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战争】疫苗进展戳破了谁的谎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病毒在全球造成了重大疫情,目前仍在多个国家传播蔓延。作为一种全新病毒,人类对其了解还有限,疫苗被公认为是终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启经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也正是基于此,新冠疫苗研发对于全球预防新冠肺炎感染也便显得尤为关键。当下,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基本盘是怎样的,中国疫苗研发在全球处于何种地位?各国疫苗研发又是怎样的态势?新冠疫苗研发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的产业争夺?以及伴随着疫苗研发,它又面临着怎样的问题和挑战?多维新闻【全球疫苗战争】议题以多篇系列文章和图表,对全球新冠疫苗研发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美国商务部8月26日消息称,美国政府已将五家俄罗斯的科学研究机构列入了制裁名单,其中,参与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俄国防部科研所在列。

美国对俄罗斯的疫苗有所警惕早已不是新鲜事。7月,美国、英国和加拿大指责俄罗斯的间谍机构“入侵”疫苗研究。此外,美国司法部也多次指责中国黑客“窃取”美国疫苗资料和数据。

疫苗还未上市,围绕疫苗的博弈一直存在。全球有大概165种疫苗处于试验阶段,但各国研发速度不同,处于前列的只有中英美等国。西方国家的预定先行,比如美国已经投入了至少90亿美元预定了至少8亿剂疫苗,英国除了预定牛津大学和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研发的疫苗之外,还与美国诺瓦瓦克斯公司(Novavax)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达成协议,更是引发了外界对疫苗分配的不公的担忧。

+2

疫苗研发卷入大国博弈、西方国家迅速为自己争得“优先权”、发展中国家可能成为研发疫苗的“炮灰”,这些都有着不少国家“利己主义”的影响,不少国家是各行其是。

这是各国面对稀缺资源的反应,这并不难以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态势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各国在力推本国疫苗研发的同时,也在寻求与他国的合作。

发达国家是这样,比如美国与英国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GSK)和法国药企赛诺菲(Sanofi)达成购买疫苗的协议;日本8月向美国瑞辉制药公司(Pfizer)订购了1.2亿剂新冠疫苗后,又被曝与阿斯利康达成购买1亿剂以上疫苗协议;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荷兰则在6月通过结成“疫苗联盟”购买阿斯利康疫苗;欧盟委员会8月14日与阿斯利康达成疫苗采购协议,未来将从该公司购买4亿剂新冠疫苗。欧盟也完成与法国赛诺菲公司、美国强生公司的疫苗供应探索性谈判,还在同其他药企磋商,以多渠道购买不同类型的疫苗。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合作也逐渐增加。比如,巴西早在6月与阿斯利康签署协议;阿根廷中央军事医院8月10日开始开展由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和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等机构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临床试验,两天后,阿根廷称,将与墨西哥联合生产数百万剂由英国牛津大学和药企阿斯利康研发的新冠疫苗;南非金山大学8月17日宣布启动南非第二个新冠疫苗临床试验,这一疫苗由美国生物疫苗公司诺瓦瓦克斯公司研发;乌干达正在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开展合作,计划于12月启动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8月18日批准美国强生公司的新冠疫苗在巴西开展3期临床试验;同在8月,中国康泰生物与阿斯利康、复星医药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公司BioNTech相继宣布达成合作协议。

+4
+3
+2

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同样在进行之中。俄罗斯总统普京8月25日已经确认,俄罗斯研发的新冠疫苗首批提供给白俄罗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称希望获得中国疫苗之外,也表示希望能购买俄罗斯疫苗。据悉,已经有20多国预定了俄罗斯的疫苗。8月19日,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Fahrettin Koca)对外公布称,土耳其正与俄罗斯、德国和中国的团队商谈在本国进行新冠疫苗III期试验。秘鲁、摩洛哥、阿联酋、阿根廷等先后加入中国国药集团的临床三期试验,印尼则在8月20日与北京科兴生物签署了首批新冠疫苗交付协议。中国总理李克强和中国外长王毅已经先后承诺,疫苗将优先供应湄公河国家和非洲国家。

这些只是各国之间合作的部分例子,可以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国家有更多的合作对象,他们的研发、购买渠道也会越来越多,疫苗分配不公的压力会有所缓解。

不可否认,在疫苗问题上各国存在竞争关系,地缘政治乃至大国博弈成为各国合作的障碍。疫情已不分国界影响了各国,各自为政显然不可行,合作是必要的,也是大势。各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正在让“疫苗民族主义”破产。

新冠病毒用一种人类不欢迎的方式证明了全球化,证明了各国之间交往之密切。抗击疫情不是某个国家的问题,是全球性的议题,疫苗同样也是。

再者,单纯从企业角度来看,阿斯利康、辉瑞等企业手握西方国家订单的同时,它们恐怕也不会拒绝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毕竟按照不少分析人士的预算,人口的70%至90%取得对病毒的免疫时,才达到了群体免疫的基本条件。以发展中国家总人口(2018年)63亿计算,至少要40亿-54亿人需要接种疫苗。庞大的数字背后是巨大的利润。

无论是各国确实需要疫苗恢复正常还是从企业的“逐利”来看,合作是显而易见的。而这也是给那些逆全球化的人、宣扬“脱钩”的人最好的反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