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度防长的沉默揭开中印拉达克对峙的新盲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18日,印度议会下院的季风季会议(monsoon session)仍在进行,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的发言也让外界发现了中印对峙风波的一系列盲点。

的确,辛格的讲话谈及了前不久发生对峙、冲突的加勒万河谷一线、班公湖南北两岸的具体情况,他也向外界宣示了印军的战斗意志。但他公布的信息和外界在媒体上所能发现的并无具体差异。新德里的军事观察家们不仅找不到希望了解的内容,他们还从中发现了新的疑惑。

图为中国“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天地图”展示的从中方哨所(即天文点)到印方控制据点中间的一片区域,此地也就是印方认定被中方取得,印方有十余年未能前往的达普桑平地区域。(天地图截图)

首先,印度的观察家们看到印军似乎有意在隐瞒一条战线的战况。

在9月17日,曾批评印度主流媒体在班公湖南岸“谎报军情”的著名记者辛格(Sushant Singh)即指出,该国防长在讲话中有意回避了中印拉达克对峙最北端的达普桑(Depsang)平地至斗拉特别里奥地(Daulat Beg Oldi,DBO)一线的情况。

由于印度国内盛传解放军在该区域似有推进,或已夺取了约“900(一说972)平方公里”的控制区,加之印军也有10至15年未能进入该区域,印度防长对此保持缄默是反常的。

印度《电线报》(the Wire)指出,近期印军被解放军逐出了天南河谷(Raki Nala)以东,什约克河谷支流(即Jiwan Nala)以北的五个据点,印军的巡逻线也由此被迫向西移动。(印度电线报截图)

同期资料显示,自2020年5月,即中印两军沿与什约克河平行的达布克-什约克-斗拉特别里奥地公路(Darbuk-Shayok-DBO Road,DSDBO)隔河对峙之后,解放军即已在DBO以西地域禁止印军前往“巡逻”,其前出区域已达天南河谷(Raki Nala),直逼DBO机场东南一线,距离印军敷设的特别公路也只有7公里的直线距离。

对此,中印两军曾在8月8日于DBO以东的中方天文点哨所附近展开会谈,印方曾要求解放军与印方“disengagement”(解除脱离),即建议中方退兵。但时至今日,双方仍无任何后续进展。

解放军已在DBO以东区域设置了战车、火炮等装备,且当地地势平坦,包括印军前北部司令部总司令贾斯瓦尔中将(B.S.Jaswal)在内的一些军界要人就认为,该地守备脆弱,容易被解放军夺取。

印军从努布拉河河谷的居民点萨索玛开始,沿喀喇昆仑山脉的山谷道路修筑了一条可以运行越野车辆的野战公路,但公路东段受季节影响。(谷歌地图截图)

这种局面也引发了第二个问题,即印军在边境的具体态势究竟是怎样的。这一点同样也需要观察家们自行发现。

的确,随着印方建设耗时20年的DSDBO公路在2019年通车,加之印军又在什约克河谷一线修建了至少两座大型军用便桥和37座活动便桥等设施,印军终于逐步摆脱了季节的束缚,连通了DBO机场、列城以及班公湖北岸羌臣摩河流域,并把大雪封山造成的交通封闭期从95天降低到了45天,但这一切终究只是开始。

由印军工程兵部队组成的“印度边境道路局”(BRO)深知,DSDBO公路一线只能确保和平时期的运输。为此,他们也在2020年夏季抢修了一条从印控萨索玛(Sasoma)定居点出发,沿喀喇昆仑山脉山间谷地小路,出莎瑟隘口(Saser La)直达什约克河岸公路桥的近道。

+2

但这条只能通行越野车辆的军用公路末端受季节因素影响,导致印方在拉达克东侧的部署仍然在解放军监控之下。这使得BRO正在紧急加固DSDBO一线的全部桥梁和涵洞,要求其最大负载应达到70吨。由于这一负载量超过了T-90坦克(战斗全重约46吨)及其坦克拖车的实际重量,加之《印度斯坦时报》也指出,BRO计划在10月15日前完成相关行动,考虑到中印1962年战争发生在当年10月20日,印方的这一安排就显出了明显的防御备战姿态。

目前,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已责成印军加大养护力度,要求从喜马偕尔邦的达尔查(Darcha)经帕杜姆(Padum)至拉达克的尼木(Nimu)的公路能确保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间不受大雪封山影响,但这条全长约400公里的公路的终点只到列城,这意味着印军的前沿运输仍然大受地理因素的影响。

有分析认为,印度陆军在拉达克一线正长期遭遇着三大挑战。

首先,印军的交通线容易被截断,一旦什约克河上的路桥被炸毁,印军的DBO等据点将孤立无援,印度空军亦未必会冒险前往一线;其次,印方在拉达克东部一线的据点缺少良好的防御性能,印军对阻滞解放军也缺少信心;再者,印军的坦克与装甲车辆并不适合在高原作战。这种现状使得很多接受印度媒体采访的军方人士都对拉达克东部一线的前景表示悲观,而这可能也是印度防长有意将其略过不谈的深层次原因。

当然,印军高层人士在德普桑到DBO一线的判断也有明显的印方思维:他们认为,解放军对此用兵并攻取相关地区,可能只是意在向印军施压,进而取得讨价还价的筹码。这一思路和印军在班公湖南岸的行动是一脉相承的:印方试图派遣精锐前往解放军守备薄弱地区采取行动。此后,印方就可以将其“战果”转化为谈判条件。这种以己度人的思维方式或许也是印方在中印对峙问题上的最大盲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