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雪山临冬印军盼奇迹 前司令为何提毛泽东周恩来[图]

撰寫:
撰寫:

中印边境对峙百日,流血冲突印方报20人死亡,尽管举行了外长和军长级谈判,眼下,两军多个师的增援已至。正在这时,印军突然禁运101种军备,问题在哪?喜马拉雅山脉寒冬从9月开始,印军问题亟待解决。

香港《南华早报》北京时间8月13日发表题为《冬天将至,中印边境冲突毫无进展迹象》的文章引述印度军方和外交渠道上数个消息源透露,如果没有突破进展,军队就必须为喜马拉雅山脉上残酷的数月寒冬做准备。新德里一名外交官说,解放军看起来不会很短时间内离开。他还说,印度外交官们和军官们已经有共识,部队要做“长远”打算,尤其是要为9月开始、喜马拉雅山脉上严酷的冬天做准备。

《印度时报》8月12日引述消息人士也说,印军武装部队正在为驻扎拉达克东部、做长期活动的准备工作,因为和中国的降级局势进程很可能是长期的事。在8月10日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会议上,舰载空军大队(Carrier Air Goup)的主要议程,是关于驻扎Siachen冰川地区士兵的军装、口粮和住宿状况的审计报告。

换装星空迷彩,西藏军区多兵种海拔4,600米实弹射击现场8月10日曝光(点击浏览图集):

+8
+7
+6

两军8月8日紧急举行军长级别会晤。印度《论坛报》(The Tribune)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此次会晤选择在印方指控被中国士兵阻止巡逻、“占据的领土”——拉达克实控线沿线的德普桑平原(Depsang plains)地区的斗拉特别奥里地(DBO)东部。会议时间于8月7日晚间敲定。《南华早报》指出,斗拉特别奥里地是两军注视对方后撤、降级事态最新的焦点。

《南华早报》引述印军方消息人士指,解放军“真是已经进到印方声索的领土线内了,在这些地方已不再让我们进行日常巡逻。”

印度退役军官、国防专家索尼(Pravin Sawhney)说,印军没有选择,只能等待解决办法到来,“从军事角度讲,印度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解放军再入境一步。”索尼补充说,做到这件事不容易,“实控线(LAC)是条非常长的边境线,这不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我们要熬过整个冬天。印度已经没有选择。”

中方专家却预言希望或将到来。《南华早报》引述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南亚、中亚研究所所长王德华说,严冬将至,或能成为催化剂,“没必要拖到冬天。中方绝对不想和印方动武,印方则没有做好动武的准备。”“最好的出路就是尽早达成协议。数万兵力驻扎高山之上过冬,对于印方是极其困难的。”“最新的几轮谈判让我感到了些许的希望,仍要对接下来的谈判保持期待。”

印军迎来翱翔蓝天的制敌利器阵风战机,多处漏洞被揭,请点击浏览大图:

+6
+5
+4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8月13日发表题为《印度学习美国强硬敲打中国,是招惹麻烦》的文章说,印度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政府用59个中国手机软件的禁令开始执行和中国经济脱钩的政策。而反对党站了出来谴责执行党对华不够强硬。似乎印度政治两面的力量在以反华攫取政治利益的道路上竞赛,这个战术看起来和美国政客们对华采取的办法很像,莫迪政府面对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不力的危机,和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如出一辙,都需要“甩锅”给中国。

然而,这种对华强硬带来的、快速的大选利益,可能适合美国,但不适合印度;毕竟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的绝对值很大,抗损害能力较强,而且自身拥有的霸权地位决定了还可以按照需要及时调头。文章提醒,盲目跟风美国,将损害印度自身的经济发展前景。作为发展中国家,保护全球化和多边主义更符合印度国家利益和经济健康发展。短视的行为,将让印度的普通人遭殃。

莫迪7月3日探一线伤员,现场被“找茬”,有多处让人怀疑莫迪作秀(请点击浏览大图):

印度《金融快报》(Financial Express)8月12日发表印度第一装甲师前任司令杰格塔·辛格(Jagatbir Singh)题为《印中冲突:对白、独白、话术》的文章。杰格塔引述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曾说:“和平不是因为争斗离场,而是因为能够用和平的办法平息战争。”杰格塔还引述了中国开国元首毛泽东在1959年反驳苏联时任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说:“他们攻击我们在先、越界、持续开枪射击数小时。”

赫鲁晓夫指,“尽管印度人先动手,中方没有人死亡,只有印度人。”

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杰格塔接着引述1972年2月,周恩来在美国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访华时谈到这番对话说,“如果有最多伤亡是战争受害者的标准,还有何道理可讲?举例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希特勒(Adolf Hitler)部下非死即被俘,是否希特勒就成了战争受害者?”

1954年10月1日,赫鲁晓夫(右一)、毛泽东(右二)、金日成(左三,朝鲜时任最高领导人)和周恩来(左二)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中国国庆五周年阅兵式。(美国之音新闻网截图)

杰格塔认为,“让实控线模糊不清,或是中国为更大格局埋下的伏笔,中国从来没有忘记终极目标——不管用多久,只要确定了目标在哪里,都要采取必要步骤,审时度势、改变局面。”

杰格塔还说,“中方不会回到5月冲突前的边界原貌,而我们被卷入的是历史演变过程里的一场对话。部队服从指挥,后撤多少,是不可能通过谈判解决的。但边境的和平与安宁,只能通过外交渠道实现。僵局不会无故消失,我们需要耐心对待。”

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8月9日宣布禁运101种军备,但在边境审视部队演习状态时,进口各式精锐武器装备齐上阵,场面十分震撼(点击浏览图集):

+6
+5
+4

中国外交部8月10日发表题为《外交部发言人谈今年以来中国外交成果和下阶段工作重点》的声明,在“中国将积极发展同主要大国的关系”一段指出,“我们愿与印度一道,共同维护中印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全,保持中印关系平稳向好发展。”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