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剧变以色列成最大赢家 抛弃巴勒斯坦的竟是民族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阿联酋日前宣布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这被国际舆论视为中东地缘政治带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多年来相互敌视,阿拉伯国家更普遍将与以色列建交的前提条件设置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问题得到彻底和平解决。如今身为海湾阿拉伯国家的阿联酋率先与以色列建交,或将对巴以问题乃至整个中东和平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多维新闻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一篇(共两篇)。

多维:阿联酋将是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更具有象征意义的是,阿联酋是第一个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海湾国家。不少评论认为,中东地缘政治正在发生历史性巨变,你认同吗?

王晋:应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它象征着海湾国家对于巴以问题(记者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姿态变化。之前阿拉伯国家的普遍态度是巴以和平最终实现以后,再跟以色列去谈建立正常关系,这尤其体现在2005年时沙特代表海湾阿拉伯国家提出的中东和平倡议。

但是现在阿联酋没有等到巴以和平的实现,就直接先跟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所以它确实代表了中东地缘政治的巨变。阿联酋与以色列双方签署了关系正常化协议后,未来双边关系肯定会不断加深,这也是一个重大变化。

多维:后续会有更多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建交吗?

王晋:后续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会有很多,我觉得下一个可能就是巴林。今年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布中东“世纪协定”方案的时候,在场的两个阿拉伯国家代表一个是阿联酋,另一个就是巴林。而且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去年给出的那个五十多页版本的“世纪协定”草案,就是在巴林“和平促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峰会上发布的。

所以巴林对于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也是很认可的态度,阿联酋应该属于是“投石问路”,后面巴林很可能会跟上。

多维:如果能广泛的与曾经“反以色列”最为坚决的海湾阿拉伯世界改善关系,以色列是否是阿联酋协议事件的最大赢家?

王晋:以色列肯定是最大赢家。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正常化是以色列一直以来的愿望,特别是今后在巴以问题上以色列也不会有太多的顾虑与羁绊,因为就主要相关当事方来说,埃及和约旦是旁观劝说的态度,美国是纵容以色列的态度,现在以阿联酋为代表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开始转为默许的态度,也就是说涉及巴以问题主要力量都已经向“接受现状”倾斜。

长期以来,(阿拉伯国家普遍认可的)巴以问题的核心原则就是“领土换和平”,即以色列让出一些领土,用以在未来给巴勒斯坦建国,等巴勒斯坦获得这些领土并独立建国之后,所有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实现和平相处。现在阿联酋率先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相当于这个原则基本上被抛弃掉了,大家已经尊重以色列的存在,尊重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军事占领,或者说这种长期的犹太定居点的存在。这是一种趋势的变化,大家在尊重现实。

多维:在阿联酋协议中,以色列承诺将暂停吞并部分约旦河西岸土地,这被阿联酋视为重大外交成就,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表态说只是“暂停”(而已),这是否为巴以问题乃至中东和平进程又埋下了隐患?

王晋:内塔尼亚胡肯定还是会继续推进约旦河西岸的吞并计划。阿联酋协议中确实包含了要求以色列暂停吞并计划,但这并不是一个事实上的强制性前提,更多的是表达阿联酋的姿态,好像阿联酋还很在意巴以问题,其实阿联酋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协议已经签订了,已经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可能很快就会互设使馆互派大使,在这样的背景下,已经不存在用所谓的“建交筹码”对以色列在领土问题上施压,所以说这只是一个姿态性的表达。

从国内政治的角度来说,未来以色列肯定还是要去继续推进约旦河西岸的吞并计划。

很多评论者认为,海湾国家主动与以色列修好,有“意在伊朗”的考量。(Reuters)

多维:有观点认为,阿拉伯世界内部逊尼派与什叶派矛盾激化,以色列近几年也尤为敌视伊朗,此番与阿联酋修好也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考量,你怎么看?

王晋:伊朗的因素肯定存在。很多人不太能够理解这个问题,其实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对于伊朗的恐惧是非常大的。你想象一下,就在这群阿拉伯国家旁边,有一个不是阿拉伯人组成的国家——波斯人国家,它信仰的伊斯兰宗教派系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完全不一样,而且它(伊朗)的宗教意识形态的叙述话语体系是要推翻其它阿拉伯国家,因为它(伊朗)看来,这些海湾阿拉伯国家是王国政权,是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是“非法”的,是需要推翻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你可以想象这种恐惧感有多么大。而且这个国家(伊朗)发展核武器,又有很强的军事能力,特别是有很强的地区战略导弹能力,在很多地区事务上都有很大的话语权。

所以说,绝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是很担心伊朗的,伊朗近些年确实实力扩张的也很厉害。在这样的背景下,(阿拉伯国家)当然要选择和以色列合作,去制衡伊朗带来的威胁。

多维: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近日发表讲话,言辞激烈地谴责阿联酋“犯下了巨大的错误”,称其“背叛了巴勒斯坦人民和穆斯林同胞的意志”。目前的形势对于伊朗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晋:伊朗很清楚阿联酋协议之后,下一步这些海湾阿拉伯国家会和以色列形成某种同盟,共同对付它,这是必然的。所以说伊朗肯定要大力反对这个问题。

多维:阿联酋协议的出现,会让巴勒斯坦感觉被兄弟国家出卖,但又无力改变自己被进一步被边缘化的命运。巴以冲突的热点效应将会逐步消失吗?

王晋:巴以问题的热点效应肯定会消失,在某种程度上巴以问题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

巴以问题的根源很大程度上和泛阿拉伯主义,或者说泛伊斯兰主义的情结联系在一起,即“我们都是阿拉伯人,有个小兄弟在以色列那里受欺负,我们要帮他恢复故土”。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执掌阿拉伯国家的这些领导人,比如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Zayed),与上世纪50年代出生或成长起来的那一批政治领导人,在世界观与政治观点上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现在这批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年轻的比较多,和世界上很多“八零后”、“九零后”比较类似,会认为“我们的国家是我们自己的,干嘛要管他们的事”。所以说巴以问题的地位肯定是在下降的。

多维:巴以问题不再是中东和平进程的核心问题,这似乎印证了你曾说过的“民族主义才是中东世界发展的历史趋势”。

王晋: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很早就说过,二十世纪的几大意识形态,最终胜利者就是民族主义,其它意识形态都会被打垮,只有民族主义这个意识形态是最鲜活的,或者说最有力量的。巴以问题就是这个理论的缩影,巴勒斯坦老是想依靠阿拉伯世界的声援力量,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每个国家都会形成自己的利益和观点,不同的利益关系就会出现分歧,再加上受到其他不同事物的影响,依靠某种共识去解决巴以问题会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中东国家由民族主义主导的趋势是必然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