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领域摆脱西方控制的方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如何不被西方卡住脖子,如何坚持高科技产业的经济核心地位,根本方法就是提高创新能力。谈判最好的策略是有其他备选方案,“我并不那么需要你,你带不带我玩也都无所谓”。

所以,必须提高自身创新能力。自己能玩得起来,内循环才能循环得起来,也才更有谈判的筹码。从这个角度来讲,现在的局势倒也不失为一次机会,逼迫从根本上提高国家的创新能力。

4G改变生活,5G改变世界。(Getty)

举例来看,在全球ICT企业前十排名中,华为、阿里、腾讯三家中国公司,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英特尔(Intel)六家美国公司。虽然在ICT领域中国整体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但发展依然严重受制于美国。“短板”主要是在芯片和基础软件方面,“长板”则集中于互联网应用和新一代信息技术,如5G。

造成这些现象的客观因素主要在于,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国力和科技水平等与发达国家有差距,另外则是发达国家对中国实行的禁运封锁;而主观因素在于,中国科技产业长期存在的“造不如买,买不如租”、“重硬轻软”的思维上。中国有很多教训,有的领域做得很早,但是没有坚持走下去。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发展主要靠引进上一轮工业革命的成果,基本是利用海外技术,早期是二手技术,后期是同步技术。而到现在这个阶段,已不能再在引进高新技术上抱任何幻想。

2014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2014年国际工程科技大会,并发表题为《让工程科技造福人类、创造未来》的主旨演讲。(新华社)

实际上,中国近年对于科技研发、基础研究的投入越来越多。2019年中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22,14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5%,这一数量超过日、德、英、法四国研发经费支出的总和。2019年中国的研发投入强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为2.23%,超过欧盟(EU)2018年的平均水平2.13%,接近经合组织(OECD)36个成员国的平均水平2.37%。

但按照《2019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所显示的,在整个研发投入中,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经费所占比重分别为6.0%、11.3%和82.7%,基础研究的占比还是很低(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值为15%)。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业、政府所属研究机构、高等学校经费的支出所占比重分别为76.4%、13.9%和8.1%,企业占研发投入的大头,而企业研发较少进入基础研究领域。

再从另一个维度看,2019年中国研发经费投入超过千亿元的省(市)有6个,分别为广东(3,098.5亿元)、江苏(2,779.5亿元)、北京(2,233.6亿元)、浙江(1,669.8亿元)、上海(1,524.6亿元)和山东(1,494.7亿元)。这些地方也是中国经济综合实力最强的区域。中国的基础创新薄弱,与其说是投入不够,不如说是存在结构性失衡。虽然中国在针对客户的创新、提高效率的创新、工程的创新等应用创新方面已有很大提高,但在基础创新方面偏弱,和美国还有相当差距。

9月1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科学家座谈会时指出,“加快解决制约科技创新发展的一些关键问题”,亦清晰提出“我国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跟不上,源头和底层的东西没有搞清楚”。

任正非曾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苹果是我的老师。它是业界的领先者”。(AP)

任正非早前也曾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发言:“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Shannon Theory)、摩尔定律(Moore's Law)的极限,面对大流量、低延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累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

另外,创新亦需要和市场的引导结合起来。当代一种新的技术诞生,有时在技术本身的差距上并没有那么大,但由于市场已经被发达国家先入为主地占领了,在这之后新出现的技术,即使技术不存在特别大的差距,但由于没有足够多的用户形成生态,同样很难被市场接受。

生态建设的问题,究竟是先有用户还是先有应用,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中国亦需要在市场上给国产核心技术以支持,帮助应用发展,使生态更快成长起来。其中,市场化引导在中国是比较容易实现的,和国家层面的共识有关。

同时,也要注意的是,当下中美贸易摩擦,加上各种脱钩理论的流行,很容易让中国决策者和社会各界觉得没有选择,只能完全靠自己研发和创新。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也是危险的。

闭关锁国是难有大量的原创性创新的,如今全球化时代,时代背景与几十年前不同,国际分工、协同和合作才能最有效率地推动人类知识创造、技术创新。真正融入全球创新体系,才能保证中国真正深入地融入全球价值链。

中国人关心和擅长的,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在高科技这个新的博弈前沿,中国需要将美国施加的巨大压力转化为激励自强的动力。充分利用当今世界全球科技的开源知识环境,努力提高创新能力,补“短板”以增强在技术、元件上的自给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增“长板”,提升向世界科技进步提供支撑的能力。

中国应坚定和及时地采取“反脱钩”策略,在各个领域都执行坚决维护和增进交往的政策,各部门都要多做一些“挂钩”的事情。唯有如此更好地维护中国在世界科技和经济体系中的影响力,维系全球体系的健康成长,才能真正打破美国“脱钩”和分裂世界的企图。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62期(2020年10月刊)专题《华为断芯TikTok反转:教训·成长·期冀》,作者辛立。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请留意062期《多维CN》、059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