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日本首相的诞生 菅义伟是如何走上前台的

撰写:
撰写:

到9月14日,永田町的首相官邸终于要迎来新的主人。

在日本执政党“自由民主党”的两院议员全体会议之后,现任官房长菅义伟在全部535票中取得377票,以多数优势取胜,成为自民党新任总裁。并将接替8月28日辞职的安倍晋三,于9月16日成为日本新任首相。这种平滑交替的进程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菅义伟是如何走上前台的?

日本新任首相的争夺曾是一场充满杂音的风波,安倍晋三宣布辞职后,几天的时间内,前干事长石破茂、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防相河野太郎、官房长菅义伟、新冠大臣西村康稔和外相茂木敏充等六人先后表示了出马意愿。但在自民党内部各派系、家族迅速凝聚共识之后,拥护菅义伟成为下任党总裁的意见就很快浮出水面。

从菅义伟、石破茂和岸田文雄三人的举止中,外界已可以看到日本下一任首脑

的确,菅义伟的上位似乎再次打破了日本政界被世家门阀掌握的历史,菅义伟只是农户出身,其学历可能也只是大学夜校程度,上一位有类似家世和学历的首相是田中角荣。当这位在自民党内部长期只以“造王者”身份著称的政客突然走上前台,一些观察家不免会惊呼于“菅义伟被低估了”。

但菅义伟的上位可能也不仅仅是他个人能力的体现,其身后各路首脑团结起来,将他推上前台的现状也不容忽视。因为各派首脑推举一个没有家族背景的干练官僚度过非常时期,在日本政治的历史上早有过不止一次先例。这也是日本各政治派系、政治家族规避非常时期的常见手段。

譬如在前首相宇野宗佑于1989年因丑闻迅速倒台之后,安倍、河本、竹下三派即公推海部俊树出马。在前首相小渊惠三脑溢血2000年失去行为能力期间,自民党内部五派系首脑“五人组”即在商议后紧急推出了森喜朗,让其为自民党撑过了一年的过渡时期,直到小泉纯一郎上台。

8月15日后,安倍的健康状况突然“急转直下”,点击看大图

+3
+2

同理,菅义伟的上位也是各大家族与派系妥协之后的结果。在8月29日,即安倍宣布下野的次日,菅义伟就联系了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要求出马,他这种积极配合的态度与自民党高层期待平稳过渡的意愿可谓一拍即合。

次日,代表麻生家族和自民党麻生派的麻生太郎就拿出态度,表示支持此人;麻生还对同一派系的河野太郎施加影响,要求其退选并转而支持菅氏,这一动向显示出自民党内的传统政治家族无意或干预当前大局,这种态度很快也影响到了自民党的其他家族。

自民党内七大派阀中,到9月1日时已有细田、麻生、竹下、二階、石原五派人马支持菅义伟。而五大派阀背后都有各自政治家族的利益关系,这种自民党高层彼此通气后得出的妥协也进一步确认了安倍之后的下任首相的实际地位。

此外,经济问题带来的实际考验也让东京的政治家族们不敢轻易拿政治资本和政治生命冒险。虽然变局之下需要强人或能人出面,但这一切要看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因此,东京的政治家族们更不敢轻易拿政治资本和生命冒险一搏。菅义伟这个甘愿扮演过渡角色的政客,就满足了他们的需要。

日本经济从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已经连续三个月负增长,已经进入技术性衰退阶段,到2020年7月后,日本民众的实际薪资也已连续下降5个月,同期日本所有家庭支出较上年同期下降7.6%,跌幅大于市场预期。加之国际市场流动也因疫情受限。面对着日本经济复苏乏力,内需难以拉动的现状,日本经济的转机已难以转化为动力。

有情报称,安倍在9月11日下班后与同僚共饮,其健康状态又呈现良好一面。图为2013年时安倍在申奥期间的活动。(Getty)

经济环境带来的直观冲击也由此塑造了日本此后可能的政治环境。在日本经济于2020年第二季陷入二战之后最严重的衰退之后,面对新冠疫情对企业的打击比最初预想的要更大,这使得东京经济界的诉求正变得简洁明快:下任首相至少不应让经济陷入更深的衰退。

当菅义伟已“誓言将继续执行安倍的政策”,这种表态恰恰也证明了另一种可能,即未来可能的菅义伟政府只是自民党领导层决定要渡过非常时期的选择,而菅义伟本人继续实施安倍政策的一面,也证明了安倍本人恐怕也只是暂避风头。外界虽然预感到了新首相的诞生,但他的身后可能仍有着安倍的色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