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政局一夜变天会影响中国一带一路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8日,西非大国马里发生兵变,多股乱兵在一名将军、两名上校的指挥下,连夜将包括总统凯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马里民间称“IBK”)、总理西塞(Boubou Cisse)在内的多名政要抓捕并扣押在军营。当天晚些时候,凯塔宣布辞职并解散政府议会。

至此,这场看似仓促起事的兵变似已大功告成。问题也随之而来,相对于可以预料的马里政局前景,中国借“一带一路”项目于该国推进的各种布局会遭遇影响吗?由于中、马两国直到2019年7月才刚刚签署相关文件,确定双方在“一带一路”上的融资与合作,这种风吹草动无疑是值得注意的。

+6
+5
+4

凯塔政府的倒台的确突然,但这也早有迹象。马里属于西非经济共同体国家之一,通货膨胀不高,经济表现向来平稳,政府负债也只在经济总量接近40%的水平,不过在2019年内,马里大规模地对“合作伙伴”负债,仅世界银行一家就与马里签署了8项融资协议,这使得其经济顿时遭遇负债水平飙升、外国投资者日渐减少的窘境。加上新冠疫情影响,其主要依赖的黄金与棉花出口等大受影响,导致经济受创。其负债现状也就让人担心。

马里2020年3、4月间的议会大选也成为导火索之一。马里反对派各党派因党首曾遭绑架、不接受选举结果,以及对凯塔的经济、安全和反腐政策不满等原因,先结成“6月5日联盟”,后于7月后在首都巴马科等地组织数轮大规模示威游行。西共体成员国尼日尔、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塞内加尔等国多次居间调停,促成凯塔重组政府,但换汤不换药的新政府仍难服众。到8月17日,反对派刚刚宣布举行每日示威,凯塔次日就被落入兵变的军兵手中。

马里的安全局势也成为了一大焦点。自2012年政变后,马里就变成了马里政府军、北方叛军和恐怖组织混战的舞台。多年来的“反恐战争”和种族仇杀让马里人身心疲惫,凯塔当局在这一问题上的无所作为也是不容忽视的。

自2012年军事政变以来,马里军队已经成为了改变该国政治环境最为有力的一支力量。(美联社)

同马里政变的蛛丝马迹一样,其政变后的走向也可以预料。对熟悉非洲的观察家来说,马里2020年政变的过程几乎就是2019年4月时苏丹政变的翻版。

首先,马里和苏丹都在政变前于首都等地出现了持续数周的示威活动,在苏丹,是无组织的群众示威,在马里则是代号“M5-RFP”的反对派联盟集会。其次,两国反对派示威者长达数月的集会也影响有限,最终还是在军方介入并接管后迅速稳定局势。再次,双方都有政变后军方组织“过渡政府”的经验,苏丹现政府就是前防长布尔汉(Abdel Burhan)将军组建的“国家主权委员会”,马里军方在2012年政变后也曾组织过过渡政府,并于2013年交权。在联合国维和部队、法军、西非共同体等势力仍驻留马里之际,其局势的基本稳定是可以预料的。

不过,面对马里自2012年以来兵荒马乱、战乱频仍的局面,外界仍会对深入该国的中国资本有所担心。2016年时,驻马里的中国维和部队也曾多次遭遇袭击,导致三人阵亡。由于中国在马里的项目以水电站、蓄水池等基建项目为多,其派驻人员的安全就值得注意。

在2016年,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马里稳定团)的中国部队多次遭遇袭击,中方也在行动中遭遇了人员伤亡。(新华社)

但总的来说,马里的人事异动的意义终究有限,北京和巴马科至今仍未呈现异变,该国也有大国势力深入干预,这就意味着自2012年以来政变频仍的马里虽又发生了军人造反的风波,但这也难以撼动其基本政治环境的长远布局。

很多长期观察中国外交的分析人士应该可以得出些有用的结论。环顾巴基斯坦、缅甸、马来西亚乃至马尔代夫等“中国老朋友”,某些中国企业固然卷入了一些政权更替引发的财务问题,但中国与各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并没有明显生变。这与中国在外交活动中不干涉别国内政,在交往中严守边际的原则是分不开的。这是中国长期以来的外交理念,它也并非习近平执政后独有的东西。

而就中国在马里的实际操作来说,马里近年来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也受益颇多。譬如由中企承建的古伊那水电站项目为苏丹改变缺水、缺电现状发挥了关键作用。该项目已在2020年3月建成,其配套区域电网正在向马里、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西非三国输送电力。电站提供的水力和能源也开始带动周边水泥厂、钢厂、木材加工厂、经济作物种植等工农业生产的发展,这使得北京对马里的投资已经开始在西非区域初见成效。而西非共同体各方的支持更使得中方的投入起到了相应效果。

事实上,马里丰富的资源已经吸引了多国资本的注意力。根据该国2019年资料显示,马里现有探明矿藏黄金900吨,铁矿石13.6亿吨,铝矾土12亿吨,硅藻土6500万吨,岩盐5300万吨,磷酸盐1,180万吨,锰1,500万吨,铀5,200吨。在重大的利益关切面前,风吹草动的影响已不值一提,中国或许更可以相信马里各界人民有智慧、有能力探索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进而衷心希望其国内政治议程平稳顺利推进,进而在政变的风头过去后继续获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