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年大选:得邮政而得天下的“图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会民主党人此时此刻与白宫仍在为新一轮的抗疫救市方案上争持不下,双方几乎一个星期没有磋商,似乎是要靠民情与市场反应逼使对方屈服。其中甚为容易被人忽略的争执点,在于民主党在众议院通过的方案坚持要为自负盈亏的美国邮政署(USPS)提供250亿美元的救助,而共和党人却不愿接受。

在疫情威胁之下,本年11月大选中以邮寄方式投票的选民数目料将大增,然而负责将选票寄送给选民,并将选民填好的邮寄选票送回选举当局的美国邮政署最早有可能会在本年9月正式用尽现金储备。

此前,经过民主党人与白宫多番争论之后,白宫虽然仍不愿意资助美国邮政署,不过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底已与邮政署达成有条件的贷款协议,向后者借出100亿美元,让邮政署可营运至来年5月。然而,问题并不止于此。

特朗普的反复表态

特朗普本人最近一连几日也就邮政署的问题表态。周四(8月13日),他表示“(民主党人)要求35亿美元去搞邮寄投票、全民邮寄投票,他们又要250亿给邮政署”,指出“如果他们这两样东西都没有的话,你就不能有全民邮寄投票,因为(邮政署)不会有足够准备”。此番言论似乎暗示特朗普希望故意阻挠对邮政署的拨款,让本年的投票出现延误和乱象,好让他能有个“不接受失败”的下台阶。

有传特朗普一直认为自己在2016年选举的普选票比对手希拉里少近300万,全因邮寄投票所致。(美联社)

不知道是否知道自己失言,特朗普同日又澄清“如果我们可以同意一个整体救市方案,开支数字将远远大于邮政拨款”,即使邮政拨款有包括在内,他不会否定方案。

到了周六(8月15日),他又再度攻击邮寄投票,指“全民邮寄投票将会是灾难性的”,并说“你永远不知道选举何时结束”,又警告选票可能会消失、被丢弃和造成选民欺诈。

可是,无论最终国会会否为邮政署提供更多拨款,特朗普似乎已经将阻碍邮寄选票的“木马”送进了邮政署这个“特洛伊城”之中,有可能导致大量选民太晚取得选票、或选票太晚送达选举当局,因而造成大量原该有效的选票失效,引发大选乱局,让民调大幅落后拜登的特朗普可趁乱质疑选举结果。这种近乎阴谋论的论述,引起了民主党人的担心。

美国邮政署版的“木马屠城”?

现任邮政署长Louis DeJoy本年6月16日才正式上任。DeJoy是“特朗普的人”,过往从事物流业务的他无从邮政经验,却自2017年以来向特朗普与共和党人总共捐出大约270万美元,而DeJoy的妻子最近也被特朗普任命为美国驻加拿大大使。DeJoy及其家人与美国邮政署的利益瓜葛也是可圈可点,他们在邮政署的不同合约承办商与竞争对手身上就有高达3,000万至7,500万美元的投资。

新任邮政署长Louis DeJoy(左)8月初到国会听取议员对邮政署新政策的担心。(美联社)

民主党人之所以担心DeJoy是特朗普送进邮政署的“木马”,是由于DeJoy新官上任就大举“开源节流”,在不少员工因疫情进入隔离、疫情又使网上购物包裹大增的情况下,竟禁止员工超时工作、禁止员工待收齐邮件后较晚出发派送、禁止超额派送行程等等,导致美国多个地区自7月以来都开始出现邮件派送延误的情况。

一份由《华盛顿邮报》取得、日期订在7月10日的美国邮政署备忘录就指出,新安排可能会导致邮件滞留于邮政署的处理与分发中心(P&DC),却说如果有此等情况出现,员工“接下来一天”可因应造成延误的原因作调整。这些安排与传统上邮务人员确保邮件不滞留,并以多次派送以求邮件适时送达的培训原则有甚大落差。

同时,不少州份的邮政署也开始将街头的邮箱收走。

遍布全国的邮政延误

对于全国的邮件派送延误状况全貌,我们难以掌握确切数字。不过,不少邮务工会人员皆对新安排表达担心,例如代表南缅因州(Maine)大约550名邮务人员的工会主席Scott Adams就向路透社指出新安排带来数以千计的邮件延误,并引来顾客主动查问。

全国邮寄信件经手人工会(NPMHU)的主席 Paul Hogrogian亦指出在全国已有超过3,000名邮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而不能工作,不少邮件处理中心已面临人手不足,因此“取消甚至减少超时工作只会带来邮件和包裹处理与派送的延误”。

由于全美50州中有34个州要求邮寄选票要在选举当日或以前送达,如果邮件派送出现延误,可能会有百千万计的选票因此失效。根据美国选举网站FiveThirtyEight在8月3日公布的统计,全国自3月11日以来举行的35场有可供研究数据的全州际选举中,有24州以邮寄投票的选民占总投票人数一半以上。由此可见,美国邮政署在本年大选中的重要角色,邮件延误随时可决定胜败谁属。

根据《纽约时报》在6个大选关键战场州的查访,就发现每州都已出现邮政延误的问题。俄亥俄州(Ohio)克里夫兰(Cleveland)和威斯康星州(Wisconsin)密尔沃基(Milwaukee)都有邮件分发中心邮件堆积如山、甚至待翌日处理的状况;密歇根州(Michigan)有民众表示其过往只花费3天就能送达的药物现在要花上近两个星期。其他美国媒体也有类似报道。

对此,美国邮政署的发言人只表示新安排只为稳定邮政署长久以来的财务困境,并非要减慢邮件或选票的派送,又指出新安排的影响将会是“短暂性”的。另外,美国邮政署在7月初公布的一项报告,也警告多个州份,指它们的邮寄选票申领期限过于接近选举日,不足保证邮政署能在选举前将选票送到选民手上。

特朗普的民望仍然大幅落后对手拜登。(美联社)

邮政署成两党战场

8月7日,DeJoy更进一步对邮政署作出改组,将23名邮政高级行政人员调职或取替,当中更包括两名负责监督日常运作的人员。《华盛顿邮报》就引述分析员评论称改组将使权力集中在DeJoy身上。

直至周六(8月15日),《华盛顿邮报》亦报道指美国邮政署向46个州发出警告指邮政署不能保证邮寄选票可准时送达而获点算。

虽然邮政署长由并非由特朗普直接任命,可是现届负责任命DeJoy为署长的邮政服务董事会的六位成员也由特朗普任命上任。加上特朗普不断批评邮寄投票,难怪民主党上会对Dejoy有阴谋论式的担心。

目前,国会民主党人已启动对邮件派送延误的调查,并要求邮政服务的督察长(inspector general)介入调查DeJoy可能的利益冲突,而该督察长亦已为近来的邮政政策修改展开调查。众议院民主党人也计划提出法案,要求邮政署取消本年1月1日以来的所有运作改动,希望阻止“木马屠城”发生。

有传国会民主党人“放暑假”回到各自选区后,收到关注邮件延误的选民投诉,迫使他们不得不考虑放弃暑假。图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美联社)

而正在暑假期间的众议院民主党人,更有传计划最早在下周取消休假回到华盛顿通过相关法案,试图将美国邮政署“拨乱反正”,并有可能立法要求将所有邮寄选票当作第一级优先邮件处理。这,当然仍需要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同意。

邮政署是少有获得全美国人认许的联邦机构,有91%美国人对其服务表示满意。然而,没有人想到,在特朗普执意压止人民邮寄投票的政治争斗之中,这个地位中立、“与世无争”的机构似乎已变成了本年疫情下美国大选的兵家必争之地。

对民主党而言,这是一大不幸。毕竟行政机关的头目,就是特朗普本人。不知道特朗普这番疑似“得邮政而得天下”的计谋终究会否成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