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不坐飞机、不想明天:全球暖化使我们患上“生态焦虑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极端天气事件频发,山火、洪水等气象灾害接二连三——这些被全球媒体报道的重大气候事件是全球变暖之下人们遭受的最显著影响,不过,愈发普遍的“生态焦虑症”却揭开了气候变化创伤中更为隐秘的一面。而愧疚感、焦虑感和绝望感,这些精神症结很可能只是人们正在以及将要遭受的创伤的冰山一角。

“生态焦虑”为何?

在高中生Sophie Kaplan的眼中,全球暖化是直接关于她未来存亡的问题。她自己常读到关于人们如何处于灾难性气候变化临界点的文章,每天都会思考气候变化的问题。她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说:“当世界正被烧毁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应该待在学校里。”

Sophie的这句话亦是2018年开始在各国展开的“为气候罢课”(The school strike for climate)环保行动的宣言,但这一句容易被简单视作“罢课借口”的口号背后存在着真实的诉求和情绪。在学校里,老师们会在有山火发生时听到学生们聊起恐慌发作的事情,临床心理医生会遇见年纪轻轻的患者因为担心未来无法组建家庭而落泪。

2018年8月以来,世界各地的学生发起每周五的罢课行动来抗议对全球暖化的政治不作为。图为英国伦敦的学生在2019年3月的示威活动。(Getty)

而这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天真想法”。在学校以外,心理咨询师在近几年遇到越来愈多患者因气候变化而产生压力、焦虑和抑郁等问题。2017年,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首次对“生态焦虑”一词做出了明确定义,将其形容为“一种对于环境毁灭的长期性恐惧”。

29岁的信息技术顾问Leyla Kaya表示,她常常对各国政府以及周围的人的不作为感到忧虑,虽然她自己本人尽最大努力在日常生活中实践环保,比如吃素、尽量避免搭乘飞机,甚至将自己每个月制造的不可回收垃圾控制在一升以内,但身边总是能看到太多在她控制能力外的行为,她说:“这真的很可怕,而且确实让我很沮丧。”

心理咨询师Dr Robin Cooper曾在自己的诊室中则遇到过呼吸过度、焦虑不安的患者,“她无法保持理智,说着我们如何毁灭了地球。”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这位患者便对Cooper发问:“我能逃到哪里呢?”

对于这类现象,医学界尚未有调查数据表明其影响范围,不过,各国有越来愈多的相关的非营利性组织成立来应对这一现象。

2007年12月8日,一位气候变化示威者在英国议会附近进行抗议。(Getty)

英国一间由心理学专家组成的“气候心理学联盟”(Climate Psychology Alliance)在近来因为大量的心理支援请求而应接不暇,而另一间在美国的“良性悲痛互助组织”(The Good Grief Network)也在2019年迅速在美国各州成立分部应对越来越多的需求。

全球暖化之下的精神危机

然而,在全球暖化对世界各地人们所带来的种种精神创伤之中,“生态焦虑”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根据美国心理学协会的研究,极端天气事件与人们攻击性行为以及家庭暴力是有关联的,而极端炎热的天气更是会加重酒精滥用以应对压力的情况、引起自杀行为的增加,还会导致许多已存在心理疾病的患者病情恶化。

除此之外,随着山火、洪水、旱灾等各类事件愈加频发,人们生活受到的冲击更是会导致创伤后遗症(PTSD)等心理问题。以2005年美国遭遇飓风卡特里娜(Katrina)为例,事后对受灾人口的调查显示,有自杀行为和产生自杀意念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近一半人口患上焦虑症、包括抑郁在内的情绪失调病。

对于“生态焦虑症”以及其他精神方面的多重后果,长期研究这一问题的心理学家Dr Lise Van Susteren早在2012年就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我们暂时可能还想像不到(气候变化)会对我们的精神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但是,过不了多久,我们只会对此了如指掌了。”

2006年8月29日,卡特里娜飓风袭击一年过后,一位女性坐在国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新奥尔良市(New Orleans)被破坏了的防洪堤附近。(Getty)

“绝境”中如何求生?

作为非公益组织气候心理学联盟(Climate Psychiatry Alliance)的创始人,Dr Lise Van Susteren近十多年来一直努力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心理学者对抗这一现象,并成功的在美国国内心理学界引发了越来愈多的关注。几年的时间,不到十位心理学者组成的志愿者团体迅速扩大到了来自美国各州400多人的团队。

一些心理学家指出,气候变暖是人们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对由此产生的精神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亦是与有着同样焦虑、抑郁等心理症状的人们联结起来,彼此进行对话来纾解烦恼、共同采取环保行动等,这些方法都有着较好的缓解作用。

然而,依然有心理学家认为社会在面对这一现象的行动还远远不够。长期居住在极地地区的加拿大环境心理学者主席Courtney Howard认为,气候危机与精神健康问题将在未来成为世界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然而,由于社会缺乏对此的认识,未能培训新一代的专业医务工作者以帮助人们应对这些问题。他说:“我们在这方面行动得太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