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封杀TikTok:人们将要失去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一个拥有数百万用户的大型社交平台突然关闭,会发生什么事?

随着特朗普针对抖音国际版TikTok的行政命令提出的最后期限近,美国的TikTok用户正面临着这样的可能性:如果字节跳动(ByteDance)不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公司(Microsoft)或另一家美国公司,他们最喜欢的应用可能会在9月中旬就没了。

8月6日晚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由于国家安全原因,禁止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与美国公民之间的任何交易。该命令将在45天后生效,即9月15日。(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18年,TikTok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大的手机应用程式,今年,在疫情的封城中,它的全球累计下载量更突破了20亿次。

TikTok超过60%的用户在24岁以下,80%的用户在34岁以下。然而,TikTok上不仅仅是纯粹寻求娱乐的年轻人:网红(KOL/Influencer)、企业、媒体和政治家都在该平台上,被受众快速增长的潜力所吸引。

依靠TikTok的社会

如果这个月TikTok被封杀,这个平台的生态系统会怎么样?

TikTok不仅仅是赚钱的地方,也是一个多语言、简单易用、任何持廉价Android手机的人都可以上去的社交平台。

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大约有6亿。占该国巨量人口44%的印度(前)TikTok用户,已经在TikTok禁令下生活了两个多月。这种禁令在那里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首先受到影响的一如所料是顶级网红。他们迁移到新平台时失去了大部分粉丝。根据网上杂志《Slate》的数据,自禁令以来,印度前100名网红集体损失超过相当于1500万美元。同样,利用该平台宣传产品或服务的营销人员也失去他们在该平台上的所有投资。

但TikTok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地方,它原来就是一个社交平台,一个多语言、简单易用、任何持廉价Android手机的人都可以上去的社交平台。在高度分化的印度社会,TikTok能够帮助用户跨越种姓、信仰和阶级的差异,帮助他们传播思想和新闻,动员抗议活动,促进创新的社会教育计划。禁令剥夺用户的娱乐和收入,但也断送一个新兴的另类媒体来源和独特的社交体验。

美国的TikTok禁令也可能会产生类似的广泛影响。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Nike、Skittles、百事可乐(Pepsi)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都在该平台上有活跃的身影,如果要关闭,他们将蒙受损失。

+10
+9
+8

而虽然印度和美国社会差异很大,但TikTok在美国也一直发挥着意想不到的作用,为边缘化社区发声,譬如《纽约时报》分析这款应用是如何提高美国劳工的能见度,用户能够通过潮流hashtags分享厨房、工厂或机场地控的日常场景,特定的标签有助于在类似行业或产业链的工人之间创造更多的可见度和团结感:搜索#scrublife,你就可进入医院内部;#cheflife,能让你进入厨房;#farmlife,带你参观田野。

青年主导的政治参与

在过去的几年里,TikTok已经发展成其用户获取政治信息的主要来源:他们在TikTok消费、分析和表达政治观点。一些领先的媒体很早就发现这一点:《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聘请了一名TikTok应用专家,在平台上非常活跃;Buzzfeed招募了青少年在TikTok上报道选举。

TikTok的禁令可能让其用户的政治参与度降低,甚至剥夺了他们作为称职的选民所应有的知情权。

从文化和政治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将是一场灾难,因为你将拥有数百万的年轻选民,并将在重要的选举前几个月切断这个自由表达的平台。
《连线》记者Louise Matsakis

有人可能认为,青年人在这种“低俗”的平台上开始接触、认识、参与政治似乎很可笑。然而事实是,对于全世界的年轻网民来说,网络社交平台已经成为新的“阿哥拉”(Agora)——即古希腊城邦人们聚集的中央露天广场——在这里交流思想、建立观点、甚至决定选票。奥巴马竞选团队在2008年大选中对社交媒体的巧妙运用可能说是一个转折点,此后全世界终于醒悟到了这个新现实。

在《连线》(Wired)杂志的播客(podcast)中,连线记者马萨基斯(Louise Matsakis)就TikTok可能被禁止的问题说道:“从文化和政治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将是一场灾难,因为你将拥有数百万的年轻选民,并将在重要的选举前几个月切断这个自由表达的平台。”

像TikTok这样的应用不仅提供庸俗的娱乐,它还支撑着经济、社会和政治的不同活动;如果没有它的中介,这些活动可能不会发生。其实,我们的社会常常在不知不觉中依赖TikTok这样的平台。

社会对科技巨企的依赖性

不仅是TikTok如此,它的“大哥们”更是如此:Facebook、Google、微信等等。如果把TikTok换成这些更大的平台,TikTok关闭了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就更有戏剧性。

这正是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互联网政策评论》(Internet Policy Review)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问题:“如果Facebook倒闭了怎么办?”。研究人员指出,此前Friendster和MySpace等社交平台都曾被迫关闭,并探讨如果同样命运降临到我们社会如今依赖的主要社交网络时,将会发生什么事。

文章里探讨依赖这些平台的四个主要利益相关者:“现有用户”要信任这些平台会管理好他们的数据;不同的“依赖社区”利用这个平台发展和运作(譬如公民媒体或非政府组织),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包括“非用户”,尤其是数以百万计、信息仍被储存的已故用户;最后还有可能对这么大一部分人类活动的数据档案感兴趣的“未来世代”。

虽然Facebook的关闭会严重影响这些群体的生活(甚至是当中一些尚未存在的人在未来的生活)——能否赚钱、沟通、保持信息或保存有价值的数据——但令人惊讶的是,如果这种倒闭发生,世界各国几乎都没有法律或监管来保障他们。

牛津研究员建议,应该把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视为“系统性重要技术机构”(systemically important technological institutions, SITI),让它们像重要的金融机构或公用事业公司一样承担公共义务;就像自来水或电力公司一样,Facebook和Google是控制“基础设施产品”(infrastructural goods)的私人公司。

Facebook或Alphabet(Google的母公司)也可以被激励使用其巨大的财务资源来建立公共数据管理体系和存储机制,作为当代和未来世代的“公共产品”。

监督社交平台是社会需求

当人们想到TikTok或Facebook时,他们会想到数据私隐、外国影响、选举操纵、假新闻等问题,然而却忽略我们社会对这些互联网平台的依赖这一个更大的问题。

我们是否应该迷信私营公司会公平和无限期地保证我们社会需求的数码平台?

TikTok不仅仅是数据私隐风险,也不仅仅是世界上两个大国之间的地缘政治问题。它还提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强大的私人公司在我们社会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

互联网时代迎来了全新的市场和拥有巨大潜力的组织形式,但这是在传统的政治机制和公共监督之外发生的。有限责任的私人公司现在管理着我们网上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却几乎不受监管或法律义务的约束。

政治家、立法者和公民都应该自问:我们是否应该迷信私营公司会公平和无限期地保证我们社会需求的数码平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