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谈边越界 印度为何始终自认为受害者

撰写:
撰写:

2020年9月7日印度军队越线侵入中印边界西段班公湖南岸的神炮山,并打响了1975年以降未再鸣过的枪声,严重的摩擦导致继9月4日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同印度防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于莫斯科会晤后,两国外长又要于9月9日晤谈。不过考虑到今年以来的中印边境冲突历程,总是陷入冲突─谈判─暂时缓和─又再度冲突的死循环里,因此中印能否摆脱这种缠斗局势,恐怕不容乐观。

近日中印边境冲突再度升高,图为行驶的印军卡车。(AP)

这种死循环早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后便悄然萌芽,因为具有大国雄心的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1889─1964年)意图继承英属印度的战略构想,将西藏地区与麦克马洪线(McMahon Line)视为印度的禁脔。因此虽然印度很快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但尼赫鲁于1950年便强硬地向议会宣称“我们的地图显示麦克马洪线是我们的边界线,不管有无地图,那就是我们的边界线,这是事实,我们坚持这条边界线并不让任何人跨过它”,同时又宣扬“历史疆界论”,认为印度的边境是几千年来自然形成而非英国殖民者划定,故一旦中国或其他国家对这份“历史疆界”有疑虑,那肯定是侵犯印度的领土主权。

其实尼赫鲁也深知这种片面说词不可能被中国接受,1951年渠也亲口承认“虽然印度和西藏一向履行该项协议(指《西姆拉条约》),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正式签署它”,故采取两手策略,希望一面施压一面暗中侵占疆土,派兵攻占达旺、朗久等地。当解放军进藏后,印度又强迫不丹禁止出口大米等粮食至西藏,接着又倏然调高对西藏羊毛的关税30%,接着在1952年宣布要向西藏实施出口管制,企图迫使后勤困难的解放军没法在西藏站稳脚跟。1953年12月尼赫鲁还宣称“中国肯定会在那里驻军……但他们起初在那里的驻军人数,将不得不减少;由于供应他们所存在的困难,部队将不得不撤退”。

印度总理尼赫鲁主张中印之间不存在边界争端,企图借此合理化中国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Getty)

果不其然,调集物资进藏不便,使北京方面不得不同印度谈判恢复贸易的问题,结果尼赫鲁竟想趁机偷渡领土争端,但又狡狯地不肯主动提出。1952年5月尼赫鲁指示驻华大使潘尼迦(Kavalam Madhava Panikkar,1895─1963年):“我们已经在议会中明确表示,必须维持这些边界。我们自己不提出这一问题,这或许有些好处”。结果当1954年两国签订旨在解决经贸问题的《中国和印度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后,尼赫鲁竟片面主张这也连带解决了根本未具体论及的领土争端:“根据我们的政策和我们同中国的协定,应该认为这条边界是牢固的、明确的,不容同任何人讨论的。应沿边界全线建立一系列边境哨所,特别是在可能有争议的地方,必须建立边境的哨所”──即便中国坚持“还有不少边境问题,如拉达克地位问题,锡金地位问题,所谓麦克马洪线问题等还有待于解决”。

因此当中国持续推进新疆与西藏的交通建设后,印度便咬定那属于“侵略”,并开始与解放军爆发冲突。尼赫鲁于1958年12月写信给周恩来抱怨道:“关于印中边界问题,你会记得,当缔结关于中国西藏地方的中印协定的时候……那时并没有提及任何边界问题,而我们所得到的印象是,我们两国之间不存在边界争端”,并强调“因为我们的边界很清楚,不是什么有争议的问题”,企图将中国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与1954年《中印通商和交通协定》没讨论的划界问题给合理化成“没争议的边界”,这自然引起中国的反驳。但尼赫鲁仍坚称“我国地图关于中印疆界的划法不仅有天然和地理特点依据,而且符合传统,并为国际协定所肯定”,至多仅承认“我们之间不存在边界争端,但有某些很小的边界问题有待解决”。

周恩来覆信回击称“如你所知,‘麦克马洪线’是英国对中国西藏地方执行侵略政策的产物,曾经引起过中国很大的愤慨。从法律上讲,它也不能认为是合法的。我曾经告诉过你,它从未为中国中央政府承认”,但尼赫鲁仍拒不接纳,甚至坚称“我都没有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竟会对在我们看来几十年无可争辩地属于印度、而某些部分一百多年来就属于印度的4万平方英里的领土,提出要求”。

1954年周恩来(右二)前往印度与尼赫鲁举行会谈,但仍无法消弭印度蚕食争议性疆土的行动。(人民网)

尽管周恩来建议双方军队各自后撤,以及举行总理级会谈解决问题,但争取到美国与苏联支持的尼赫鲁拒不接受,最后才为了避免背上制造战祸的罪名,勉强同意周恩来于1960年飞赴新德里。结果在六天的会谈期间,周恩来与尼赫鲁始终取不得共识,且当周恩来一离去之后,尼赫鲁立刻在机场向记者抨击道“中国人进入了我国的领土”,并不时在出访外国时宣扬类似论调。接着1961年,印度制定“前进策略”,决意“我们应按照实际可能向前推进,把整个边境地带加以有效占领。如有任何空隙,必须以进行巡逻或建立哨所的方式弥补”。

印度这种要谈不谈、谈了便自认解决所有问题、同时又派兵占地的行径,加上美国与苏联不断怂恿尼赫鲁,令印度构成了对华包围圈之一,逼使中国不得不考虑以强硬手段反击。1962年10月8日,在中印战争爆发前不久的日子,周恩来向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Stepan Vasilievich Chervonenko,1915─2003年)示警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持忍耐克制态度,他们侵犯我国领土,打死打伤我们的人,我们除了自卫外,从来没有出击,没有进攻,从来不先开枪。他们认为中国人可以欺侮,现在还准备了两个旅要进攻。如果他们一旦发动进攻,我们就坚决自卫”。

毛泽东亦在会议中宣示“我们和印度边界纠纷闹了好多年了,我们不想打仗,原来想通过谈判解决,可是尼赫鲁不愿谈,调集了不少军队,硬逼着要和我们打一架。现在看来不打是不行了”。最后于1962年10月20日,解放军发动反击战,将夸称要“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支枪”的印军打得狼狈逃窜,就此令印度暂时不敢再小觑中国。这也显明一个道理:无论是和是战,强大的综合国力才是保障谈判与吓阻的基础。因此印度倘使打算再重复冷战时期的策略,甚至强调自己是受害者,那下场恐怕不会与1962年有多少差别。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