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在的两极分化:基础脆弱的教育强国

撰写:
撰写: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美国教育的声誉虽然举世闻名,但是美国人亦以“美式愚蠢”著称。仔细观察美国的教育,会发现一幅复杂的图景:美国是基础脆弱的教育强国。

首先,从教育程度的方面来看,美国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各州的教育水平差异很大,显示出明显的地区分化。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25岁以上人口中,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者占32%,与此同时,全国50所最顶尖大学(《时代》杂志2020榜单)也更多聚集于东西海岸。

一般来说,东北和西海岸各州是教育最好的州,而南部和中西部各州的教育水平往往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2%左右)。

2020年6月15日,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一名毕业生在千禧公园的云门雕塑前合影。(Getty)

可以说东北地区是全国的知识强国:大部分名校都在那里。在这个地区,通常有三分之一或更多的人口至少拥有学士学位,许多州的比例更接近或超过40%。

在榜单的另一个底端,则是位于“深南 ”(deep south)的州;西维珍尼亚、密西西比州最低,分别为20%和22%。

美国教育的历史与经济根源

熟悉美国历史的人都会知道东北地区为什么能集中那么多大学:它是现代美国的发源地。“新英格兰”(New England)的历史更悠久,自然有更多的时间来培养著名的学校。

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学之一的哈佛大学,位于马麻萨诸塞州的剑桥市(Cambridge, Massachusetts),也是新英格兰地区的古老居住地。(Getty)

然而1776年从英国宣布独立的美国最初13个州,一直延伸到南方的乔治亚州和南、北卡罗来纳州;三州共仅有两所顶尖大学,大学教育率远远低于北方邻居。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还得看看经济史:南北战争和奴隶制被废除后,依赖棉花种植园的南方各州经济发展迅速陷入瓶颈,而工业化的北方则继续发展。伴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教育率也随之提高,并鼓励了高等教育机构的发展。

Slavery map gif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顶尖大学的位置并不局限于新英格兰,而是延伸到整个大湖地区的“工业腹地”。

经济差异也是其他地区教育相对成功的原因:像西海岸这样经济体较强的高度城市化地区,往往会吸引全国各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同样,拥有石油和农业产业的得克萨斯州,或拥有蓬勃发展的生物化学和科技产业的科罗拉多州,也能吸引许多毕业生。

除了这些历史和经济因素,法律上的差异也很重要。作为联邦的成员,美国各州可以自由地通过自己的法律来处理教育问题。因此,每个州都会制定自己的课程和教育预算,这些决定会对各州的学生产生重要影响。

以阿拉巴马州为例:该州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初中和高中所引进的生物课本中,必须加上一张贴纸,说明进化论是一种“有争议的”理论,“不是事实”(这与阿拉巴马州是美国宗教最虔诚的州之一有关。)相反,在纽约的学生,享有全美最高的平均每学生支出,可能对生物和科学的授课有非常不同的尝试。

世界的超级大国究竟有多“聪慧”?

在全球范围内,美国在高等教育程度方面表现相当出色。如果比较2016年世界各国“25岁及以上人口至少拥有学士学位的人口比例”,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仅屈居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之后,超过世界所有其他大国。

西维珍尼亚州的20%比例即使是美国最低的,但和其他国家相比,也介于葡萄牙和西班牙之间,低于德国(26%),但高于法国(17%)。麻萨诸塞州的44%,是世界上受教育人口集中度最高的地区之一,远超任何国家。

如果从总体的高等教育程度来看(包括大专),虽然不如一些欧洲和亚洲国家(香港就略胜一筹),但是美国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然而,高等教育的成绩通常与经济成就密切相关,而美国在这一点上是无可比拟的超级大国。在中小学阶段,美国的教育制度更多取决于具体的教育政策,而美国在这个方面的表现则要弱得多。

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学生的成绩仍然落后于许多其他发达国家。根据三年一度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2015年,美国的数学成绩在71个国家中排名第38位,科学成绩排名第24位。在2018年的最新评估中,美国的数学成绩仍然低于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

美国的“反智主义”

然而,初中数学成绩薄弱并不足以解释“美式愚蠢”、美国为什么有着在发达国家中最愚昧的基层百姓。要解释这个刻板印象是从那里出来,我们得看看美国社会的另一种趋势:反智主义。

在他的《幻想世界:美国何以变得疯狂,500年的历史》(Fantasyland: How America Went Haywire: A 500-Year History),美国作家安徒生(Kurt Andersen)分析美国反智主义的历史根源,并得出结论:美国人对真理的漠视源于他们对个人信仰的神圣化。

+3
+2

追溯到美国的起源,安徒生指出,最初美国的建立便是奠定在信仰自由这一原则上受迫害的基督教少数派由英国逃到这里,以自由地追求其信仰。开国国父们的一个核心目标就是保证这种信仰自由。

随着美国在19世纪“西进运动”期间的发展,安徒生表明,“一夜暴富”的承诺加剧了美国人对个人信仰的执念:即使大多数拓荒者实际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美国人也相信自己能够克服一切困难。今天,这个神话以“白手起家”(self-made man)的形式持续存在。

最近,在特朗普的美国,即使疫情期间数十万人生命凋零,政治信仰也常常优先于专业知识。特朗普对“假新闻”情有独钟 ,促使不少评论者担心反智主义在美国再次抬头。美国总统成为“反智主义”的倡导者,这能提醒世界其他国家,美国这片国度既有象征人类文明巅峰的创造力,亦有大量国家走向衰败的隐患。

美国大选知多少: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