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花木兰》夺新马票房榜首 评论却不出彩

撰寫:
撰寫:

创下迪士尼真人电影最大投资的大片《花木兰》于2020年9月4日线上上映,包括台湾在内的9个市场的电影院上映,第一个周末夺下新加坡、马来西亚的票房冠军,台北票房115万美元(排名第二)、全球票房590万美元。中国大陆于9月11日才上映。

刘亦菲饰演花木兰。(《花木兰》剧照)

不过,1998年的动画片《花木兰》首周北美票房是2,280万美元,虽然在线上映的收入还没有公布,以及受到新冠肺炎(COVIC-19)疫情冲击,但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真人版《花木兰》(简称《花》)在上映前就一波三折,牵扯到了香港争议、中国大陆审查和大幅补拍传闻,再加上席卷全球的疫情,让迪士尼决定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进行线上放映。虽然《花》片在过去上半年点映时获得很大的好评回响,但是对《花》片的最后成果,外界还是有许多的疑虑。

更不利的是,许多影评和评分网站对《花》片开出差评:IMDB只有5.6分(满分10分);豆瓣电影网站更低,只有4.7分;烂番茄网站虽然影评推荐78%,但是观众推荐度只有55%。在YouTube上超过百万订阅的Channel Awesome批评,《花》片人物动机薄弱,剧情无法自圆其说;超过300万订阅的AngryJoyShow更表示:“想要同时讨好欧美观众和中国观众,最后两边都不讨好。”

电影定位不明确

《花》片最大的问题是电影本身定位的不明确。

首先,它被强调不是动画片的重拍,也不会是歌舞片,所以片中没有一点歌舞;但却还是沿用了旧动画片的歌舞音乐,和旧动画片的笑料,甚至是旧动画片中配合歌舞演出的重要情节转折,这让全片的调性非常不统一:有时像是复杂的剧情片,有时却只像是没有歌舞的歌舞片。

再来,它被强调是要拍一部认真的、严肃的、有历史考据的中国文化电影,所以拿掉了旧动画片中会说话的龙和有趣的蟋蟀,也没有威力强大的火炮武器;但观众从预告片就不断质疑,花木兰的时代不存在火炮,难道就存在福建土楼?等到正片上映后,更令人吃惊的是:没有搞笑的蟋蟀,但有一个搞笑的叫蟋蟀的人;没有会说话的龙,但有除了主角外谁都看不见的凤凰!让人怀疑主创为什么做出这么自打嘴巴的决定。

最后是整部片模糊化时代背景、创造一个架空的中国文化、又让主要演员全英文演出,却想要吸引中国大陆到所有华人群体的作法,是完全没有逻辑的。片中哪里有让华语族群认同的元素?说话用语全部都是西式的,想找一个可以辨认的古代中国文化符号都很困难。旧的动画片把主力客群完全设定在欧美,但是不只是有中文的配音版本,甚至连唱歌都有用中文重新唱过,做法比现在都还要仔细多了。

前作既是资本也是包袱

动画片《花木兰》在中国大陆票房并不出色,但在影评和大众评论上都得到高评价,例如豆瓣电影上的7.8分(超过19万人评分),成为一代人的儿童回忆。

在这个基础上,真人版《花》片得到很高的关注,但也同样有很大的包袱。《花》片不能避免的会被和动画片版本作比较,就算电影公司和电影相关人员多么的不希望人们把它们作比较。

事实上,很多评论都指出,虽然电影宣传不断强调这是“不一样的两部片”,但在剧本上好像是预设了观众看过原本的动画片,而选择放弃了铺陈与深化脚色内涵,把时间分配在场景调度和动作场面上。

这样一来,原本动画片中受到好评的歌舞和诙谐的氛围,在真人版电影中因为“更严肃的叙事”要求而被舍去;但原本动画片中被批评的时代背景混乱和反派样板化,在真人版电影中却是更加的恶化了。再加上,动画片中用画出来的战争场面可以说是“要多大就有多大”,真人版电影选择用战争场面来“一决胜负”,只能说是“舍长取短”。

迪士尼在《花》片中放弃擅长的歌舞叙事,希望能弥补长年被批评的文化误用、严肃叙事的不足,虽然中国大陆票房要等到9月11日上映才能知道一般观众的反应,可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迪士尼的“功课”还做得不够。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