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ikTok到WeChat 特朗普的勒索将如何延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19日,旷日持久的TikTok交易案突然发生重大进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宣布,他“in concept”(原则上)同意了字节跳动公司与甲骨文(Oracle)公司之间的TikTok交易,后续只待中方首肯。

就在一日之前,美国商务部突然发布消息,宣布从20日起,中国字节跳动公司和腾讯公司的手机应用程序软件TikTok和Wechat不得在美国境内继续提供下载及更新。这种峰回路转的态势形成了激烈反差。

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及特朗普指出,交易后的新公司名为TikTok Global,由甲骨文和此后参股的零售业巨头沃尔玛一同控制。按新协议,字节跳动将保留算法等主要资产。新公司总部将设于得克萨斯州,此并将为“美国教育基金”捐出50亿美元。在特朗普表示,新交易将满足他的要求,美国政府亦将从交易收到一笔款项时。这种行为让外界马上联想到了勒索。

数月以来,有关TikTok命运的问题,已经成为从北京到华盛顿最热的议题之一,点击图片了解相关细节

+4
+3
+2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既要勒索中国企业,又要勒索美国企业的做法,也令人大开眼界。

勒索的艺术与交易的逻辑

必须承认,在TikTok交易落实前,中美之间仍存在瞠目相见之处。9月19日,美国商务部宣布从20日起,TikTok和Wechat不得在美国境内继续提供下载;同日,中国商务部也发表了言辞强烈的讲话,直指美国动用国家力量,对两家中国企业进行围猎和打压,此举“损害了国际投资者对美国投资环境的信心,破坏了正常的国际经贸秩序”。中方还公布并实行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

这种针锋相对的势头让观察家们倍感刺激,它让人们回想起了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战期间的互不相让,以及华盛顿方面的对华极限施压和近乎勒索的谈判条件。

事实上,以特朗普为首的华盛顿一侧的行为逻辑可能正是基于勒索而来。譬如其贸易战就是要勒索各国企业。美方此举是在征收“边境调节税”,即对全部输美商品加征20%关税不成后才开始向他国索要关税,借此平抑美国国内赤字。

同理,特朗普当局对字节跳动及TikTok的态度也是相对单纯的。沉浮商海多年的特朗普及其幕僚们以其手腕应对各国商人终究是游刃有余。美方名义上拿出了极限施压、赶尽杀绝、全面封杀的大棒,实际上只是希望“微软或其他公司能够收购它,并达成一笔合适的交易,从而让美国国库得到很多钱”。这一目标意味着致命的大棒会无限接近字节跳动和TikTok身上,希图趁乱大发利市的特朗普集团更会把握分寸。

当然,特朗普最终还是难以如愿,律师告诉他,美国当局此前暂无合法手段从企业交易中收取利润。这使得他固然有借机各个击破,从中得利的机会。但现实与想象的差距还是令其有些光火。幸而,到9月19日,他也终于找到了“教育基金”这一方式,进而得以合法地将一笔款项收入囊中。

这种局面也让特朗普有了另一个敛财的方向:除去中国企业外,他还有美国企业为其输送利益。更不用说当下的局面恐怕也急需相关企业前往报效。

据《纽约时报》9月7日披露,从2019年初至2020年7月,特朗普团队募款总额为11亿美元,但花费超过8亿美元。到9月中旬,特朗普次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一家、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及特朗普个人账号都在社交网络、个人网站等地积极筹款,民主党人士因此嘲笑其陷入“钱荒”。

当然,特朗普方面至少仍握有3亿美元的资金,但在大选将近之际,资本无疑是多多益善的。在急需用钱之际,急需达成交易而非导致交易流产之际,特朗普当局就会为设法留出有助于利益输送的空间。

禁令背后的操作空间

事实上,在大选前夕,特朗普当局为自身利益,在此前的美国“禁令”上留下运作空间,进而“勒索”中国或美国相关企业可能也已在情理之中。

分析人士大多能发现,相对8月6日,特朗普当局签署行政命令时,美方在TikTok问题上的态度已经从此前的斩尽杀绝变成了留有余地。即便中方已明确“不出售算法”,但美方仍要确保基本的有利可图。

分析认为,字节跳动公司能交出TikTok,并让其转入与特朗普阵营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企业或组织,如甲骨文(Oracle)公司,这对于大选前夕资金不足的特朗普阵营来说可算是一大帮助。如若甲骨文公司与之的交易出现变故,考虑到TikTok本身的用户群体,美方还在招徕包括零售巨头沃尔玛在内的大企业参与其中。而甲骨文、沃尔玛两家最终介入此案的结局,也没有超出外界的预料。

当然,除去字节跳动和TikTok之外,被美国“封锁”、“断供”的华为公司的禁令背后也呈现了有利可图的利益点。

华为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是目前台积电的第二大用户。而今,美方的禁令已使双方被迫“脱钩”。但美国企业也随后开始填补空白。(路透社)

在9月15日,即美国对华为的断供禁令落实后,外界就发现了反常之处。尽管台积电、高通、三星及SK海力士、美光等厂商都因故停止了对华为供货。美国超微半导体(AMD)公司即指出,该公司已获得向其美国“实体清单”中“某些公司”销售其产品的许可证,外界迅速就此认定,AMD或已从白宫处取得向华为供货的机会。

考虑到此前美国英特尔公司也已取得许可证,可以向华为出售芯片,至此,外界似乎也可以从这种禁令下的网开一面中看到某些显而易见的利益输送乃至交易关系。

的确,在选前阶段,特朗普需要赢得尽可能多的支持,而不是将某一方彻底排除在外。但对他来说,如果支持者还能提供源源不断的金钱,那将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从特朗普及其阵营的素行看去,这种勒索想必还将继续,并将坚持到大选前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