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蓝之中一点红:威斯康星州2020年倒向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现在美国大选已经进入决选阶段,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铁锈地带战场州的民调依然是舆论关注的焦点。比如,在特朗普2016年以微弱优势击败希拉里(Hilary Clinton)拿下的威斯康星州,特朗普的民调一直落后于拜登。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比如,数据持续落后拜登:根据今年9月21日各方民调机构Yougov公布的最新数据,特朗普支持率为45%,落后拜登至少4个百分点。

2020年9月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视察了威斯康星州基诺沙一名警察枪杀雅各布·布莱克的示威活动破坏的地区,图为他正在与企业主交谈。(AP)

根据《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的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似有从该州的选战对决中逐渐抽身之势。

而更多的把稀缺的竞选资源投入其他更关键的摇摆州,比如特朗普现在的居住注册地的佛罗里达州。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特朗普三年后在威斯康星州的大选民调如此低迷?

选民基本盘:城乡分隔之下的红蓝交织

威斯康星州位于美国中北部,毗邻五大湖区。在2019年7月1日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数据中,该州总人口约为582,2434。其中白人(包括西裔)占比约为86.2%,非裔约为6.3%,亚裔约为2.6%——从族裔发布来看,该州仍然是以白人占主导。因此,该州尚不存在显著的族裔政治分裂问题。

2020年8月23日,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一名黑人男子被警方开枪射伤,大批民众举行抗议示威。图为一家被打破的商店。虽然白人占该州主导地位没有改变,然而特朗普执政四年以来,种族矛盾显性化已成全美趋势。(AP)

在宗教归属上,威斯康星州居民中,基督教徒81%(新教徒 50%, 罗马天主教徒29%,摩门教徒0.5%),犹太人0.5%,穆斯林0.5%,佛教徒0.5%,印度教徒0.5%,其他无明确宗教归属者约占15%。

从上述宗教人口分布来看,保守派,尤其是新教当中的福音派,无疑是特朗普有着不容忽视的基本盘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济上,威斯康星州被称为“奶制品之州”,本州出产的奶酪尤其出名。而在以乳制品为代表的农业发展势头良好的同时,该州也有着结构相对完善的制造业。

因此,该州既有成色相对偏红的乡村农业人口,也有政治倾向相对偏蓝的城市蓝领阶层。该州2013年的GDP为2514亿美元,占全国总GDP的1.73%,GDP排名全美第20位,人均GDP排名全美第29位。

在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最关心的莫过于自己的农业选民。这就要看该州农业选民会否继续支持特朗普。

在政治光谱上,该州在联邦级别的选举中总体偏蓝。仅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以高出0.8%得票

在经济上,威斯康星州被称为“奶制品之州”,本州出产的奶酪尤其出名。而在以乳制品为代表的农业发展势头良好的同时,该州也有着结构相对完善的制造业。

因此,该州既有成色相对偏红的乡村农业人口,也有政治倾向相对偏蓝的城市蓝领阶层。该州2013年的GDP为2514亿美元,占全国总GDP的1.73%,GDP排名全美第20位,人均GDP排名全美第29位。

在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最关心的莫过于自己的农业选民。这就要看该州农业选民会否继续支持特朗普。

在政治光谱上,该州在联邦级别的选举中总体偏蓝。仅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以高出0.8%得票率的微弱优势胜出——这是自1984年以来,首次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威斯康星胜出。

出现这一特例性偏差的原因主要在于原本偏于政治冷漠的该州乡村选民,受特朗普魅力型领袖人格感染而踊跃投票。与此同时,原本倾向于民主党的蓝领阶层也在特朗普的感召之下翻红。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该州总体偏蓝,并不等于该州是民主党的基本盘所在。

事实上,在2016年之前的数次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在该州的得票率鲜有绝对优势的表现。有奥巴马的表现相对强劲,在2008年首次参选时以56%的得票率,381000张选票的较大优势胜出。

因此,该州在历次总统选举中,往往成为两党候选人投入重磅资源争夺的拉锯战场。

而在2020年总统大选的近期民调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持续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5%以上——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威斯康星四年前偶然出现的“一点红”,似乎有着愈发明显的回归泛蓝之势。

仅靠基本盘,特朗普能保住该州吗

9月18日,特朗普在该镇举行了主题为“伟大的美国人归来”的竞选集会。现场的人气仍然不错,许许多多特朗普支持者都早早地在竞选场地外守候,——只为一睹空军一号的尊容以及聆听他们日思夜盼的“特朗普领袖”的教诲。

虽然不像此前预想的那样对威斯康星志在必得式的大手笔下注,特朗普团队的常规竞选造势活动仍然照常举行。

“Mosinee是威斯康星内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之缩影,不满在这里集聚。州内类似这样的角落需要关注,因为它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竞选战场”——瓦格纳(Mike Wagner),一位泛蓝支持者,同时也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通讯学教授如是说。

2020年8月1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抵达威斯康星州奥什科什的惠特曼机场,在一个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讲。在9月18日的演讲之前,特朗普在该州已举办了数场类似的竞选集会。(AP)

这既是对拜登团队的提醒,也反映出威斯康星州内愈发严重的城乡分野趋势。

作为美东知名的“铁锈地带”之一,威斯康星州内落寞的蓝领与乡村阶层在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尚未出现成规模翻红的迹象。

然而,政治素人特朗普的登场却改变了这一局面。

在2016年的竞选阶段,相比于希拉里精英范十足的竞选风格,特朗普真正做到了“与该州民众人民同甘共苦”。

不仅亲自下到工厂与一线工人“促膝谈心”,更是在演讲中抛出了他日后吸粉无数的“金玉良言”:——“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们钢铁工人”。

2017年7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与鸿海集团董事长握手致意。当天,特朗普宣布富士康将在威斯康星州建设一家新工厂,履行其在美国投资的承诺。据此来说,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兑现了当年对威斯康星州的蓝领工人们许下的竞选承诺。(VCG)

正是在特朗普民粹化竞选风格的魅力型领袖人格的强力吸引之下,此前被希拉里阵营视为铁盘的威斯康星州蓝领工人大量转投共和党,从而成功地将希拉里“保送出局”。

事实上,如果没有疫情的拖累,特朗普在威斯康星蓝领与乡村阶层内的吸引力可能仍然会坚如磐石。

即便根据Yougov公布的最新民调,该州仍然有48%左右的选民认为特朗普在经济治理方面表现不错,而在这方面倾向拜登的比例只有42%左右。

不过,随着疫情的蔓延以及特朗普当局在管控疫情上的失策,拜登后来居上。:Yougov在同一份民调的疫情管控方面的民调数据显示,约有48%左右的州内选民相信拜登会做的更好,而特朗普的这一数据在43%左右。

因此,结合上述两部分的民调数据,特朗普似乎仍有机会挽救在该州前景堪忧的选情。

但要想实现这一目标,仅仅依靠“铁杆支持者”的热情是不够的,特朗普竞选团队当局还需要拿出实打实的“经济治理红利”,让州内的失意蓝领们感受到切切实实的“权利回归”。

在这一点上,特朗普当局已经有所行动,此前对加拿大输美钢铝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即是明证。

相比之下,民调数据持续领先的拜登也远未到高枕无忧的地步。和2016年大选类似,2020年大选也比较混乱,且可能会有争议。

四年前的“黑天鹅”事件,仍然可能在特朗普“剑走偏锋”的竞选操作之下重来一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