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班公湖对峙解读中印新一轮冲突的战术信号

撰写:
撰写:

到9月8日,中、印武装力量在两国西部边境班公湖的对峙还在继续。

在9月7日晚些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突然发布消息,称印军当日非法越线进入班公湖南岸神炮山地域。印军在行动中还对前出交涉的中方人员鸣枪威胁,随着"中国边防部队被迫采取应对措施稳控现地局势",前方局势也再次变得复杂多变。目前,驻扎在拉达克的印军第14集团军已调出坦克部队在楚舒勒外缘布防,并与曼冬错西岸的解放军坦克、炮兵遥相呼应。

不可否认,到9月3日后,来自新德里军政大员们的动向曾展示此次风波似有转向良性的机会。譬如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即在该国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RF)的视频会议中强调,称自己将在10日的上海合作组织(SCO)莫斯科峰会上和中国外长王毅商谈要事;次日,印度媒体亦发表照片,展示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与中国防长魏凤和等人一同举行会晤,印度陆军参谋长(即总司令)纳拉万(M.M. Naravane)将军还在视察一线后称“确信可通过谈判解决中印对峙问题”。

在中印前沿升温之际,印军也在厉兵秣马,点击看大图

+6
+5
+4

但环顾印方言论,外界也能看出明显的问题。譬如就在苏杰生9月3日的发言中,他一方面强调“当务之急是两国达成和解”,另一面则称“双方都不应该改变现状”。当印方指责解放军在2020年4月前出加勒万河谷是“改变现状”之际,印方同样需要注意自己的责任:随着莫迪当局在2019年8月5日废除印度宪法第370条,军管查漠与克什米尔地区,其内政部长沙阿(Amit Shah)还宣布中国控制的阿克赛钦地区为印度领土,新德里就已在拉达克地区埋下了诱发冲突的“定时炸弹”,解决问题的关键也由此落到了新德里一侧。

是谁先改变现状?

从2019年8月中旬开始,随着莫迪派遣7万军警进入印控克什米尔,进而将包含中印争议领土的拉达克地区“划为国有”,中印之间的矛盾也应运而生。这一点也是印方单方面改变中印西部边境问题现状的起点。

北京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呈现中立态度,但中国也坚持对喀喇昆仑走廊、巴里加斯、阿克赛钦的主权。当新德里藉分拆印控克什米尔之举,将包含巴里加斯等地的拉达克也强行转化为印度领土时,这种现状就令到中方不快。中国外交部在2019年8月6日就指“印方将中印边界西段的中方领土划入印行政管辖范围”、“这一做法不可接受,也不会产生任何效力”。此等发言已显出了印方此举的严重程度。

北京和新德里的观察家们试图相信新德里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不会展现对北京的恶意。因为莫迪曾在2019年6月的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专门向北京强调“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在广泛领域推进双边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新领域,妥善处理好两国间分歧”。

新德里的外交行动似乎也证明这种“诚意”是存在的。同年8月8日,苏杰生飞赴北京,专门强调印方此举“不产生新的主权声索,不改变印巴停火线,也不改变印中边界实际控制线”。这种不破坏局部环境的表态,似与中方在中印西部边界问题上的需求相契合。到10月11日,在中印高层紧锣密鼓地安排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又与印度总理莫迪在南印度重镇金奈见了一面。这种局面也让中印间的观察家们放下戒心。

遗憾的是,新德里一侧终究还是在拉达克问题上展示了明确的目的。虽然苏杰生强调双方在拉达克不会产生新矛盾,但双方的老问题至今也仍未解决,更不用说印方还藉军管克什米尔、直辖拉达克之际将其恶化了。

+2

早在2019年8月6日,印度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党魁、现任内政部长沙阿即在下议院发表讲话,强调包含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即巴控克什米尔地区)、阿克赛钦等地的克什米尔地区悉为印度领土,都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沙阿本人还称“为保卫领土甘愿牺牲”。

至9月下旬,印方还在印控藏南地区藉“雪山胜利”(Him Vijay)演习,试验其为中印边界地区准备的“综合战斗群”(IGB)的作战效能。

到当年10月22日,印度辛格、国防参谋长拉瓦特(Bipin Rawat)还前往一线,为印军在什约克河上的建桥行动加油助威。拉达克等地的BJP党组织也多次发表请愿,要求印方“收复”阿克赛钦。相比之下,解放军在2020年4月后的各种行动都只能算后发制人。

在危机与转机之间

直到2020年5月前,北京一直相信新德里在中印西部边境问题上的态度是稳健的。虽然双方边防人员于2013年在阿克赛钦实控线一带展开过声势浩大的“帐篷对峙”,但这场对峙也定下了非暴力的基调。

两军直到加勒万河谷夜战之前,在每年百余次边境对峙中都采取非暴力或低烈度对抗模式。双方的冲突包括拳脚、横幅、口哨、标语牌,这种“冰点下的对峙”甚至一度因此转向行为艺术。

毕竟,根据中印在2018年11月第21次边境谈判的结果,北京与新德里已经“就进一步加强边境地区信任措施建设、妥善管控争议和边界问题解决框架进行了深入沟通,达成重要共识”。这意味着北京与新德里在中印西部边境上在多年来正逐渐采取相对温和的“尊重实控线”的原则,进而把更多的问题留给双方处理边境谈判的外交人员。

遗憾的是,当BJP当局已经在2019年8月确定了对阿克赛钦的态度,进而发起了对拉达克东部地区的大规模工程活动时,新德里就已经在一年前开始了对北京的进攻。新德里已经亲手为中印问题设置了为期一年的“定时炸弹”的今天,莫迪当局面前的问题也显得越发越严重。

北京试图相信莫迪当局在中印问题上的稳健倾向,但实情可能存在偏差。(美联社)

幸而,已有印度学者指出,即便是在当前两军大兵压境的环境下,莫迪当局似乎仍有几种解决危机、拆除“定时炸弹”的方式。

首先,莫迪可以通过电视和媒体提等管道提醒印度公众,强调中印对实际控制线(LAC)解释不同;其次,新德里可以宣传中印前方巡逻队之间的非暴力和平对峙才是常态,以此淡化印度民间对抗;再者,双方还可以利用苏杰生与王毅之间的最高级别会谈,藉此平复北京情绪。

说到底,北京与新德里之间的政治、经济的紧密联系仍将让局势转向相对平稳。且印度在原材料和成品供应方面对中国的依赖仍然太高。印度约45%的电子产品、90%的手机零部件、65%至70%的成药中间体、三分之一的机械和近五分之二的有机化学品进口自中国。这让很多分析人士至今仍认为中印大势虽紧张,但并非致命。而两国结束拉达克的对抗,并确保近期的和平也将具备可能。

狂热的印度民众不仅仅当街焚烧中国制造的商品以泄愤。他们也在社交媒体上支持当局封禁中国游戏、手机应用软件等活动。(Getty)

但总的来说,2020年的非常时期终究与和平年代存在较大差距,这种现状正如苏杰生所言,即“中印问题更困难的部分是近期才出现的”。

目前,印度国内新冠疫情已失控;印度统计和计划实施部也确认印度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萎缩23.9%,幅度大于预期,部分经济观察家甚至认为印度经济的实际GDP萎缩程度应超过30%。在水灾、旱灾及蝗灾同时侵袭的北印度,甚至出现了相当范围的饥荒。

相对于北京在中印边境地带上明确的底线,即维持1962年占领线的诉求,印度一侧的关切点正在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印军在前方的“胜利”,或许可以提振一下数亿印度民众的士气。从这里看去,印方带着军事和政治目的,继续向中印对峙一线调动部队也将成为某种可以预料的事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