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邮政闹剧疑弄巧成拙 特朗普仍有能力扰乱大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9日,在美国民主党党代表大会的第三晚,前总统奥巴马警告国人“我们的民主制度正面对前所未有的威胁”,批评“(掌权者)希望使人们投票愈难愈好”,直指“这个政府已显示出他们愿意撕毁我们的民主制度,如果这样做他们会赢的话”。这位人气尚高的前总统似乎认为目前美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来自特朗普政府对民主制度的威胁,多于疫情与经济。

此前两天,特朗普在白宫面对记者继续批评邮寄投票,指全面邮寄投票将会带来“我们国家从来没有见过的灾难”,“最后只会变成一场被操纵的选举,或者永远出来不了选举结果”,并警告人们“可能要重选”,指“没有人想这样,而我也不想这样”。

虽然特朗普自己也将以邮寄选票方式参与佛罗里达州(Florida)的大选投票,而诸如犹他州(Utah)等保守派大本营早已顺利实行全面邮寄投票多年,可是特朗普依旧接连攻击疫情之下的邮寄投票,似乎是想制造选举乱局,作为自己不承认选举结果的潜在理据。

奥巴马警告美国民众,这次大选的关键是“我们的民主制度”。(美联社)

有记者19日质问白宫发言人麦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总统是否在说如果他没有胜出这场选举,他就不会接受结果?”麦肯内妮的回答却是耐人寻味:“总统经常说他会看看未来发生什么事,随后再作决定。”这更引来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评述说:“白宫已停止假装特朗普不会争议选举结果。”

跟2016年大选一样,即使特朗普有不承认结果、扰乱大选的企图,他有没有能力这样做却是另一个问题。

近来困扰美国政坛的美国邮政署争议或能为这个问题的解答提供一个方向。

邮政改革或影响投票

现任美国邮政署长德乔伊(Louis DeJoy)本年6月才上任,是近年未见的“局外人”,从未有邮政工作经验。这位特朗普和共和党的政治捐献者一上任就力行紧缩政策,意图改善邮政署过去12年累积亏损近770亿美元的经营惨况——至2019年底,邮政署欠债高达1,600亿美元,不过当中有近1,200亿来自2006年起被共和党国会要求每年为未来退休金预留的资金(此为其他联邦机构之所无)。

白宫发言人麦肯内妮拒绝否定特朗普有可能不接受选举结果。(美联社)

然而,这些紧缩政策包括停止增聘人员、减少邮件分类机数量、减少邮筒数量、取消员工加班工作、要求派信人员在未收齐信件前准时出车、减少出车次数等等,造成各地邮政延误。自7月以来越来愈受到媒体与民主党政客关注,担心紧缩政策会扰乱疫情下民众倾向使用的邮寄投票程序,导致大量选民未能如期收取选票,或者未能将填好的选票如期送达选举当局。

8月14日,奥巴马已为此发声,指责特朗普向邮政署的“膝盖”开枪,而且对其阻止选民投票的企图毫不掩饰。前总统参选人、左翼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更指这是“美国民主的危机”。

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更罕有地取消了大选年让各议员有机会回到选区拉票的暑假,直批特朗普“操弄邮政以图剥夺选民投票权和破坏选举”,希望8月22日能在众议院通过法案,一方面禁止落实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月1日期间的任何邮政运作变动,另一方面也按邮务人员公会的要求提出给予美国邮政署250亿美元拨款。

美国邮政署长德乔伊将到国会为其紧缩政策作供。(美联社)

另一方面,至少20个民主党州的州检察长已提出入禀法院,阻止德乔伊的邮政运作变动。而德乔伊本人21日和24日分别被传召到参议院及众议院作证。

在各方压力之下,德乔伊在18日终于宣布为免给人影响邮寄投票的印象,正式暂停所有运作变动,直至大选结束为止。此前曾声言如果邮政署不能得到国会拨款,“将不能作好准备(处理全面邮寄投票)”的特朗普,此时也声称事件与他无关,又指他鼓励所有人加快邮件送递。

不过,佩洛西则称德乔伊的暂停令并不会改变已有的变动,不足以确保选民的投票权,因此众议院依然会如期通过法案。虽然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表明参议院不会通过“只关乎邮政”的法案,不过共和党人在其新一轮救市方案中已加入100亿美元资助邮政署的拨款,一改此前立场。

特朗普“计谋”失败

德乔伊之所以会改变立场、特朗普之所以会保持距离、共和党之所以愿意资助邮政,其中一大原因是自事件爆发后,全美全国性和地区性的媒体都发掘出不同邮件送递延误的问题,特别是一些退伍军人的药物寄送延误案例,有些受访人士表示药物寄送时间由原来的三天变成两周,有退军军官更表示邮件延误导致他两个星期内全无药物供应。由于8月初美国国会进入暑假休会,议员回到选区就收到选民投诉,最终也不得不向邮政署施压,要求后者收回政策。

至此,我们可以说,如果民主党类似阴谋论的猜测为真,特朗普利用减慢邮政的手段去试图阻止邮寄投票,甚至引发大选乱局的计谋已完全失败。

其一,邮政延误所影响的不只是邮寄选票,还有其他依赖信件或包裹送运的美国人,不少更是倾向支持特朗普的乡郊地区选民。其二,民主党“提前数月”有了这种对邮寄选票的担心,其选民自然会尽早申领选票及寄回选票,以防延误发生,导致选票无效。这种对邮寄投票运作上的担心也不限于民主党,例如“深红”共和党州爱达荷州(Idaho)就计划立法准许提前在选举日前点算邮寄选票,以鼓励民众提前投票,也避免选举日出现混乱。

更有趣的是,即使特朗普减慢邮政的计划顺利无碍,其阻碍邮寄投票的目标也未必能够达成。根据《华盛顿邮报》引用邮件追踪数据的报道,7月1日至8月15日,美国邮政署的邮件延误率为31%,只比稍高于本年上半年的26.5%平均值,而行内人士更指出近来一连串的邮件延误案例,有可能是源于人们因为邮政署的争议而对自己有没有准时收到邮件特别关心。

从这个角度而言,特朗普扰乱大选的计划可算是弄巧成拙,让选民与各地政府有了更高警觉去防止选举出现混乱,让人有可乘之机不承认结果。

大选乱象仍不能排除

然而,从宣扬“不信任选举”讯息的层面来看,特朗普却已种下质疑选举结果的种子。首先,根据CNN的民调,跟2016年一般,目前只有一半左右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大选点票准确。其次,在特朗普针对选寄投票的负面宣传下,计划邮寄投票的特朗普支持者只得一成左右,而相较之下,计划邮寄投票的民主党人则超过五成。

可以预见,由于邮寄选票的收集和点算需时,到了本年11月3日大选当晚开票过后,特朗普有可能长期领先拜登,而拜登在往后数日才因为邮寄选票从后赶上胜过特朗普。这种情况就正正是适合特朗普用以质疑大选结果。

虽然全美国人(接近九成)都认同如果各州都核实结果,败选者应该承认落败,可是在特朗普的宣传战下,两党选民可能不会同意哪种结果才可作实。最终,造成大选混乱的也许不是美国邮政,也不是各地的选举部门,更不是本年料将大增的邮寄选票,而是被挑拨起来的对立民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