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之死成特朗普连任救命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7岁的美国大法官、民主党人眼中的“自由派斗士”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胰腺癌离世,使得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有机会第三次提名保守派人选担任大法官,进而导致美国最高法院继续右倾。但是,和关注未来几十年最高法院意识形态倾向的共和党人相比,特朗普更关心此次提名短期内对他连任选情的正面影响。

↓金斯伯格9月18日逝世,想了解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传奇一生,请点击放大观看︰

从竞选角度考虑,一方面,双方阵营都可以借此加大募款力度。比如,截止9月20日中午,自由派通过筹款平台ActBlue募款1亿美元。特朗普阵营也开始售卖“填补大法官席位”的T恤衫。另一方面,大法官人选成为新冠肺疫情之后又一影响大选投票的因素,几乎可以和美国经济及医疗的重要性相提并论。

在党代会后经过一番“社会法治和秩序”的政治公关后,特朗普选情并没有明显起色。此次大法官之死则为特朗普撼动选情带来一线生机。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民调数据,2/3的注册选民认为,大法官提名对他们的投票意向“非常重要”,重要性超过新冠肺炎疫情。而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16年公布的出口民调,特朗普的多数支持者认为大法官提名是决定他们投票意向的最重要因素。

所以,在自己选情乏力、民调落后的情况下,特朗普必然会通过提名女性保守派大法官来为自己助选,巩固基本盘的同时,力求扩大自己的票源。尤其是那些反对堕胎权、支持拥强权的核心保守选民,最容易受到特朗普的鼓动。这样的话,特朗普打出这张大法官提名的政治牌,大概会有以下几种情形。

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参议院必然会利用多数席位的优势,加快通过提名,促使新的保守派大法官上任。如果此次是争议性的选举,双方任何一方发起诉讼,最高法院有可能会做出有利于特朗普的裁决。

但是,这也有一大弊端,即刺激更多自由派选民参与投票。一些保守派基础选民在保守大法官就位的情况下,反而可能放弃投票,从而影响特朗普的得票率。

2020年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地区机场参加竞选集会。(AP)

这也就要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是否擅长利用大法官提名争议,进一步扩大自己的选民阵营。根据9月20日公布的路透/益普索(Reuters/Ipsos)民调,多数美国人反对特朗普和参议院共和党人强推大法官人选的做法。62%的美国成年人,包括半数共和党人,支持大选结束后由新总统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

当然,特朗普在提名新人选后,必然会放大民主党的阻挠,继续否定和抹黑民主党,为自己助选。

特朗普还有一种做法,就是延续2016年竞选策略,承诺会在当选后提名保守派大法官,这样可以让基本盘保持不变,并刺激更多保守选民投票。但是,共和党领导层肯定“等不及”。从当前的民调来看,参议院选举中36个席位改选,共和党很有可能会失去参议院的控制权。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希望在共和党控制白宫和参议院的条件下再次填补一位保守派大法官。

对于麦康奈尔等共和党人而言,如果特朗普胜选,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共和党想推保守派大法官就难了;如果特朗普胜选,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民主党只能接受特朗普提名的人选;如果特朗普输了,那就要看谁控制了参议院。如果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民主党人推自由派大法官也非易事。

当然,这几种情形并非特朗普本人选前所考量的。特朗普所关心的就是通过大法官提名人选增加自己胜选连任的几率,尤其是巩固和扩大福音派基督徒选票和关注堕胎、枪支等议题的底层白人选民的支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