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俄州 “谁赢谁得天下”的魔咒能打破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摇摆州是美国大选中的“特殊存在”,也是决定美国总统的关键之州。而俄亥俄州是关键中的关键,过去60年里,在俄州最终胜出的总统候选人无一不成功问鼎白宫。“得俄州者得天下”几乎成为美国大选中的“魔咒”。奥巴马(Barack Obama)连任两届总统都是将俄州收入囊中。同样,没有一个共和党总统是在没有赢得俄州而入主白宫的,连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自己都称“除非你赢下俄州,那么你就不能赢。”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获得了2,841,005票,超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2,394,164票,成功将18张选举人票夺下。

走向没落的钢铁之州

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9月29日的首场总统辩论就在俄州。在辩论前,福克斯新闻网9月24日发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在关键州内华达州、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

而特朗普9月21日刚刚前往俄州举行了两场竞选集会,首站是莱特兄弟飞机制造公司,发表“为美国工人而战”的演讲,之后在托莱多机场举行“伟大的美国人民回来了” (Great American Comeback)的竞选集会。

稍早前的8月6日,特朗普也曾到访俄州,参观了惠而浦在该州的工厂,发表了关于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演讲。

从演讲的选址到演讲内容,特朗普都有着政治考量。

地处美国中东部的俄州矿产资源丰富,19世纪到20世纪初成为美国钢铁制造中心,该州的第二大城市克利夫兰一度位居全美第三大钢铁城市。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深,俄州等传统重工业中心逐渐衰退,比如在繁荣时期,克利夫兰人口一度接近100万,为全美第7大城市,现在该市人口不到40万,全美前50大城市之中已没有其身影。该州的人均收入也从高于全美平均水平变成低于全美平均水平,2018年,俄州的人均收入为48,242美元,美国全国的人均收入则为63,690美元。

俄州走向没落,与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被称之为 “铁锈地带”。谁能让生产线重返、让失业的工人重新就业,就决定了谁能拿下俄州。2016年大选期间,打着“美国优先”旗号、要将制造业产业链搬回美国的特朗普无疑是迎合了俄州选民的诉求。

从俄州的人口结构来看,超过80%的人口为白人,黑人只占12%左右。与民主党关注少数族裔不同,特朗普所推崇的“白人至上”、维护“白人蓝领”利益为之赢得了很多的支持,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以8.1%的较大优势超过希拉里即是例证。

共和党的优势在被侵蚀

如今,美国又来到了大选季,特朗普需要稳住这一关键之州。有媒体不完全统计,自上台后,他已经到访俄州不下10次,连任的首场竞选集会也是选择了俄州的托莱多。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宣布在俄州购买1,840万美元的秋季电视广告,这是除另外一个关键摇摆州——佛州之外最大的广告投入。

特朗普对该州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是要保住4年前的农村地区和小城镇的优势。在大选前,特朗普与拜登在该州的民调不相上下甚至拜登的民调超过特朗普,已经为特朗普敲响了警钟。

俄亥州的风向是否已经转变?民主党能再次把握这个机会吗?这些都是疑问。图为2016年11月大选期间俄州民众参加投票。(Reuters)

2018年俄州地方选举和中期选举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征兆。当年8月的初选中,一直由共和党操盘的俄州第十二选区(被视为中期选“风向标”)出现了势头颇猛的民主党人奥康纳(Danny O’Connor),共和党候选人巴尔德森(Troy Balderson)仅以4个百分点险胜。《纽约时报》提及,2016年大选的出口民调显示,有56%受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2018年,俄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赢得参议员席位,有59%受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支持他。

俄州的软肋

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影响到了俄州,相比于高峰时期佛州等每日确诊人数超过15,000,俄州的情况则相对好一些,最高时也没有超过每日2,000人的确诊量,但该州的就业情况也不乐观,在4月的低点期间,有超过89.2万个就业岗位流失。有超过77万俄州人申请失业救济。目前,该州的失业率仍高达9.7%,高于全美的平均失业率(8.4%)。

疫情可以说是给俄州的“雪上加霜”。根据cleveland网站报道,在2017年、2018年俄州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出现了上涨,但在2019年出现了下跌,2020年下跌尤为严重。同样,在贸易、交通和城市设施、专业和商业服务等领域基本也呈现了这样的状态。大选年,失业人口的大量增加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来说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进入2020年以后,俄州的就业人数急剧下降。(多维新闻制作)

让俄州制造业回归更多地是一个政治口号,现实中,2019年,先是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州的汽车工厂,后是美国最大的私营煤矿企业默里能源申请破产都预示了俄州的衰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不论是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上台都无法阻拦这样的局面。

四年前,特朗普上台给了俄州希望,时至今日,很多选民仍坚信特朗普能让这个州再现奇迹。历史在前进,过去的辉煌只能成为俄州的回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两次赢得俄州,之后,俄州选择了特朗普,但这一次呢?选择他们支持的人上台真正能解决俄州的问题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俄州人恐怕心知肚明。老问题还在那里,只见新人笑。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