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党代会:借阴谋论“洗白”特朗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说上周结束的民主党党代会是强调美国团结、价值观、多元、道德与体面等元素的“政治秀”,那么本周共和党党代会则是赤裸裸的“政治造谣”,靶子主要有两个:民主党和中国共产党。

8月24日,党代会开幕第一天,共和党传达的核心信息只有一个,那就是只有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继续“拯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只会毁灭美国。

虽然大会精心设计了非裔政客、女性政客、普通家庭主妇以及在种族冲突中的“新闻人物”的演讲,但总体上,特朗普团队还是以“保住2016年大选基本盘”为主,不太寻求扩大选民阵营。比如,女性选民部分,特朗普期待就是不低于2016年的水平。

因为从内容来看,演讲者注重为特朗普辩护,但辩护之词扭曲事实,具有一定的误导性,迎合的目标依然是特朗普支持者,尤其是2016年以来的铁杆选民。在此基础上,此次党代会注重对特朗普的执政表现进行一次“修正”,尤其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和种族问题等方面全面坚持修正主义的做法。

比如,之前因为传播疫情假信息而被推特(Twitter)禁言的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Jr.)完全将民主党视为“抢劫、暴动、镇压和蓄意破坏”的代名词,指控民主党“打击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法治”,而用“教堂、工作(即重启经济)和学校”等字眼包装共和党,认为民主党并不是和共和党殊途同归或价值观不同的政党,而是一个旨在破坏美国生活方式的“组织”。

他将大选投票日视为美国的生死存亡之日,给拜登起了“北京拜登”(Beijing Biden)和华府沼泽之“尼斯湖水怪”的绰号,称赞他父亲促成了美国历史上最持久的经济复苏以及最低的失业率,指控是“中共让病毒来袭,改变了一切”。

但根据已知事实,这些都是不实指控。

而且,最早用“中国病毒”指代新冠肺炎病毒的美国保守派“转折点”(Turning Point USA)运动创始人柯克(Charlie Kirk)也是党代会开幕日的发言嘉宾。他提倡美国本土主义,强调特朗普是西方文明的卫士,拜登则是西方文明的威胁。

该组织原本是为了吸引年轻保守选民,但近年已经沦为“亲特朗普组织”。

另外,拜登也被包装为极左政客。

2020年8月24日,前联合国大使黑利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AP)

比如,古巴裔美国商人及特朗普支持者阿瓦瑞兹(Maximo Alvarez)强调特朗普是在和共产主义及无政府主义的力量斗争,响应了共和党有关拜登是左翼进步政客的说法。来自战场州的美国陆军老兵帕内尔 (Sean Parnell)直言民主党太左。

南卡州的非洲裔参议员斯考特(Tim Scott)讲述了自己的成长及参政故事,指控拜登和贺锦丽想要一场文化革命,一个根本不一样的美国,一个只会走向灾难与困苦的社会主义乌托邦。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R. Haley)对特朗普获得提名的支持最直接,并将拜登同“社会主义左派”联系起来。

事实上,拜登坚持的政治路线趋中,偏温和,绝非类似于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左翼政客。

黑利甚至指控拜登只想让美国道歉、弃权或摒弃自己的价值观,而只有特朗普才会对中国和“伊斯兰国”(ISIS)强硬,并取得胜利。但她明显夸大了ISIS残余势力的影响,错误地宣称是奥巴马政府让朝鲜威胁美国,错误地称只有特朗普通过了对朝严厉制裁。

她如此高调挺特朗普,主要还是为了自己2024年参选总统铺路,而特朗普是否能够连任,也直接关系到她未来政治前景。近年4月以来,她就多次为特朗普抗疫不力辩护,认为地方州政府应该承担首要责任。

总体上,共和党党代会就是借虚假指控和阴谋论为特朗普糟糕的执政表现“洗白”。演讲者描绘了“拜登政府会何等糟糕”,却看不到现在糟糕的美国现状。通过将民主党和中国捆绑,并传播一些未经证实的指控,特朗普竞选团队有意借阴谋论提升党代会氛围和大选选情。

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党代会不会偏离“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的路数,演讲者假装新冠疫情从未发生或已过去(语调均是过去式)。在他们眼中,经济也没有出现衰退,即使衰退,也是中国这一外部“威胁”导致的后果,而特朗普是应对这一“威胁”的唯一选择。这是共和党党代会的主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