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观察】海上三八线:白翎岛和延坪岛见闻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延坪岛上远眺朝鲜岛屿和渔船。(李枏提供)

关于地缘政治的讨论总是抽象的,但它带来的影响却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各个角落。为了更生动地描绘南北的现实图景,本文作者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李枏,在长期研究朝鲜半岛的过程中,游历于半岛南北,访问和学习之外,更是为了感受半岛南北在政治、文化、价值观以及人文风俗上的异同,试图看清半岛局势的变与不变。在作者眼中“每次行走,都会感受到围绕半岛的很多固定不变的思维定式以及一些正在积极变化的气象”。他用游记的方式记录了半岛经历的点点滴滴,为读者了解这片复杂的土地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多维新闻特此转载本系列文章,共分为六篇,此为第二篇。

相关阅读:【半岛观察】穿梭在三八线南侧的统一展望台间

朝鲜半岛西部海域的延坪岛、隅岛、白翎岛、大青岛及小青岛,被称为“西海五岛”。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对于海上的分界划分表述相对模糊,为此后朝韩在该区域的冲突埋下了伏笔。进入21世纪以来,这片海域成为朝韩之间分歧最大且最容易诱发军事冲突的区域。

白翎岛:指向北方的大炮依然矗立

2014年秋天,我从韩国仁川港上船,历时大约四个小时的海上颠簸,登上了白翎岛。白翎岛是“西海五岛”最西端的岛屿,却是五岛中距离朝鲜最近的岛屿。朝鲜战争后,该岛在行政上属仁川市瓮津郡白翎面(相当于“乡”或“街道”)。岛上设有海军基地,因此船上大部分同行者是韩国的海兵队队员。韩国是实行强制性兵役制度的国家,而海兵队在韩国人的观念中是受训最艰苦也是最值得尊敬的军种。从海兵队军营出来的男人往往会受到韩国社会的普遍尊崇。

准备登船前往白翎岛的韩国海兵队队员。(李枏提供)

白翎岛是韩国的旅游胜地,自古以来就十分著名。在朝鲜18世纪古典小说《沈清传》中,孝女沈清为了让双目失明的父亲重见光明,不惜把自己作为大海的祭品,自沉于名为“印塘水”的荒海之中。据说白翎岛就是沈清投海的地方。今天,《沈清传》仍然是半岛南北两方引以为傲的文化遗产,见证着半岛共同的民族文化认同。站在孝女沈清像下,不觉红日西沉。夕阳明灭间的远处小岛就是朝鲜的长山串。

岛上的海滩尤其著名。但由于是军事重地,岛上遍布军事设施和哨所。驾车环岛游走,为岛上居民提供的临时避难所和地雷识别警告随处可见,处处提示着这里的紧张态势。

白翎岛上隐秘的韩军哨所。(李枏提供)

白翎岛上也有类似陆上三八线的统一展望台——未岛展望台。在展望台上引颈北望,朝鲜一侧的月乃岛似在咫尺之间,然而这并不是一片静谧的海域,两侧的军舰巡游其间,时刻提醒这是残酷的前线。2010年3月26日,在白翎岛西南方海域执行警戒任务的韩军警戒艇“天安”号巡逻舰,因不明原因事故,船底被炸开大洞,最终在白翎岛附近海域沉没。舰上共有104名官兵,只有58人生还。韩国认为此次事件是朝方所为,而朝鲜则矢口否认,国际调查的结果也让真相扑朔迷离。此次事件成为朝韩双方的一个心结。在白翎岛上,建有“天安”舰事件的慰灵塔和永不熄灭的火焰纪念碑。碑身周围是事件中罹难的韩军官兵浮雕以及记录事件过程的碑文。“天安”舰事件后,自金大中政府以来积累下的南北缓和局面瞬间倾覆,朝韩关系愈益紧张。

2014年3月31日,韩国宣称朝鲜在半岛西部朝方一侧进行海上射击演练,有炮弹落入白翎岛附近海上。韩国出动空军战机和海军舰艇在西部海域巡逻,陆海空三军处于紧急戒备状态。2020年3月26日,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举行“天安”舰事件十周年悼念仪式,他在致悼念词时表示韩军要坚定守护“北方分界线”,争取实现半岛永久和平,不让类似悲剧重演。直到今天,白翎岛上指向北方的大炮依然矗立,而朝鲜一侧的海岸炮也被严密地隐蔽在其控制岛屿的洞穴里,海上的紧张关系一刻也没有放松。

白翎岛上韩军炮口指向对岸朝鲜。(李枏提供)

延坪岛:不停息的海战和摩擦

较之白翎岛,延坪岛是东北亚更为知名的岛屿。2015年夏天,我终于登上了这座岛屿。岛上显现出两种迥然不同的景象,一边是渔民祥和的生活,一边是高度警戒的军事部署。登上望乡展望台向北看去,对面是朝鲜一侧的大睡鸭岛,朝鲜的渔船在云天缥缈中时隐时现,好一派“晴岚山市语,烟水捕鱼图”!然而日落时分环岛漫步,海防封锁线上每隔一会儿就会出现韩国海兵队队员检查铁丝网。在居民街道上也尽是安全警示和延坪炮击现场的图片。

1999年和2002年,朝韩双方先后在延坪岛附近爆发了两次规模较大的海战,死伤数人。此后,朝韩双方在该片海域的摩擦更是频繁,对抗不断升级,俨然成为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冲突的敏感区域。2004年,双方再次在争议海区发生交火事件。朝鲜海军司令部2009年10月14日的新闻公告称,自2009年9月中旬到10月,韩国类似军事挑衅日均三至四次。2009年11月10日朝鲜军舰穿越韩方认定的“北方分界线”,韩国海军发现后,认定其为“入侵韩国海域”,韩国海军舰艇随即采取军事行动。2010年11月23日,延坪岛上发生炮击事件,导致岛上数十栋建筑起火或受损,两名韩国海军士兵死亡,韩国将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战事一触即发。此次延坪岛炮击事件成为当时震惊国际关系的大事。朝韩从相互口水战发展到军事警备,周边国家相继表明立场,东北亚国际关系在震荡中经历重组。今天,韩国政府在延坪岛炮击现场旁边建立起炮击事件纪念馆,以韩国的叙事方式讲述着“海上三八线”的前世今生。与“陆上三八线“相比,“海上三八线”更加扑朔迷离,充满危险。

北方分界线不是南北协议的界线

道路崎岖的延坪岛。(李枏提供)

朝鲜半岛西部海域(即黄海海域)的军事紧张源于朝鲜战争结束后对这片区域划界的模糊界定。战争期间,为了在停战谈判上获得有利地位,美国政府加紧对朝鲜和中国大陆进行海上封锁,而其中重要一项是在中朝海岸线设置海上封锁线。1952年4月,美国远东地区总司令克拉克为了封锁中朝海上贸易,在黄海海域设定了“克拉克线”,即对朝鲜的海上封锁线。此后,韩国一直将这条线作为其海上警戒区的界线,并且对分界线以南的海域进行有效管理,从而为此后“北方分界线”的提出奠定了“法理基础”。

尽管《停战协定》设定了缓冲性质的“国际水道”,规定在汉江口水面朝韩民用船只享有自由通行的权利,但由于“联合国军”实际占据五岛,所谓的“国际水道”根本无从谈起。根据《停战协定》,在协定发表后,对朝鲜整个海岸线的封锁就应该立刻停止。但随着美苏冷战格局的确立,这条只存在了11个月的“克拉克线”又成为了韩国对朝鲜进行军事遏制的“北方分界线”。根据1953年签订的《美韩共同防御条约》,韩国海军在此海域的防御力量得到美国的支持,于是经济封锁线与军事警戒线得以重合,韩国主张的“北方分界线”由此而生。虽然这条“北方分界线”在此后20年时间里一直相安无事,但是朝方对这条分界线一直不予承认,并一直在申明自己的主张,即这条“北方分界线”没有法律依据。朝鲜于1976年自行划定了一条“海上军事分界线”来维护自己在西海海域的领海权。这条分界线的划定是以黄海道与京畿道陆上分界线为基础,将其向西海海上延伸。朝鲜同时主张,除了“西海五岛”以及一条狭长水道属于韩方以外,其他以北的部分全都属于朝鲜,并且以12海里宽度作为自己的海域。

1999年6月15日,朝韩在各自主张的海上重叠区内发生了严重的流血冲突。自此以后,朝韩关于海上分界线的争议愈来愈大,而且伴随着军事冲突的不断升级,双方即使在关系缓和时期,关于海上界线划分的分歧也在加深,单方面主张层出不穷。2002年9月17日,朝鲜军方声明表示,“北方分界线”只是美韩单方面的规定,朝鲜从未承认。声明重申了《停战协定》第13章第二节内容:“从黄海道到京畿道沿岸所有附属岛屿都归朝鲜人民军控制,只有‘西海五岛’归联合国军控制。”2007年10月,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访问平壤,与金正日共同公布了《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的宣言》。

宣言中称,为预防在黄海海域发生的突发性冲突,南北双方将制定共同捕鱼海域,并由韩朝两军高层于2007年11月在平壤举行会谈,磋商将该水域指定为和平水域的方案。2007年10月11日,卢武铉在记者座谈会上说:“我们必须承认,这(指“北方分界线”)不是南北之间达成协议的界线。”这种表态让这片海域的紧张局势得以缓和。但该表态与韩国国防部的立场不同,遭到当时军方和在野党的反对。李明博出任韩国总统后,对朝鲜采取比较强硬的政策,“北方分界线”问题再起波澜。2012年10月18日,李明博在前往延坪岛访问时表示“我们的军队应该死守‘北方分界线’直至统一为止”。

李明博政府的强硬立场导致2007年韩朝首脑会谈的成果瞬间化为乌有。2012年12月21日,韩国国防部发行《2012国防白皮书》,指出自1953年8月30日划定以来,“北方分界线”是韩朝之间实质性的海上界线,该线以南水域属韩国所管。这是韩国军方首次在《国防白皮书》将“北方分界线”正式定性为“实质性的海上界线”。不论韩国提出的“北方分界线”还是朝鲜提出的“海上军事分界线”,其实都是单方面的主张而已。这种“线”或“水域”的主张在《停战协定》依然有效的情况下,很难得到双方的承认,而同时双方的主张也会为未来签署和平协定带来障碍。朝韩在此问题上的严重对立,使得双方几乎没有妥协的空间,从而导致该水域的军事危机不断反复,并持续升级。

1999年8月23日,联合国就“北方分界线”发表声明,认为这个分界线被公认为“事实上的海上边境”已存在很多年,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三八线’一直是一个有效防止朝韩军事紧张关系的机制,为了避免发生直接的军事性冲突,朝韩必须保持在‘北方分界线’上的克制,直到成立新的联合军事委员会制定新的协定。” 由此可见,“北方分界线”在国际上也一直被认为是悬而未决的问题。鉴于朝韩在这个问题上的高度对立,加之1953年的《停战协定》仍然有效,问题恐怕须等将来各方发布《终战宣言》及签订《和平协定》,以相关国家共同签订协议的方式才能得以最后解决。

2018年4月27日,朝韩首脑在板门店会见,半岛重启和平模式。在共同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中,朝韩誓言要将西海水域划为和平水域,防止意外军事冲突。然而因为涉及领海争端,无疑还是让人忧心忡忡。不过,虽然朝韩在海上的僵持状态仍将继续下去,但鉴于周边国家都希望有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加之朝韩各自国家战略的谋算,因此即使海面风急浪大,海下也依旧会有定海神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