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世界需要怎么样的联合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每年9月的第三个星期二是联合国大会的开幕时间。近年来联合国改革的话题每年都会被聚焦,今年各方再次提及该话题本不是特别的新闻。但在联合国成立75年的今天,中美矛盾空前激化,新冠肺炎造成的全球危机空前严峻,联合国作为全球治理的载体面临的危机空前加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联合国大会警告:中美关系紧张,世界正“朝着非常危险的方向发展”。(AP)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恳请全球停火以帮助抗击新冠病毒,基本无人理睬。他呼吁为一项100亿美元的新冠病毒紧急应对计划捐款,但截至9月中旬,承诺捐款额只有目标的四分之一。大国纷争和世界大难的双重夹击使得联合国很难作为。到底该如何走成为摆在人们面前的难题。

更为重要的是,全球格局与75年前相比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中国GDP总量2010年超过日本之后,预计在2027年超过美国。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印度2017年第一次超越法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2019年第一次超越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德国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体,2019年GDP是俄罗斯的一倍之多。巴西是全球第九大经济体,经济总量也超过了全球排名第十一的俄罗斯。

经济实力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和世界经济的排名错位情况之多到了无法年年空喊改革的地步。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反对稀释五常特权,他在演讲中说,“除非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保留其否决权,否则无会法实现这一(改革)目标”。(AP)

新兴国家如印度、巴西等国的改革诉求是入常。按照各自的实力,诉求应有的权力,这样排列出来的结果无非是大国具有更为广泛的发言权,小国在政治上仍然没有地位。这种将联合国安理会打造成强国富国俱乐部的想法,本身就是不平等不民主的体现。不仅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不愿稀释手中权力,其他国家也不愿意供奉更多“太上皇”。这一主张落地的前景并不乐观。

面对发展中国家的兴起,美国愈发对自身相对影响力的减弱而不满,退群、毁约绕过联合国的种种做法注定不会成功。各国对联合国改革众说纷纭本身就代表了一切,世界已不是某个国家可以一锤定音的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联大演讲当做是竞选摆政绩的舞台。(AP)

尽管联合国自诞生之初就有着天然的短板,过去在预防冲突方面有着失败的案例,但是75年的实践证明了联合国的不可或缺,它是全球化时代各国沟通协商必须长期存在的论坛,是处理全球问题的必要机制。如果没有联合国,人们也会创造一个联合国。无视联合国合作机制,不现实。

联合国改革的根本在于如何既避免被大国绑架,又提高决策效率、体现世界广泛利益。大国要秉持负责的态度,实现责任与义务平稳地再平衡。不论是中国国内一些民粹民族主义所鼓吹的接替美国,顺势主导世界格局,还是美国骤然而突兀的甩锅、推卸责任做法,都不合时宜。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时代,大国矛盾的破坏性前所未有,各大国之间的制衡同样越来越多,夹缝中的联合国作为空间其实很大。联合国秘书长可以在诸多事务上更具担当的勇气和魄力。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