包括真主党在内。辞职最终被撤销,但这时间显示该地区的大国对黎巴嫩的影响力。

国内势力:宗教作为三合会

该地区代理冲突的加剧与黎巴嫩内部分裂遥相呼应。

黎巴嫩的政治制度是建立在1943年不成文的“民族契约”(National Pact)基础上的,当时的领导人同意在各个教派之间划分政治权力。然而,在1975年黎巴嫩内战爆发时,这一契约就戏剧性地失败。

在黎巴嫩,内战后,三合会的作用是由各宗教团体的精英们发挥的

从那内战开始,黎巴嫩的多教派制度非但没有通过宗教宽容把国家团结起来,反而通过腐败的胶水把精英们团结在一起,并阻碍了国家需要的决策。路透社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最大的基督教执政党如何反对开发一个急需的发电厂,因为它不会建在一个基督教占多数的居民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没有明确的管理者,九龙寨城时被三合会管理的;在黎巴嫩,内战后,三合会的作用是由各宗教团体的精英们发挥的,他们为了自己团体的利益而瓜分国家的财富,而没失去了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的眼光。

“三不管”的黎巴嫩

对许多黎巴嫩人来说,正是他们领导人短视近利的政治游戏使黎巴嫩无法进行急需的改革或获得外国援助,并助长一年多来震撼黎巴嫩的抗议浪潮。

然而,黎巴嫩最终的弱点并非如此简单,也不是单一因素,反之,是各种因素共同作用使这个国家无法治理,使一个曾经富裕和进步的国家经过一系列军事、社会和经济危机。即使港口管理这样相对简单的任务,黎巴嫩也是缺乏治理能力;最近在贝鲁特港口发生的爆炸事件就是“三不管”的黎巴嫩的又一个表征。

假设明天整个政治阶层都被更换,黎巴嫩的管治将继续面临同样的结构性挑战。

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不要期待因此事黎巴嫩的困境能迅速得到解决。政府在8月8日宣布辞职,与其说是对变革的推动,不如说是对自己无能的承认。黎巴嫩的悲剧不是政客不愿意发展国家,而是政客根本没有能力发展国家。假设明天整个政治阶层都被更换,黎巴嫩的管治将继续面临同样的结构性挑战。

但还有另一个教训可以吸取。对于香港人来说,黎巴嫩爆炸的寓意应该很清楚:当大家都按意识形态或政治派别争斗时,没有人管治理。当没有人管治理的时候,不管是储存在港口的化学品还是民众的愤怒,爆炸只是时间问题。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