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将长期存在 中国要做好两手准备

撰寫:
撰寫:

中印边境局势仍处在不稳定状态,图为2020年9月15日,印度军队向中印边境运送大量弹药、物资。(Reuters)

关于中印边境局势,近来有两种看似矛盾的消息不断传出。

一种消息来自中印两国政府高层,都表示将“致力于和平解决目前的局势”。一种消息来自边境前线,今年5月以来已经发生多起对峙或冲突事件,中印双方似乎都在加强边境对峙地区的军力部署,为可能的檫枪走火做好准备。

一方面高层宣示“和平”,一方面边境前线摩擦不断。矛盾信息的背后凸显的是,如今中印关系的复杂与双方边境局势的风险。

中印边境纷争摩擦不断

从今年5月份中印边境出现对峙事件开始,局势一度趋于紧张,其中6月15日爆发的冲突更是造成两国自1975年以来首次人员伤亡。后来随着中印进行五次军长级谈判后,达成了多项和平共识,边境局势才得以趋于缓和。

原本人们以为此次中印边境对峙已经接近落幕,但8月底中印边境地区又传出新消息。8月31日印度国防部突然释出了一份中印两军最新对峙的通报,称已挫败了解放军的一次“突然袭击”。而当晚中国解放军西部战区发表声明,称“印军破坏前期双方多层级会谈会晤达成的共识,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在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过去两个半月后,中印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与6月中旬的加勒万河谷对峙不同,此次对峙事件没有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除了9月7日的鸣枪事件之外,双方的举动总体还算比较克制,应该是汲取了此前冲突的教训。在6月15日加勒万河谷激烈的肢体冲突中,中印双方都有人员伤亡,说明了此次对峙事件的严重、复杂及其不可松懈的风险。

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发生后,中印军方举行了五次会谈,令加勒万河谷地区的对峙基本得到冷却。但班公湖地区的对峙仍处在持续角力中,两国这周也在为此进行第六轮军长级对谈。

或因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其多党制体制下反对派对其领导者的批评和不满更容易夸大问题,再加上政府对转移民众对严峻疫情和经济形势的需要,印度方面一直表现出强硬的姿态。甚至,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后,不惜违背中印在1996年签署的《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允许印军在特殊情况下开枪。

2020年9月15日,印军和解放军在班公湖南岸对峙一线景象曝光。(微博@南海的浪涛)

不过,强硬并非印方态度的全貌。以外交体系和领导人层级为代表,中印两国持续保持着理性接触,中印边境此轮对峙仍可能像2017年的洞朗对峙一样和平落幕。

9月10日中国外长王毅和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在莫斯科举行了会晤,双方“坦诚和建设性地讨论了中印边境形势及中印关系”,达成五点共识,也即“维护两国领导人确定的中印关系大局”,“恪守现有边境事务协议和规定”,“避免采取任何可能使事态升级的行动”,“两国边防部队应该继续对话,尽快脱离接触”,“继续开展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加快完成新的建立互信措施”。

9月15日印度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在议会表示,要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翌日,9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再次表达了维护中印边境和平稳定的态度。在此背景下,中印双方在9月21日开启了第六轮军长级会谈。

不难看出,中印高层都有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当前边境纷争的主观意愿。

不确定性风险仍然存在 中国需做两手准备

在中印都表达追求和平的同时,另一种情况同样值得关注。据英国路透社9月15日报道,从骡子到大型运输机,印军启动了整个后勤网络,已经向“拉达克地区”(Ladakh)运送了超过15万吨的物资,其中包括大量弹药、装备、燃料、冬季物资和食品。面对青藏高原冬季的严寒,显然印军在做更充分的长期对峙准备。

此轮中印边境摩擦发生4个多月来,印度不断向边境对峙地区增兵,据印度媒体报道,现在部署在“拉达克地区”的印军已经有20万。另外,印度在中印边境前线的空军基地部署了苏-30MKI、米格-29、幻影-2000战斗机,并加紧部署先进的“阵风”战机,以应对中国可能的军事威胁。面对印度的军事行动,中方也采取了对应的措施,向边境地区增兵数万,并且将轰-6轰炸机部署在“拉达克地区”附近。

冷静地讲,类似过去数月所出现的摩擦与冲突或许会不可避免地间隙性出现,但战争则一定是一个由高层定夺的决定。纵使在中美博弈正日趋严峻的当下,美国希望看到印度更主动地与中国发生冲突;纵使印度国内疫情、经济皆困难重重,以至于新德里方面会时而默许危机在可控范围内爆发,舒缓国内政治压力——但在目前局势下,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都不可能令自己陷入一场与对方的战争。

即便如此,中国在坚持不打第一枪的同时,也需要加强自身对边境的军事控制能力。毕竟,以战止战历来是维护国家利益的理性选择。只要让新德里深切感受到中国军力的压力,才能令新德里做出更理性的政治决定。

基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对南亚维持绝对掌控力是印度必然的战略目标。从蚕食藏南地区、吞并锡金,对周边国家的政治干涉,都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近几年来,印度经济崛起,2019年GDP总量首次超过英国,都为其地缘崛起提供了更多动能。而中印边境线绵长,东段、中段、西段未解决主权争议的地域辽阔、地势复杂,纷争必然会长期存在,间歇性爆发。

与此同时,1962年与中国的交战为印度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国民对中国怀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然而中国也是印度最大的邻国,印度发展也需要中国的支持、合作与投资。两国又皆需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在国际社会为发展中国家维系应有的权益。

是以,面对中印边境纷争,中国应该做好防范短期战争风险与管控两国长期矛盾的两手准备。短期将战争风险降到最低,长期有效管控矛盾,且同时保持克制和理性,维持中印关系稳定发展的大局。印度不是中国的敌人,中国也不能让印度成为自己的敌人。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