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质疑选举不公 美国民主前路堪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他们唯一可以从我们手上胜得这场选举的可能,就是如果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他们)已显示出,如果撕毁我们的民主制度可以让他们获胜,他们将会这样做”——这些都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全国代表大会进行之间两党头面人物所作的评论。前者出于特朗普,后者出于奥巴马。对这11月3日大选公正性的质疑与担忧,似乎已成为双方唯一的共通点。

随着选情日趋紧凑,民主、共和两党都将本年大选包装成诉绪情感的正邪对决,任何政策纲领已属次要。

一方面,民主党虽然已通过长达92页的大选政纲,在环保、劳工保障、医疗、平权、枪械管制等项目都有重大提案,可是镁光灯下的民主党人并没有将政策放在镁光灯之下。

另一方面,共和党更是完全放弃假装它尚有政策主张可言,重新使用了2016年的政纲,并向外界发出一份短短两页长、详情欠奉的点列式文件说明政策目标。

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最后一晚,特朗普宣称这次大选是美国史上最重要的一次。(美联社)

经过党代会之后,共和党已显然变成特朗普的个人崇拜组织,而民主党则团结了所有反特朗普的政治势力,包括民主党的进步派、温和派,甚至是共和党的传统保守派。

双方都强调对方的邪恶:在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的口中,这次选举是“教会、工作和学校”对抗“暴乱、抢劫和破坏”;在资深左翼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口中,“在最基础的层面,这场选举是要维护我们的民主制度”,直指特朗普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威胁”;不管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还是特朗普,他们都以光明代表自身、以黑暗映射对方。

骤眼看来,在愈发激烈的正邪对决之下,对民主制度这套理论上将“正”与“邪”一视同仁的游戏规则作出质疑,似乎是自然不过的发展。可是两党质疑的立足点却截然不同。

奥巴马在早前的民主党党代会上发言多次警告美国民主正值存亡之秋。(美联社)

对于特朗普而言,其质疑背后几乎毫无论述,只集中在邮寄投票的单一问题上。虽然他连番指称邮寄投票会造成选民欺诈,可是这与现实显然不符:研究显示邮寄投票本身不会造成选民欺诈;特朗普自己也使用邮寄投票;共和党大多政客亦不敢过度质疑邮寄投票,担心减低选民投票率;摩门教共和党大本营犹他州(Utah)早已落实全民邮寄投票;而获邀在共和党党代会发言的关键州份艾奥瓦州州长雷诺兹(Kim Reynolds)在疫情之下早同意向选民自动发出邮寄选票申请书。

说到底,跟2016年大选一般,特朗普质疑选举被操纵,几乎全是出于他个人不甘愿赌服输的考量。

对民主党而言,其对选举不公的质疑则有远近因由。以近而言,实际上由特朗普委派、本年6月才刚上任的“空降”邮政局长德乔伊(Louis DeJoy),一登大位就缩减邮政服务,改组高层架构,引起民众关注7月以来的邮政延误问题,并猜测这是否特朗普故意阻止选民在疫情中以邮寄安全投票的阴谋。

疫情之下,短期内最有可能影响选情的似乎是9月29日的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美联社)

虽然德乔伊其后公开宣布停止邮政改革至选举之后,上周一(8月24日)在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上也重申他无意破坏选举,可是在共和党人至今仍不愿接受由美国邮政署董事会建议、已获民主党通过的250亿美元邮政拨款的背景下,民主党人对于特朗普试图藉邮政干预选举的疑心,也确实可以理解。

从长远角度而言,各地方选举当局的选民名册清理(Voter Purge)、严厉个人证件要求、票站关闭、“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划分选区方法等,都一直被民主党人认为不合比例地使少数族裔投票困难,是共和党人企图压抑民主党票源而获胜的手段。

根据1965年的《选举法案》(Voting Rights Act),过去曾有严重选举歧视历史的地方政府在修改选举规则之时,必须预先通知选民,并得到联邦司法部同意改动不会引来歧视。然而,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却认为选举歧视历史已不能切实现况,因此取缔了对相关地方政府的要求。

自此,这些不再受司法部管制的地方当局都执行了比其他地区规模更大的选民名册清理——根据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统计,自2013年以来,前者被除名选民的比例稳定地比后者高出3个百分点。其他诸如票站关闭的选举改动,也被指倾向针对少数族裔地区。

特朗普的示持者骑着重型机车参加游行。(美联社)

虽然民主党在其对选举公平的质疑上有对自身有利的主张,可是相较于特朗普子虚乌有的指控,民主党人的不满却明显有事实凭据。

然而,在情绪化的正邪对立之中,事实本身已再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党选民“相信”什么是事实。从今天的形势来看,针对对方的阴谋论述已成为了两党政客和选民所分别相信的“事实”——例如在8月29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去信国会领袖,宣布他将不会亲身出席有关“外国干预选举”的听证,而只作以书面通知国会相关资讯。这件事本身当然有其值得质疑之处,然而民主党的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马上严辞指控特朗普“利用拉特克里夫对美国人民隐藏一个丑劣的事实:总统再次获得克里姆林官的帮助”,不经推论,先见结论。

民主党人尚且如此,连对自己不利的民调也容不下、反指“造假”的特朗普及其热衷支持者则可想而知。

即使11月3日的选举能顺利举行,即使双方最终都含恨接受结果,这种可以无限上纲上线,甚至未经查证就质疑选举公正的正邪对立心态一天未解,美国的民主未来依然堪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