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得救:特朗普定再横扫“圣经带”票仓

撰写:
撰写: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美国南部各州份集中大量虔诚信徒。美国政治媒体为这些州份所在区域,给了“圣经带”(Bible Belt)的名字。鉴于这类信徒选民立场偏保守,重视传统家庭架构与性别等价值观。所以,这里是立场泛保守的共和党“铁票仓”。

2016年,特朗普在这里可谓大获全胜。当地教徒选民的选票,为他带来至少140张选举人票,帮助他最终成功入主白宫。

这四年来,总统特朗普与副总统彭斯对一些具争议社会议题,多次展露出相对保守的风格,包括其反堕胎立场、抗拒性小众平权等,这些足以饱飨虔诚选民的期望吗?加上强硬的南部边境移民政策,还有处理疫情的手法,将如何影响到教徒选民的投票意向?

所谓“圣经带”,是指基督教徒比例相对较高的州份。这些州份集中在美国南部,包含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乔治亚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卡罗莱纳州、奥克拉荷马州、南卡罗莱纳州、田纳西州、得州、维珍尼亚州和西维珍尼亚州。

观乎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除了维珍尼亚州的13张选举人票之外,上述提过的其余所有州份全是“红色州份”,由特朗普独揽其148张选举人票,占他赖以胜出的总选举人票数(306票)接近一半。

因此,“圣经带”虔诚选民绝对是特朗普必须重视的群体。

福音派与传统新教的分别?

人口比例占重最多的福音派教徒,恪守新教传统教义,虽然比起基本教义派,与现实社区及主流社会有更紧密的接触融合,但相对来说,还是被部分自由派认定为坚定的宗教保守力量,于堕胎和性小众权利的议题,基本上坚持寸步不让。

至于一些主要传统新教教会,包括联合循道会、路德会、长老会、美国圣公会、联合基督教会等,神学思想比较开放。比起福音教派,它们在女权、堕胎权及性小众权利上,容许更多讨论空间。

在一般认知中,奉循传统家庭结构和性别观念是这类宗教导向选民重视的价值观,与之相关的社会议题自然亦是这类教徒选民重视的焦点所在,譬如有关禁止或限制堕胎、扩大跨性别人士和同性恋者的平等权利范围等。

“圣经带”州份集中在美国南部,政治立场偏传统保守。(Getty Images)

堕胎争议:特朗普与拜登之别

在堕胎权方面,美国联邦法院早在1973年于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后判定宪法对于隐私权的保护范围,包含妇女堕胎权。惟判决后各州细明的法律条文及其限制不一,因此至今依然有反堕胎人士推动及游说州政府立法禁止或至少限制堕胎。

特朗普在华盛顿向一批反堕胎人士演讲。图中一人举着“史上最拥护生命权(Pro-Life)的总统”。(Getty Images)

早在2016年竞选之时,特朗普承诺会挑选提名主张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决的联邦法官。目前为止,特朗普先后提名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令最高法院内整体意志平衡更倾保守。部分“圣经带”州份,例如阿拉巴马州,正在推动“近乎完全禁止堕胎”的地方法案,增添联邦法院在未来进一步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决的可能性。

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承诺当选后会推动立法保障女性自由选择堕胎与否的权利,这即意味着,假设日后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女性堕胎权会依据联邦法律而依然存在。

性小众平权六月报捷

另一项宗教导向选民注重的社会议题,是有关同性恋者及跨性别人士的平等权利进程之讨论。

今年6月份,美国最高法院在两名保守派大法官所谓“倒戈”之下,以六比三裁定《民权法案》中有关雇主以性别歧视员工的定义,适用于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间接促进了“LGBT+”社群的平权。而所谓“倒戈”的保守派大法官,包括特朗普首位提名的大法官戈萨奇,令不少保守派团体十分不满。

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合照。左上角的是戈萨奇。(AP)

最高法院大法官在确认任命后,不需再服从提名自己的总统所属政党或国会的意志来审判,戈萨奇的决定自然有其具说服力的法学见解。但从主观情感角度来看,戈萨奇是次所谓“倒戈”,有否从心理上影响宗教导向选民对特朗普的观感呢?这无疑是这群选民投票意向的可能变量因素。

“圣经带”与南部边境风云

观乎“圣经带”的所在位置,占据了美国南部的大半部分。因此,特朗普强硬的南部边境移民政策,影响至深的正好是“圣经带”选民。特朗普在过去四年不断修筑加长美墨边境围墙,又企图废除奥巴马时代推行、俗称“追梦者计划”的暂缓遣返非法入境儿童政策。最高法院在今年6月裁定,行政部门企图废除该政策并不合法,特朗普事后在Twitter批评裁决,并呼吁选民在11月让他连任,未来才有机会委任更多保守派大法官。

性小众平权支持者高举彩虹旗,这批人相信不是特朗普意欲拉拢的选民群体了。(Getty Images)

强硬南部边境移民政策一方面服膺保守派选民反对非法移民的意愿,但另一方面亦有意见指出,特朗普祭出的强硬措施,拆散不少移民家庭,在重视家庭价值的“圣经带”宗教导向选民眼中看来也不是滋味,徒减其对特朗普的好感。

在家抗疫无得去教堂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少不免是今年总统大选的最重要影响因子。无论是哪个光谱的美国选民,必然会就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的手法和态度,作出某程度影响投票取态的考量。特朗普这半年来多番强调“封锁国家”的危险性,呼吁各州政府解除限行、限聚令,要求重启经济。

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兴建围墙,有人欢喜有人反对。惟这种强硬边境措施,对箍紧宗教导向选民的选票,产生出怎样的作用?(Getty Images)

特朗普抨击州政府过严抗疫措施的态度,对一些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别有一番意义:无论去教堂、做团契礼拜,难免与人接触,变相加剧病毒在社区传播的风险。但若长期因防疫措施而没法履行宗教义务,某程度上可能就是违背了信仰意志。

举例说,较为重视宗教信仰,多于抗疫成效的,自然认可特朗普主张放宽限聚措施的抗疫立场。

特朗普极力提倡不要因疫情而影响社会经济基本运作,宗教导向选民听在耳内,多数是背书赞同,还是讶异反感呢?在染疫风险和宗教信仰两难下,信徒如何抉择,与其对特朗普抗疫工作的认可程度,以至最终在选举之投票意向,显然是一脉相承。

美国大选知多少: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