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的政治遗产和长期把控日本政界的五大家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首相官邸的新闻发布会上鞠躬。( Reuters)

8月24日,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Abe Shinzo)打破了自己外叔公佐藤荣作(Sato Eisaku)的首相任期记录,成为了日本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然而仅仅四天后,安倍晋三就宣布因健康原因无法履行首相职责,而剩下的任期将由安倍所在的自民党选出的新任总裁接替完成。在安倍晋三第一次辞去首相职位的2007年之后,日本政坛便陷入了一个首相辞职的怪圈,短短的六年间,换了7任首相。直到安倍晋三第二次当选首相后,才稳定住了动荡的政坛,并且一干就是8年。而随着安倍晋三的黯然离场,他给日本留下的政治遗产连同未酬之志被一同放在聚光灯下,由世人审视。

政坛贵公子

安倍晋三出生在日本五大政治家族之一的安倍家族(安倍家族与鸠山家族,小泉家族,福田家族,麻生家族并称五大政治家族),外公岸信介(Kishi Nobusuke)和外叔公佐藤荣作都是日本前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Abe Shintaro)曾担任前首相中曾根康弘(Nakasone Yasuhiro)的外务大臣, 在离竞选首相只有一步之遥之时病逝。

生长在这样的家族,安倍晋三尽享祖辈耕耘的硕果,在政坛平步青云,第一次当选首相时仅52岁,是战后日本最年轻的首相。

1956年的安倍家族:母亲岸洋子、2岁的安倍晋三、父亲安倍晋太郎及兄长安倍宽信。(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昙花一现的安倍经济学

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安倍为了挽救日本沉寂多年的经济困局,他承诺要射出三支箭,即:实施积极灵活的金融和财政政策,鼓励扶持民间投资,让日本经济重现往日风貌。然而轰轰烈烈的“安倍经济学”仅仅取得了有限的成就。安倍内阁所谓的金融政策其实就是量化宽松政策(间接多印钞票),通过操纵日元的汇率,使日本商品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多的竞争力。

然而安倍的经济改革并没有收获预期成效。2015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认为日本为经济增长和促进投资实施的结构改革还存在不足之处,警告日本经济将处于长期停滞。尽管在2012-2015年间,安倍推动的货币贬值让日企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优势,使得股市达到了泡沫经济时代以来的最高点,但是货币贬值直接导致进口商品价格高涨,在大企业获利的同时,民众的生活成本不断增加,贫富差距日益严重。

而安倍经济学中其他的承诺,如:社会保障改革,生育支援计划等均未能落实。2015年后,安倍经济学逐渐在日本民间产生了讽刺意义,安倍自己也不再提上任之初轰轰烈烈推出的经济学了。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言:“安倍经济学对经济上扬的效果只是昙花一现。”

祖孙跨时空合力修宪

尽管改革经济收效甚微,但是日本仍然是不可否认的经济大国。而与之经济地位不符的则是日本的政治和军事地位了。与大多数战后出生的日本同龄人对战争普遍的反省意识不同,安倍晋三从外公岸信介(甲级战犯嫌疑人)身上继承了对恢复日本军国主义往日雄风的执念。日本作为战争发起国和战败国,在1945年被迫接受了美国制定的,意在限制日本政治军事地位的一系列法令和政策。日本战后体制也由《日本国宪法》,《旧金山和约》以及《日美安保条约》共同构成。其中《日本国宪法》第九条规定: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纠纷的手段;不再拥有军队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日本的战后体系遭到了以安倍晋三外公岸信介为代表的战前政治家们集体反对。随着包括岸信介,鸠山一郎(Lichiro Hatoyama)等人被陆续解除处分后回归政坛,他们声称要“夺回被宪法夺去的东西,恢复自主独立”。而自民党更是以修改宪法为党纲,承诺要实现“谋求自主修改现行宪法,按照国情进行修改或废除”等承诺。岸信介非但没能正视战争对无辜百姓的摧残,还试图对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赋予解放亚洲的正当性。岸信介在战时是军国主义代表人物东条英机(Tojo Hideki)的得力部下,长期在东条英机法西斯主义的熏陶下,使得岸信介担任首相后,立刻要修改《日美安保条约》。岸信介认为美国为日本制定的战后和平体制有辱日本帝国的尊严,然而刚从战争阴霾中走出的日本民众对修改和平宪法的意图异常警惕。岸信介的修宪意图也随之引起了巨大的民愤,安倍晋三儿时在外公岸信介的家里经常遭到民众的围堵,岸信介最终被迫下台。

2006年8月4日星期五,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靖国神社被指美化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历史。(AP)

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的安倍晋三毫不意外的会把修宪放在自己政治抱负的首位,他不满足于日本只是经济大国的地位,他想把日本变成一个正常的政治和军事大国。2012年安倍晋三再次当选后,自民党提出了修宪草案,内容包括解禁自卫权,重建国防军。草案提出后,安倍晋三于2013年开始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拉拢日本保守派,为修宪造势。然而这次修宪遭遇了与外公岸信介当年相同的境遇:因内容激进,引发日本朝野猛烈攻击。安倍晋三看到议员的反应后明白草案不可能在国会通过,于是开始重新定义“自卫权”一词,赋予自卫队在规定情况下行使集体自卫权之权利,迂回隐晦的达到修宪的目的。尽管增加自卫权的《安保关联法案》再次遭到民众反对,但是仍于2015年9月在国会通过,日本民众为此在国会议事堂外举行长达数日游行表达不满。2017年安倍晋三在日本宪法颁布70周年之际,再次提出要将自卫队明文写入宪法(之前一直存在的自卫队长期有违宪嫌疑),赋予自卫队合法性,并宣布2020年为新宪法实施年,但是随着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内阁丑闻,推迟奥运,健康问题等一系列打击,安倍晋三的支持率已经跌破34%,经济下跌7.8%,安倍内阁注定已无法完成修宪的夙愿。

中日关系

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在任职日本外务大臣(外交部长)时,安倍晋三就作为父亲的助手,访问世界各地。因此安倍晋三处理外交事务自然手到擒来,执政期间到访过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访问美国更是高达16趟。

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执政时期,安倍晋三极力拥抱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与美国一起配合围堵中国,不断在中国南海挑起事端。钓鱼岛事件发展到白热化阶段时,激发了中国民众的反日情结,日系产品在中国遭到抵制,中日关系降到冰点。

但是安倍晋三拥有一个政治家的专业素养,能够根据国际局势发展,不顾打脸的尴尬,迅速调整自身定位。安倍晋三在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与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对决中,押错了宝,在大选结果公布前就提前飞往美国与希拉里会面,想为日本在美国新政府中争取更多的好处。然而最终特朗普当选,安倍晋三也因此在特朗普心中留下了心结。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施政理念使得日本在与美国的贸易中也惨遭波及。美国的贸易保护使得日本这样的出口型国家不得不支付昂贵的关税。为了国家经济损失降到最低,安倍晋三迅速调整对中国的姿态,频频向中国示好,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后安倍时代

虽然安倍并没有刻意培养接班人,但是日本政坛在二战后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家族政治世袭制”的接班体系。前文中曾提到安倍晋三出生于日本政坛的五大家族之一,另外四大家族分别是:鸠山家族,小泉家族,福田家族,麻生家族。熟知日本政治的人对这些姓氏一定不陌生,这五大家族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日本首相也基本是在这五大家族中轮流选出。

2004年6月16日,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左)和时任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安倍晋三(右)在东京的党总部为即将到来的上院选举设立选举中心。(AP)

日本独特的报恩文化,使得五大家族长期把控日本政界:前首相小泉纯一郎(Koizumi Junichiro)的恩师—前首相福田纠夫(Fukuda Takeo)继承了岸信介的政治遗产;福田纠夫为了报恩,培养了岸信介的女婿,也是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安倍晋太郎又提拔了小泉纯一郎;小泉纯一郎又提拔了安倍晋三和前首相福田康夫(Fukuda Yasuo)。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虽然现阶段,安倍晋三的继任者还未浮出水面,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想要接手安倍晋三执政后期留下的一系列负面政治遗产,任重道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