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揭澳大利亚政府对华战略重大改变 莫里森回应暗批北京

撰写:
撰写:

和中国的往来贸易对澳大利亚很重要,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7亿美元,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1,039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38.2%。媒体指,澳大利亚政府正定下风险很高的对华战略。

英国路透社当地时间9月4日发表题为《特别报道:澳大利亚执行与中国对峙的高风险战略》的文章说,多年来,自然资源大国澳大利亚政治和经济首要目标是:保护和扩大对日益增长、快速发展的中国出口,比如铁矿石、煤炭、天然气、葡萄酒等;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出现之前,澳大利亚主要商品都成功输出到中国,经济保持连续29年没有出现衰退迹象。

但路透社引述政府内部人士透露,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现在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巨大改变,双边关系不再仅仅由贸易决定,而是由在澳大利亚广泛存在的、一种鲜明的观点决定——即北京对澳大利亚民主和国家主权构成了威胁。

路透社引述两名政府消息人士说,现在莫里森内阁关于中国话题的讨论,围绕如何维护主权、如何抵制中国动摇澳大利亚政界的努力展开。

路透认为,莫里森最近的举措似​​乎印证了政府新战略。举例而言,莫里森警告澳大利亚公众网络遭受外国攻击大幅增加,政府对外国投资进行国家安全测试,并宣布针对印太地区大幅提高国防开支,中止了与香港的引渡条约,还向联合国提交了一项声明,拒绝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事请求。

莫里森在宣布这些举动时,并未点名中国,但路透社引述政府官员表示,这些是对北京行动做出的回应。

不过,在给路透社的书面答复中、当被问及这一转变时,莫里森仍然说,他的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一直是一致的。

莫里森写道:“与任何双边关系一样,澳大利亚的做法基于我们的价值观和原则,也基于对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清晰评估。” “我们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我们未曾尝试将这种关系置于危险之中。”

莫里森说,“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受益者”,但“随着国家发展起来,他们有责任维护地区稳定,有责任将这一点与自我繁荣的战略做平衡。”

莫里森还说:“这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中国经济会更强大,因为他们可以从澳大利亚获得高质量的能源、资源、农产品和越来越多的服务。我们的经济也会更强大,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国获得更高质量的制成品。”

路透评价莫里森的回答是用外交辞令缓冲政治举措冲击力。

路透社采访了19位现任和前任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以及两位前总理,评估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关系的恶化情况。他们介绍政府是如何采纳建议,认为澳大利亚必须“大声疾呼”反对北京做出的决定和举动。

采访显示,澳大利亚对中国立场的这种转变始于2017年,当时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恶化较为严重。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一些澳大利亚官员而起,其中一些人是安全和情报部门背景,在当时澳大利亚的议会中,形成由两党组成的反华鹰派,他们自称“金刚狼”。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网(AFR)8月31日发表专访内容,莫里森当时强调,北京和坎培拉关系陷入谷底,是由于中国在近年改变行事作风,而非澳大利亚立场出现变化。

莫里森说:“如果你问我过去数年我们(对华政策)变了吗,我会告诉你我们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

莫里森强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澳大利亚秉持“有战略的耐心和一以贯之”(strategic patience and consistency)的原则,但当面对中国屡次对澳发出经济威胁的情况时,澳大利亚是绝对不会放弃国家主权或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的,“面对经济威胁时,澳大利亚在维护主权与安全的政策措施上‘寸步不让’。”

消息还引述莫里森8月在美国战略智库发表演讲时强调,“在印太地区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联盟享是至关重要的优先事项,联盟可以在中国日益增强高压政策的氛围下,维护地区稳定。”

莫里森当时补充说:“我注意到现在有人创造了很大的氛围——我这样界定——他们并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或是总理李克强直接创造,没有一句评论是从(中方)领导层口中传出。所以我才称之为氛围。”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8月26日消息说,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在演讲时提议:“中澳两国在维持和发展双边关系时应遵循尊重、善意、公平和彼此愿景。”

王晰宁反驳了对中国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治的疑虑称:“中国的观点是坦率的,并不影响人们对政治制度的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