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欧洲第二波疫情官民皆有责 6大原因让病毒如火燎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欧洲多国与新型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缠斗看来远未能结束,南部及东部国家8月的病例增加情况比2020年初严重。比利时、意大利及英国疫情再度反弹,法国、荷兰及西班牙等看来已在对抗第二波疫情。以下为欧洲出现第二波疫情的原因:

9月13日,英国伦敦的民众坐在一个公园的草地上享受秋季阳光。(AP)

1. 放宽禁令及措施

美国《时代》周刊9月15日的报道探讨为何欧洲中部在第一波疫情时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大爆发,现时却病例大增。报道引述专家指,这可能与旅客增加及放宽限制措施有关。而区内病例上升最明显的国家是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及斯洛文尼亚,它们的单日新增个案数字亦令人忧虑。

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及立陶宛5月成立欧洲区内首个“旅游气泡”(travel bubble),互相开放边境。匈牙利与斯洛文尼亚5月下旬推出类似措施,意大利及德国也对欧盟国家及申根区民众开放,令旅游人数增加。惟爱沙尼亚病例增加,拉脱维亚9月11日要求爱沙尼亚民众入境后隔离14天。

法国新冠肺炎疫情:图为9月12日,一名男子在马赛的屋顶酒吧与几个朋友一起喝酒。(AP)

2. 外游返国“带毒”入境

欧洲旅客在区内活动后,将病毒带回本国、令疫情反弹。彭博社8月26日称,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称当时德国差不多40%病人是在海外感染病毒。意大利约有三分之一新症由海外传入。

德国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9月21日表示,法国、奥地利及荷兰等地的病例新增情况令人担忧,德国迟早会再从这些国家输入病例。

3. 各国措施不协调

欧洲多国人口自由流动情况明显,惟各国政府没有在一些“大原则”之上做到一致,令控制疫情效果大为减弱。以比利时为例,它的“口罩令”是欧洲区内数一数二的严格,但民众过境到位于荷兰边界的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购物时,可将口罩除下。

德国汉诺威兽医大学(University of Veterinary Medicine in Hanover)的病毒学家奥斯特豪斯(Ab Osterhaus)称,欧洲有必要订立一套中央的防疫措施,问题是谁会去做这件事。欧盟在协调卫生措施方面的权力很小。

4. 政府过早“松绑”

美国权威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9月1日发文称,欧洲目前病例增加的情况不太能与4月时的高峰相比,因为各国每日进行的病毒检测数量大增;报道引述奥斯特豪斯指,但病例增加的情况显示,欧洲过早以及过度放宽限制措施。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欧洲公共卫生教授麦基(Martin McKee)亦称,欧洲整体上太快重启经济。

5. 抵不住的“抗疫疲劳”

欧洲多国政府在2020年初曾实施多种封锁措施及防疫限制,包括商店及娱乐场所关门,民众甚至如非必要不得离家。很多人在一段时间下来出现“抗疫疲劳”(Pandemic fatigue)的情况,趁限制措施放宽时旅游以及举行聚会。

众多年轻人到法国及西班牙沿海地区的海滩酒吧玩乐,又无视社交距离,当地其后爆发疫情。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9月18日引述法国卫生和医学研究所(Inserm)流行病学家科斯塔廖拉(Dominique Costagliola)指,国内很多新症来自旅游热点蔚蓝海岸(French Riviera)。

6. 年轻人不配合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公共卫生专家斯皮泰里(Gianfranco Spiteri)指,很多国家的疫情反弹,是年轻人开派对,以及基本上人们已在用一种正常的方式过自己的生活。

部分年轻人亦怀疑戴口罩的必要以及新冠疫苗的效用。社交网出现很多反口罩以及反封锁措施的活动,英国《卫报》9月19日报道,有5个反口罩的Facebook专页由8月初只得4.7万个赞好,增至6万个。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疫苗信心计划主任拉森(Heidi Larson)称,民众对政府的信心低,会对疫苗怀疑论构成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