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的巴勒斯坦斗争 备受考验的阿拉伯耐心(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针对近期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的相继建交,阿拉伯媒体人与精英多有辩论,文字交锋间,既显观点斗争,也照见时代变迁,本文为下篇。

而在阿联酋迈出关键一步后,阿拉伯精英们也开始预测这波建交潮的方向与力道。

巴勒斯坦作家扎希尔·萨利赫(Zahir Saleh)于8月26日撰文表示,包括阿联酋在内,阿拉伯各国早就对犹太复国主义失去抵抗能力,这股浪潮自1993年《奥斯陆协议》后便无法阻挡,如今巴林、阿曼、摩洛哥、苏丹、沙特皆有可能跟随阿联酋的脚步。而在现实生活中,巴林果然在不久后选择跟进。

美国总统特朗普(Dnald Trump)9月15日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署仪式。(AP)

此外有鉴于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特殊地位,各方也对其与以色列建交的可能多有分析。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迪万(Kristin Smith Diwan)便于8月24日的专文指出 ,在沙特舆论版图里,谴责阿联酋背叛阿拉伯兄弟情的声音仍占多数,由此构成沙特的前行阻碍;而王室间的世代分歧与政治斗争同样影响沙特的冒险意愿 ,甚至传出王储与国王为此失和的流言

但民意并非一成不变的产物。根据伊朗的阿拉伯语媒体阿拉姆新闻网(Al-Alam)于8月15日发布的文章显示, 过去三年间,“巴勒斯坦与我无关”(فلسطين ليست قضيتي)的网络卷标使用量不断增多,沙特的成长量犹其显著,使用者多以此责怪巴勒斯坦当局蹉跎40年光阴不求谈判,只会无止境对阿拉伯国家进行道德勒索,致使和平难至。

综观舆论图景,精英们虽在沙特是否跟进建交的议题上莫衷一是,却普遍同意沙以关系将日渐亲密。

2020年9月1日,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在利雅得会见到访的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在推动与以色列建交一事上,王储本人态度积极。(AP)

中东与巴勒斯坦未来

而在巴勒斯坦何去何从的难题上,阿拉伯世界既有出于民族情怀,猛烈谴责海湾国家的声浪,也不乏分析视角。

科威特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加卜拉(Shafiq Nazem Al-Ghabra)于9月23日撰文指出,犹太复国主义之所以能不断成长茁壮,除有外部列强的支持外,更受阿拉伯国家的不团结滋养。面对埃及威胁,以色列透过戴维营协议收服前者,并借埃塞俄比亚软性牵制对方;为拉拢海湾国家,以色列请托美国牵线,使双方能在军火、情报上展开合作,1990年海湾战争后,美国势力进一步渗入此处,从而注定了以色列的耕耘深化。过往巴勒斯坦曾是阿以相争的前线,但如今犹太复国主义已渗入中东各角落,巴勒斯坦自会被边缘化。

此外论及中东未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也至关重要。在黎巴嫩媒体人梅勒姆(Hisham Melhem)9月11日发表的专文中,其分析了拜登(Joe Biden)与特朗普至今提出的中东政策。于梅勒姆看来,两位候选人皆有意降低美国在中东的军事部署,但特朗普选择深化与以色列、埃及、沙特、阿联酋等传统盟友的战略伙伴关系,并会进一步压制伊朗,巴勒斯坦注定日渐失语;拜登则承诺维护美国对巴以“两国方案”的支持,并表示会继续标举自由民主话语,审慎评估美沙关系,并规划重开美国驻东耶路撒冷领事馆,应是有意重走巴以调解人的老路。但上述蓝图能否付诸实现,须待选后分晓。

拜登与特朗普的中东外交政策有所差异。(AP)

而在谈及巴勒斯坦如何抉择上,除了旧有的坚持斗争路线,也有精英提出反求诸己的论点。巴勒斯坦作家哈迪(Mahmoud Abdel Hadi)便于9月23日发表文章,认为巴勒斯坦必须面对现实,放弃两国方案,朝向一国方案迈进。而要达此目标,首要之务便是法塔赫与哈马斯的携手团结,巴勒斯坦唯有先实现内部统一,才有遂行谈判的话语权。

而对照现实,法塔赫与哈马斯确于9月24日传出消息,表示两方势力将在未来6个月内,共同举行立法机关、总统、巴解组织中央委员会选举,是为2006年以来的首次联合大选。但就在外界认为巴勒斯坦团结契机已到时,哈马斯一方又于9月26日否定此事,合作之梦再次胎死腹中。

巴以问题曾是中东精英建构反美、反犹、反西方论述的重要关键,然而如今局面不同过往,媒体人、知识精英也皆有所感,叙事的递移与变动,在在照见时代的一去不复返。巴勒斯坦的斗争犹未止息,但中东的政治进程已在精英笔尖,逐渐改写翻页。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