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辞职的意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8日对日本是混乱的一天,当日上午NHK等日媒突然报道首相安倍晋三将宣布辞职的新闻,到了下午,安倍又据报在自民党干部会议上确认了其辞职的动向。

到了东京时间17时,安倍终于在记者会上正式表示,因宿疾溃疡性结肠炎复发,难以继续履行首相职务。在日本对抗新冠疫情的之际,他选择了“辞职而不添麻烦的时机”,做出了这个决断。

尽管按自民党党务安排,安倍将在任命新首相前继续任职。以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一批政要将暂时维持安倍内阁运作到9月中旬。但无论如何,日本明治维新以来在任最长的首相,终于即将结束。

8月15日后,安倍的健康状况突然急转直下,点击看大图

+3
+2

危机偏逢新冠疫情

对外界来说,安倍辞职的诱因是直接且一目了然的。除去安倍本人自学生时代至今的顽疾,即溃疡性结肠炎症状恶化外,日本当下的内外政治经济情势也极不乐观。内外交困之下,外部因素迫使其急流勇退的可能性就极为突出。

首先,2020年的日本新冠疫情彻底击碎了安倍当局借东京奥运会“景气”扭转经济的可能。而不彻底的封城、防疫措施以及经济压力又带来了第二轮疫情。

日本直到3月25日前,仍对按期举行2020年东京奥运会抱有希望。安倍当局从2月上旬开始,一直宣布东京奥运会“不会被疫情影响”;到2月下旬,日方还拒绝国际奥委会建议,强调东京奥运会“不会推迟或者取消”;3月中旬时,安倍仍坚持强调“奥运会不会缩小规模”。但日本疫情的现状以及全球疫情的爆发,最终迫使东京方面在3月25日宣布奥运延期,东京也在4月7日至5月25日实行了约一个半月的“紧急状态”。可是在解除“紧急状态”后,日本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又从7月起逐步攀升,其患者总数从7月7日的突破2万人飙升至8月28日时的6.5万人。

其次,安倍当局面临的经济压力也在逐渐加大。

在奥运会延期导致直接损失超过60亿美元后,有日本经济学家指出,如东京封城1个月,日本会减少2.5兆日元(约合261.3亿美元)的个人消费。以201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来计算,则相当于减少了0.4%。

英国巴克莱(Barclays)银行和日本政府也都确认了有关日本经济的不利消息。前者在一份长约20页的报告中指出,在疫情的影响下,日本的复苏期有可能会因此推迟,后者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便已同比萎缩6.3%,创2014年二季度以来最大降幅,远大于市场预期。到了2020年,日本GDP第一季度增速為-3.4%,第二季度为-7.8%,已经正式步入衰退。即便安倍当局在5月25日解除封闭,并在7月22日后冒险推出“GoTo”等一系列旅游、购物补贴,也是难改整体趋势。

再者,日本方面可能还遭遇来自美国布置中程导弹的压力。

资料显示,在美国2019年8月2日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国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就向记者表示,称“要将新研发的陆基中程导弹部署在亚洲地区”,但其拒绝透露部署时间和地点。由于澳大利亚总理否认收到了美方的类似提议,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也在2019年8月明确表示,不会允许美国在菲律宾部署中程导弹或核武器,加之韩国国防部也称“韩国不计划在其领土内部署美国的中程导弹”,这使得态度暧昧的日本难以推辞。

三月下旬的东京下起了一场大雪,这种反季节的场景令多愁善感的日本人颇有感触,因为2011年的时萧条春天也是这样冰冷的。(美联社)

到2020年8月,美国总统军控问题特使比林斯利亚(Marshall Billingslea)还在接受采访时专门强调,称美国正在研发中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是日本等盟友未来所期望且必要的防卫能力”,而日本将成为考虑部署的地点。考虑到日本政府内部甚至也有探讨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纳入到“专守防卫”基本方针的做法,从而为部署中导“开绿灯”,这对于试图平衡亚太关系的安倍来说,无疑更是一大打击。

政客到政治家的蜕变

面临这一系列待解问题,安倍的离任无疑令人感慨。本应继续带领日本渡过现下困境,撑到2021年再按规章卸任的他,如今因健康问题而提前离任,难免予人以大业未竟的扼腕之感。

更令人扼腕感慨的是,近几年安倍的转变是显而易见的,相较于第一任期及第二任期初期的表现,他已然在近几年成为一位成熟稳重的领导人,对得起其本人时常用以自诩的“君子豹变”。

经济领域,虽然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谈不上成功,关乎日本经济结构改革的“第三支箭”迟迟未能射出,但针对日本的实际情况来说,它的成效只能说是“可以更好”,绝对称不上失败。

对此前的安倍当局来说,他们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付出了太多,但最后一切断努力都化为了乌有。(路透社)

在外交领域,安倍也找到了自洽的一套方法。在美国对半岛事务兴致寡淡,韩国又对2016年签署的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等盟约心怀怨怼之际,东京在东北亚变局中已尝试过建立新的平衡,进而在2019年的“日韩贸易战”后以更为自信的姿态展示自己的实力。在中美的时代大博弈之下,日本也一直艰难但微妙地保持着其独立而务实的一面。

应该说,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革,日本正面临着经济、外交等一系列关键挑战,此时尤其需要稳健政治家的领导。而安倍在历练多年后,始成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也确实在过去两三年展现出不俗的领导力,只是这也令得他身体状况一再恶化,乃至予人以“鞠躬尽瘁”之感。

安倍的继承者?

早在2019年11月,安倍便已成为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就在刚过去的8月24日,他也成为了“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或许对安倍而言,虽有不足,至少他也已经在日本政治史上留下足够的象征性角色。这种结果也是多少可以接受的。

然而,突兀的离任却造就了接班人的问题。安倍目前最大的危机仍然还是“绝后”。虽然安倍坐拥日本第一大党自民党,不用担心人才储备问题。此外,安倍也加强了党务和宣传领域的建设。这一系列手段让安倍在自民党内占据了足够的主动权。但其嫡系团体的晦暗不明使之缺少具备强力意志的继承者。

安倍本人自上台之后就不止一次选定其嫡系团体的人选,这一团体也就是2017年5月后日本媒体经常谈及的“新·安倍派四天王”,但直到今天,“新·安倍派四天王”在自民党内仍只是个模糊的统称,其中的现任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新冠政策大臣西村康稔、前首相辅佐官柴山昌彦等人中,只有西村暗示过担任首相的意欲。

此外诸如河野太郎、菅义伟、石破茂这些党内巨头,又将采取怎样的行动?党内的“大管家”二阶俊博,又要做怎样的调停与安排?东京方面对2021年后的人事安排或许有预备,但提前到2020年就要手忙脚乱。

在新冠疫情与国际政治经济局势不断恶化的当下,欧盟、中国、日本各方与美国的攻防也在继续。对安倍来说,疫情、经济和美国的压力让他倍感压力,甚至因此急流勇退,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日本在美国的压力面前能单独支撑多久?安倍已经顶不住当前的压力,但他的继承者又能如何?这也许就是个考验东京和自民党的严峻问题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