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共和党“阻止选民投票”的黑历史将重新上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6日,美国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表示,外国势力、邮寄投票争议和阻止选民投票的措施(voter suppression)可能会影响11月的选举结果。对外国势力和邮寄投票争议的担忧已经成为几周来的头版新闻,但究竟什么是“阻止选民投票”?

阻止选民投票是一种通过阻止或防止特定人群投票来影响选举结果的策略。阻止选民投票的目的与竞选活动相反,不是试图说服人们投票给某个政党,而是减少投票给别的党的人数。

阻止选民投票不是新鲜事

从历史上看,在美国,阻止选民投票的措施经常用来阻止非裔美国人投票,这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

1870年,宪法第十五修正案保障了包括前奴隶在内的所有种族男子的选举权,这对黑人选民的参与率产生强烈的影响,投票率迅速增长。因此,美国某些州,特别是南方的前奴隶种植园州,此后就采取了阻止选民投票的措施。

当时的选民镇压依靠歧视性的法律:譬如,要求选民缴纳投票税或通过识字测试才能投票的法律。这些法律的效果非常显著:在一些州,使黑人登记投票册的人数减少了99%

1945年美国大选,黑人选民在投票亭进行投票。(美国国会图书馆,公共领域)

这些阻止选民投票的手段一直持续到20世纪,直到1965年《选举法案》(Voting Rights Act)通过后才正式成为非法。此后,虽然比较极端的压制形式有所减少,但阻止选民投票的行为继续存在。

如今,政客们可能会利用选民身份证明法要求选民在投票时出示特定的文件,如驾驶执照或居住证明。这些法律对少数族裔等弱势群体的影响特别大,因为他们比较多人可能不一定有适当的文件或可能没有固定的地址。

阻止选民投票的方法亦包括“清理选民名单”(purging voter rolls),即在选举前有选择地更新选民登记名单,导致某些选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从选举名单中删除,可能到大选当日去投票站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不能投票。

另一种特别有争议的策略是“监视投票”(poll watching),即在投票站派员监督投票过程。从官方的角度来说,这些人是为了观察投票的规律性,他们的存在是合法的,但在许多情况下,“监视投票”会阻止特定人群投票,特别是当投票观察者是执法人员时,这种监视足以使人们根本不愿意到投票站投票。

举足轻重的选举法律变更

美国两大政党都曾被指控阻止选民投票,但在近期,共和党的做法尤为突出。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美国法院经常认定其利用监视投票来恐吓选民的罪名。

近美国的法律变化,削弱了防止选民被阻止的法律保护。

1981年,民主党人指控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RNC)使用新的阻止选民手段,包括雇用佩戴“全国选票安全工作队”的臂章的休班警察在特定的选区巡逻。此等阻止选民投票的证据当时足以说服法官,使法院禁止共和党组织在未经法院同意前进行任何形式的“监视投票”活动。

然而,这并没有完全制止共和党的阻止选民活动。1987年、1990年和2004年,法院再次发现共和党人以防止选举舞弊为名,试图排斥少数族裔选民的事例,于是80年代的禁令一直被延长。

不过,让人担心的是,最近美国发生一些法律变化,削弱了防止选民被阻止的法律保护,使得今年大选中阻止选民投票的可能性特别大。

2018年,共和党进行“监视投票”活动的禁令到期而未有被续,使共和党近四十年来首次被允许在没有法院批准的情况下推行“投票观察”。

1965年《选举法案》的副本。(维基百科,共同领域)

这一决定源自在2013年最高法院的裁决。当时法院认定1965年《选举法案》中对于有“前种族歧视历史”的州份定义已属过时,撤销该法对某些地方政府在改变选举规则时要先获得联邦司法部同意的要求。法院称,如果要继续以法律保护选举规则,应该由国会通过新法律,而非回溯过时的历史性定义。

然而,国会不仅仍未就此立法,但与此同时,个别州份已经开始推行对有损选民的新法律。在旧法律条款被废除后的24小时内,不同的州通过了新的选民身份证法。批评者说,在法律修改之前,这些法律是不可能的,而其目的就是限制少数族裔参与投票。

通过选举观察者影响大选结果?

与2016年大选的情况类似,今年的选举结果将取决于少数几个关键摇摆州。而也是与2016年大选一样,如果这些州的民主党投票率较低,即使特朗普可能会失去全国性的普选票,也可能让他在选举人团中胜出。

这也是为什么政治评论者认为特朗普如此大谈“选民欺诈”(voter fraud)的原因。虽然专家们一再表明,选举舞弊和选民欺诈的影响极其有限,不太可能影响大选结果,但共和党却用这种威胁来辩解大规模的投票观察计划。

今年5月,《纽约时报》报道指共和党计划招募五万名志愿“投票监督员”,并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于防止选民舞弊。这五万名监督员将被专门部署到各摇摆州,譬如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或威斯康星州(Wisconsin)。

我们(在投票站)将有一切,我们将有警长,我们将有执法人员,我们希望将有联邦检察官,我们将有所有人。
特朗普

8月,特朗普本人也明确表示,他希望在投票站派执法人员:“我们(在投票站)将有一切,我们将有警长,我们将有执法人员,我们希望将有联邦检察官,我们将有所有人。”

有人认为,特朗普其实不能这么做,武装人员在投票站是违法的,但特朗普的意图很明显:他希望让美国选民知道投票观察者会出现在投票站。

由于美国疫情严重、迟迟未平,今年的竞选活动变得困难重重,而社会的两极化使得很少有选民仍未作出决定,因此两党也难以在民意上争取更多人支持。这就意味着“投票率”在这次大选将具有超乎寻常的重要性。因此,一些美国政客们想采用阻止选民投票的策略,压止对手支持者的投票率,其实也不足为奇。

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验证法院乐观态度是否与事实相符。

因此,这次选举将检验最近对选举法的修改是否明智。这些修改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法官认为美国选举中公开的种族主义已经归于过去,而共和党的“监视投票”活动应该根据其未来的行为,而不是其黑暗的过去来做出判断。换句话说,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验证法院乐观态度是否与事实相符,不过其负面结果的现实代价将极其巨大。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