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的火药库:疫情种族不平等和武装民兵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3日,美国黑人男子布莱克(Jacob Blake)于威斯康星州基诺沙(Kenosha)被警察枪伤,事件引起的示威踏入第五晚。

在许多方面,这起事件像是三个月前弗洛伊德事件的重演,但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事件主角并未身亡,而示威群众却先被人枪杀。

+5
+4
+3

布莱克被枪伤后,和弗洛伊德事件一般,引发同样的种族问题抗议活动,我们也看到同样感人的家庭新闻发布会,以及同样亲“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和亲警察之间的全国性辩论。

诚然,布莱克事件是重复的案例:与布朗(Michael Brown)、赖斯(Tamir Rice)、斯科特(Walter Scott)、克拉克(Stephon Clark)和泰勒(Breonna Taylor)被警察枪杀的美国黑人的案件都类似。

然而,在这一次事件,布莱克并不是唯一被枪伤的人。

从布莱克事件到里滕豪斯(Rittenhouse)事件

虽然美国大众媒体一再宣称对布莱克背后中枪的画面感到“愤怒”和“绝望”,但事件中最令人不安的是其后续发展。

在布莱克被枪杀2天后,周二(8月25日),在事发城市基诺沙的BLM抗议活动中,一名背着半自动步枪的17岁少年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接受民间记者的采访,宣称自己是来“保护”人民和企业的。当晚,这名17岁的少年与抗议者发生争执,最后他杀死了其中两人,并枪伤另一人。

那天晚上,并不只有里滕豪斯一个人在“保卫家园”。据威斯康星州当地报章《米尔瓦基哨兵周刊》(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报道,和其他许多人一样,他从附近的城镇驱车赶来,加入被数月来的BLM抗议活动所激起的自发民兵团体。

虽然之前也有持武装的人出现在抗议活动中,但《哨兵周刊》(Journal Sentinel)称,布莱克被枪杀事件比之前“吸引了更多的人、更多的枪”。该刊特别指出,当地一个名为“守卫基诺沙”(Kenosha guard)的民兵组织在Facebook上更创建了称为“武装公民保护我们的生命和财产”的活动。不过,里滕豪斯事件发生后,他们的Facebook群组即被删除。

图为8月25日,威斯康星州基诺沙示威期间,有建筑物遭纵火焚烧,消防员至早上仍在射水。(Reuters)

激进化的两极化

当弗洛伊德因警员暴力执法致死时,美国人的愤怒跨越党派界限,更为已经忙乱于疫情日益恶化、对种族问题向来不太敏感的特朗普总统再添麻烦。当时,特朗普不由得与弗洛伊德家人接触,寻求和解。

不过,惯于打“法律与秩序”牌的特朗普,后来当然也就转而采取“止暴制乱”的政策,召集国民警卫队,甚至其他联邦武装人员,以严厉对付BLM抗议活动。

今天,情况却大不相同。疫情已经开始消退,但美国还没有痊愈。民意调查显示,白人对BLM的支持率开始下降,可能说明美国人对长期持续的抗议活动的态度越来愈分裂。同时,从疫情开始后,枪支销售一直飙升,创下美国历史新高,揭示美国社会中沈淀的恐惧和不信任。

这一次,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非但没有寻求和解,反而立即对“美国街头发生的抢劫、纵火、暴力和无法无天”进行加倍的抨击。特朗普对这一事件的第一个公开反应是给威斯康星州州长打电话,鼓励他调来更多的国民警卫队。

结果不仅是美国更加两极化, 而是两个立场的激进化。一半的国人无法接受“无辜”黑人被警察“无理”枪杀或枪伤,另一半则无法接受“暴力”抗议者还可以上街游行,而且似乎越来愈愿意自己动手反对他们。

当《纽约时报》或《大西洋》(The Atlantic)上的评论家对警队改革的缓慢进展感到绝望,或者对抗议者的义愤填膺感到惊叹时,其他与被捕的17岁青年里滕豪斯相似的年轻人却每天登录“另类右派”网络论坛,表达对“暴徒”的厌恶,赞扬武装民兵的英勇。

Youtube上关于布雷克事件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下面的一篇评论,就把BLM的骚乱作为“我今年买了三把枪的另一个原因”——尽管评论者称他之前“从未拥有过枪”。而随着总统选举的临近,共和党不怕鼓动这种情绪。

布莱克被枪伤的第二天,在圣路易斯(St. Louis)的BLM抗议活动中持枪“保卫家庭”而成名的马克和帕特里夏·麦克洛斯基(Mark and Patricia McCloskey)夫妇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了一段精心排练的视频演讲,称保卫家庭是“上帝赋予的权利”,并宣扬拥有枪支的好处。

在周二晚上的事件发生后,向来备受争议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卡尔森(Tucker Carlson)更直接地发表意见。他说,对于17岁的年轻人“决定维持秩序”,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因为“没有别人愿意做”,间接指责是BLM抗议者先发起暴力,才造成惨剧。

美国社会是政治炸药库

有一部分美国人日益担心自己的安全,与大众媒体对BLM抗议活动的赞扬格格不入;他们在特朗普和正竭尽全力说服选民的共和党中找到了一个天然的盟友。在正常情况下,里滕豪斯事件或类似的枪击案可能会引起政治人物的谴责;但在政坛这样两极化的背景下,它更多被视为政治时机。

在疫情和经济危机中,在国家最大的政治事件即将到来之际,紧张局势引发致命冲突其实不足为奇。不过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冲突很可能会再次发生。里滕豪斯是一个易受影响的17岁少年,但他并不是精神不稳定的大规模枪击案犯人。对他而言,他那天晚上出来的原因是为了“帮助别人”,而且他并不是唯一有这个想法的人。

图为8月25日,基诺沙一间便利店前有一群持枪的人“守卫”着。(AP)

本周美国网络论坛4chan的臭名昭著的另类右派板块“/pol/”上的讨论都集中在里滕豪斯身上,而不是布莱克。虽然一些成员对事件感到惋惜,但大多数人都赞扬里滕豪斯选择拿起武器,对抗无法无天的抗议者。在可能是美国历史上竞争最激烈的选举之前,对于武装民兵与抗议者发生冲突的这种赞许是一个不祥之兆。

相关阅读

如果邮寄选票带来有争议的选举,可以预见美国各地会出现挑战或捍卫选举结果、支持或拒绝特朗普的抗议活动。届时,美国社会将处于最分裂、最激进的状态。国内有这么多枪支和准备使用枪支的人,很容易爆发另一场致命冲突。此时的冲突将不再局限于社交平台,它将使美国社会的两派全面对撞,用上真枪实弹,更或会使美国的政治不确定状态陷入我们今天难以置信、难以想象的艰险境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