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千疮百孔的漏洞 史无前例的泡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新近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6月的预算赤字为8,630亿美元,而在2019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80亿美元,如此增幅骇人听闻。通过该报告还能看出美国政府赤字在过去9个月间是如何一步步攀升至2.74万亿美元的。疫情导致了美国政府财政赤字急剧上升,一方面导致税收减少,另一方面,也导致了政府支出增加。

任何国家财政赤字如此之高,就表示已基本失去了利用财政杠杆去刺激经济复苏的能力,而这也会进一步削弱对于促进本国经济竞争力有巨大作用的教育、科研等领域的财政支持力度。

面对糟糕的经济局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困惑重重。(新华社)

受到疫情的冲击,美联储(Fed)没有办法用增加货币供给和流动性的方式促使停滞的经济活动马上复苏。也就是说美联储虽然不断利用量化宽松政策(QE)向经济体输送“血液”,但就好像管道一端被堵死,使得热钱只能在金融系统里面空转。而资本又是逐利的,空转的资金当然不会主动注入濒临破产的企业,只会跑到存在巨大套利空间的金融市场里面。这也解释了为何所有机构都预测美国实体经济如此糟糕,可是美国股市不仅坚挺,还在不断刷出新高。恐怕,也只有特朗普才会那么乐观地看待股指的新高。

而这种经济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实则意味着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已经出现了大问题,如若不能扭转,未来某一时刻将会爆发大危机。稍早前,有中共高官公开表示担忧:世界可能再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

这是另一个角度看到美国“造血”能力的孱弱,已经在金融和货币市场产生了连锁反应。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数据,2020年3月美元在国际结算体系中占比44.10%(欧元为30.84%,人民币为1.85%位居全球结算货币中的第五位)。近几个月来,由于美联储的货币超发,又在大规模印钞,甚至是无限量的级别,造成了美元更大幅度贬值的预期和空间——美元长期性的大幅动荡最容易冲击美元霸权体系。

美元并不是没有过大幅度贬值,但这次很有可能同前几次的情况有根本性的区别。美元第一次大贬值是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国际社会出现恐慌潮导致了国际货币市场的动荡;第二次大贬值则是因为日本、西德等新兴工业国家的崛起冲击了美国制造业的地位,造成了大规模的贸易逆差,导致美元出现“价值泡沫破灭”的现象;第三次大贬值则是欧元区的成立,欧元的诞生瓜分了美元的国际市场,造成国际社会的一波抛售潮。而这一次,祸根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就已埋下。

自2008年美联储启动QE以来,全球各国开始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即去美元化。各国央行开始从售金转而购金,2010年后,官方售金占总供给比例由正转负,与此同时矿产金的比例重新上行。2008年11月美联储宣布第一轮量化宽松QE1推出,回购约1.35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抵押贷款证券和其他资产,国际黄金价格随之展开了全面的上涨模式。随着三轮QE推行,美元流进全球每个角落的资产,货币的泛滥最终在2011年将黄金推至1,900美元的历史高位。

美国经济在疫情之下突然陷入萧条,图为美国某商场门口的停车场空空荡荡。(AP)

习惯真的是最不好的习惯。当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经济活动后,美联储3月23日宣布一系列支持经济的新举措,最重要的一条是:美联储将按照所需规模(in the amounts needed)买入美国国债和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即无限量QE。

美联储无限量的QE对美元究竟意味着什么?美债、美元是否有第二次违约,是摆在很多投资者面前的一个考题。可以确定的是,美元信用正随着QE规模的每一次放大而不断透支,最终,迎来不可承受之重。

那么,这对全球货币体系又意味着什么?试想一下,当全球主要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币值频繁出现大波动的时候,使用者还愿意继续使用该种货币吗?

原本以金本位为依托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就是建立一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而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由于美国在世界经济危机和二次大战后已经登上了资本主义世界盟主地位,美元的国际地位得到巩固,迫于美国的强大,大家只能继续承认美元的世界通用货币地位。

而且在乱世,当时的美国政府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模式让大家慢慢承受和习惯。如今,又处于一个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美国政府却直接拿近乎沸腾的开水去刺激一众“青蛙”,出于本能,“青蛙”自然没办法再默默承受。

2016年6月8日,中国财政部首次在中国以外发行人民币国债,伦敦证券交易所举行了隆重开市仪式。人民币的国际化推动中国企业进行跨国并购。(中国银行)

这是因为大家对美国政府的信用、财政情况、债务违约风险已经毫无信心,对美元能够继续胜任全球通用货币的信心产生了巨大的动摇。这些也都必然导致美元大幅度贬值,这意味着美国一心打造的全球美元服务与使用、监管系统的重要性正在不断下降。这对于美元霸权乃至美国的全球霸业来说都是致命的。

之所以全球还在继续使用美元作为基础货币的唯一原因,就是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出现一种安全可靠的替代货币。但也必须清醒,人民币并不具备美元的实力。日前中国央行发布《2020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人民币在主要国际支付货币中排第五位,市场份额为1.76%。自从启动人民币国际化以来,人民币已经成为第五大国际支付货币、第五大国际储备货币、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和第八大外汇交易货币。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已有七十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2020年一季度,IMF公布的人民币外汇储备份额进一步上升到2.02%,为2016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以来的最高水平。

人民币国际化之所以取得较快的进展,背后是强大的中国经济实力作为后盾,才让世界各国欣然接受。但人民币国际化本质上并不是要替代美元,而是从中国金融体系稳定、独立自主,并保护本国国际经济利益不受制于人的角度,也是扩大中国与世界经济接轨的手段之一。美国的独大,成就了美元的独大,但中国是努力扮演好多极世界经济关系中的一极,人民币也是国际货币体系中最为稳定的“之一”。

用中国官方的话说“中国在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治理,推动人民币成为更好的国际储备货币”,本质上这也是中国在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中的经济战略认识。或许,对于很多西方国家来说,习惯了二元思维,很难不陷入选择和替换的思维。或许,只有当中美经济地位互换的发生,才能真正认识“中国不同于美国”、“人民币也并不等于美元”是什么意思。在此之前,更要重视的是,美元的巨幅贬值是近年最有可能发生的“金融黑天鹅”,它将会再次冲击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进而导致全球财富大规模再分配现象的发生。

本文转自《多维CN》062期(2020年10月刊)封面故事《中美经济地位互换的表与里》,作者陆一。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请留意062期《多维CN》、059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