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二号人物访台湾 中美幕后角力的小插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捷克二号政治人物、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Miloš Vystrčil)率领近90人的庞大访问团于8月30日上午抵达台湾,开始对台湾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根据台湾媒体中央社的报道,维斯特奇尔将出席一系列政经、文化和商业交流,包括在台湾立法会发表演讲和会晤台湾总统蔡英文。这也是捷克自1989年转型为民主国家以来,向台湾派出的最高层级的代表团。台湾政府将其视为对欧外交上的重大突破。

但是,如果分析捷台此次外交互动的背景,不难看出,这也是台湾在疫情年通过舆论公关积极争取的结果,也是捷克内部反共势力的一次政治投机,更是美国在对华博弈中背后推动的又一个小插曲。观察人士认为,这种访问虽然能够吸引国际舆论的关注,但本身并不会撼动地缘政治现状,其实际意义也不宜被过度放大。

从台湾角度看,这是其外交上的突破。从接待规格、行程的安排,到访问主题的设置,都能看出蔡英文政府对捷克政客到访极为重视。借助疫情防控舆论公关,台湾外交触角似乎加速伸向欧洲。

2019年,时任捷克参议院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曾计划2020年初访问台湾,但他今年1月突发心脏病猝死,随后其遗属更是公开指责捷克总统府与中国驻捷克大使馆恐吓威逼其取消访台。台湾方面也借“疫情公关”积极争取,确认维斯特奇尔继任参议院议长后的访问计划。

从捷克代表团角度来看,这是他们借机展现和中国意识形态差异的一个时机,率团的维斯特奇尔也是一位有野心的政客。在全球外交因为疫情而陷入部分瘫痪的背景下,他无视国内执政当局和中国的反对,高调访问台湾,被认为其目的是为提升自己的政治姿态。

捷克总统泽曼(Milos Zema)是维斯特奇尔的最大反对者,他明确反对维斯特奇尔此次台湾之行,认为此举是在系统性破坏国家利益。分析认为,维斯特奇尔访问台湾,反映出议长和总统之间的权力斗争。也就是说,内政因素压过其他外交因素的考量。

这也是捷克内部反共势力推动的结果。比如,此次随团的捷克政客包括布拉格市长贺瑞卜(Zdenek Hrib)。此人2018年1月担任布拉格市长后便反对“一中政策”,并且解除了布拉格与北京之间的友好城市关系,改为与台北缔结友好。中国外交部长王毅8月31日所说的“捷克反华势力”就包括贺瑞卜这样的人。

最后,这和美国在背后的推动是分不开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曾于8月中旬访问捷克,并受维斯特奇尔之邀请,在捷参议院发表演讲,批评中国阻碍捷克与台湾交流。蓬佩奥所说的“阻碍”是指中国通过外交部、驻捷克大使馆所表达的外交关切,属于正常的立场表达。但这被蓬佩奥、台湾政府和捷克政客形容为“中国威胁”。

2020年8月31日,正在欧洲访问的中国外长王毅就捷克参议院议长访台表示,与14亿中国人民为敌,就是国际背信行为。(Reuters)

维斯特奇尔自己说,此次台湾之行是要凸显“自由、民主和人权价值”。这和8月份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访问台湾的逻辑基本一致。从意识形态角度看,这符合蓬佩奥及其国务院发起的对华“意识形态战争”。而且,维斯特奇尔访台期间,也计划出席美国在台协会(AIT)主办的供应链合作论坛,讨论全球供应链方面的合作,以及智能物联网和绿色经济等话题。

由此可以看出,捷克议长访问台湾也离不开中美博弈这一大背景。有声音说,中国反制的空间小,原因是捷克与中国在政治和经贸层面的合作有限。但同理,捷克和台湾探索经贸合作,难道就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维斯特奇尔借此行帮助捷克振兴经济的诉求能否实现?

从另一个和中国关系出现过龃龉的国家就能看出中欧关系的现实,这个国家就是挪威。

挪威曾经在人权和西藏等议题上挑战中国红线,导致两国关系跌至冰点。但5年来,挪威还是主动修复了对华关系,回到了和中国开展经贸合作的轨道。中国外长王毅8月27日访问挪威,也是时隔15年来中国外长到访挪威。所以,中国和欧洲国家尽管在制度、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存在差异,但经贸合作始终是最终选择。

这对于捷克尤为如此。作为一个不积极参与和主导国际事务、不关心气候变化等跨国议题、在联合国没有主要议程的国家,意识形态不应该成为阻碍其经贸发展的障碍。它也不应该盲目追随美国,参与意识形态歧视驱动下的大国地缘政治博弈。否则,捷克只会和台湾一样,成为大国博弈的利益牺牲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