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议仲裁铺路 特朗普力争选前任命新大法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美国总统选举前46天因胰腺癌离世,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打乱了两党布局和竞选节奏。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快将于9月26日宣布补位人选。根据目前舆论,芝加哥第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似乎是最优可能的大法官提名人。

2018年5月,巴雷特出席圣母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她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热门人选。(AP)

但就提名的听证会和投票时间表,共和党领导层尚未确定。他们的总体态度是速战速决。共和党当前在参议院占53票,民主党占47席。无论是选前还是选后的权力过渡时期,民主党要想阻止投票,就至少需要4名共和党人倒戈,因为在投票持平的情况下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作为“参议院议长”也有关键一票。

在11月参议院35个席位的改选中,共和党需要力保的有23个,稍有闪失就有可能会失去参议院控制权。最早敢于站出来反对选前投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属于温和派,席位风险大,原因是她曾支持特朗普对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的提名,选区选民对此持反对态度。为了连任,她支持由11月3日大选的胜出者提名大法官。另一位反对选前提名和投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是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她今年没有选举压力,但支持女性堕胎权力。

参议院最大摇摆票之一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9月22日决定支持就特朗普的提名人投票后,民主党在大选前阻碍投票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右翼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更是主张在大选投票前通过投票。

也有共和党人主张在选举前举行司法委员会听证会,选后再进行投票。对于这一方案,党内有人担心因为大选和参议院选举结果而改变投票意向。比如,假如拜登(Joe Biden)胜选,共和党失去参议院控制权,某些温和派共和党人为了在“拜登政府”任职,或者出于其他利益的考量,可能会改变投票意向。

2020年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参加竞选活动。当时他已获知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Reuters)

在如此接近大选之际推进提名并投票,还是100多年来首次出现。1864年大选前27天,当时的首席大法官托尼(Roger B. Taney)去世,寻求连任的林肯(Abraham Lincoln)等到大选连任后才提名新人选。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处(CRS)的数据,自1975年以来,参议院审核并通过大法官提名所需时间平均在70天左右,最快的一次是1993年金斯伯格的提名,花费了43天。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任内的提名人审核也平均花费了70天时间。

现在距离大选前仅仅剩下30多天的时间,加上国会尚有疫情救助议案、政府开支议案等处理,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名人选的审核难免被指仓促。但共和党领导层“等不及”,深知大选前景晦暗不明,特朗普民调持续低迷,且丢掉参议院的风险高,只能利用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和白宫的天时地利,尽快通过提名人选。如果特朗普败选,共和党借助跛脚鸭期也有可能通过保守派提名人。

从特朗普的连任利益角度考虑,他提名后也希望共和党加速提名审核,利用自己掌权优势通过提名,促使新的保守大法官在大选前上任。一旦此次大选结果充满争议,最高法院介入后将做出有利于共和党的裁决。这也是特朗普最关心的选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