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冲突: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难解死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9月27日在纳卡地区(Nagorno-Karabakh)爆发军事冲突。亚美尼亚宣称摧毁了阿塞拜疆33辆坦克和步兵战车、4架武装直升机和27架无人机。阿塞拜疆则表示,摧毁了亚美尼亚12台防空导弹系统,亚美尼亚军队遗弃了大量坦克和步兵战车,目前两国冲突仍在继续。

在新冠肺炎肆虐的当今世界,停火抗疫是不少冲突地区交战双方的选择。为什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反而爆发了2016年以来最严重的的军事冲突?是什么激化了双方的矛盾,将局势再次推到了兵戈相向的地步?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军事冲突。图为由阿塞拜疆国防部发布的一段阿军击毁亚美尼亚地面装甲车辆的视频截图。(AP)

最为直接的动因在于,此前得到土耳其力挺的阿塞拜疆试图通过先发制人式的行动从根本上改变持续近三十年之久的纳卡博弈僵局,进而从亚美尼亚手里夺回对该地的实际控制权。

就在8月,阿塞拜疆国防部长哈萨诺夫(Zakir Hasanov)公开宣称“有了土耳其的鼎力支持,阿塞拜疆将完成自身的神圣使命”——即夺回那里(纳卡地区)本该属于自己的领土。从当前的局势发展来看,阿塞拜疆的这种策略已然取得了一定成效。

但随着亚美尼亚全国总动员的到来,以及俄罗斯方面的强势介入调停,这一策略的后续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而在这一直接动因之外,存在于该地长达百多年之久的结构性矛盾才是当代纳卡冲突周期性发作的根本原因所在。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民众在首都埃里温参加招募志愿兵的活动。当天亚美尼亚当局颁布全国总动员令,号召适龄公民应征入伍,为国而战。(Reuters)

难以调和的历史:谁才是纳卡地区的主人

冲突的根本原因还需要从19世纪上半叶沙俄帝国在高加索地区的全面扩张说起。

在击败波斯帝国确立了自身在高加索和里海一带的统治权之后,沙俄开始实行民族分离政策。当时经过数百年的移民,纳卡地区已成了阿塞拜疆人的主要聚集区,但沙俄鼓励亚美尼亚人大量迁入这里。

在沙俄的支持下,他们大肆驱逐阿塞拜疆人。因此纳卡地区的民族成分再一次发生逆转,“回家”的亚美尼亚人逐渐取代阿塞拜疆人,成为当地的主体民族。

在亚美尼亚人看来,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亚美尼亚人居住的地区,而阿塞拜疆人则认为自己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亚美尼亚人早已放弃了这里,阿塞拜疆人才是这里的主人。这正是纳卡地区冲突的根源所在。

沙俄瓦解后,为了应对土耳其等伊斯兰势力的地缘压力,1921年,苏俄当局以民族自决为由将纳卡地区划归给亚美尼亚。

1923年,苏联当局对行政区划进行调整,将纳卡地区划给阿塞拜疆,成为“阿塞拜疆苏维埃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州。

苏联前中期,在联盟中央的强势管控下,亚阿矛盾得以暂时搁置。1991年,苏联解体,留下的权力真空,让外高加索这一民族成分复杂的地区陷入了动荡。

1994年5月,在俄罗斯等外部势力的调解之下,亚阿达成停火协议,但小规模冲突仍然持续不断。

战争后以来,纳卡地区既没有成为亚美尼亚的领土,也没有成为阿塞拜疆的领土,而是成立了事实独立的共和国。这是一个不被国际承认的“纳卡共和国”,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人口仅15万,亚美尼亚人约占90%,亚美尼亚拥有实际控制权。

阿塞拜疆虽然拥有受到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的主权,但已然失去了实际控制权。因此,阿塞拜疆从没有放弃过收回纳卡地区的努力。

俄土两大外部势力加持

与此同时,一些域外强权的触角也瞄准了这一地区。其中,最为突出的两大强权便是俄罗斯和土耳其。

对于俄罗斯来说,外高加索地区属于后苏联时代对外战略中的内环所在(Near Abroad),而这一战略定位要求莫斯科方面必须穷尽一切手段将这一地区尽可能地纳入自身的绝对掌控范围。

因此,在纳卡冲突中精妙地运用民族分裂牌,两边下注,从而使得亚阿双方都不得不借助俄罗斯的力量来维持纳卡地缘博弈中的脆弱平衡,就成为莫斯科方面一以贯之的政策指导方针。

于是,下面这种颇为奇幻的局面就出现了:俄罗斯同时与亚阿双方进行军购交易,而外界普遍解读为的“俄罗斯偏向亚美尼亚”的论断仅仅表现在前者对亚美尼亚的军售通常都会有“友情价式的折扣”,而阿塞拜疆则需要全款购买。

与俄罗斯相比,土耳其也将高加索地区视为后冷战时代对外战略的重点发力地区之一。

但不同之处在于,由于土耳其与阿塞拜疆之间紧密的族群亲缘纽带,安卡拉方面无法像莫斯科方面那样使用“两面下注”式的地缘博弈手法,而只能选择全力支持阿塞拜疆。

更有甚者,为了表现自身与阿塞拜疆坚定站队的姿态,土耳其于1993年4月——即亚美尼亚攻占克尔巴贾尔(Kalbajar)——纳卡地区之中的阿属市镇之后,就全面关闭了土亚边境。

2020年9月27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在总统办公室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在谈话中阿利耶夫号召民众团结一心,并称胜利必将属于阿塞拜疆。显然,来自土耳其的鼎力支持,让巴库当局的底气要比埃里温方面强势不少。(AP)

不过,与俄罗斯类似之处在于,安卡拉方面同样既无此心,也无此力让纳卡的博弈天平彻底倒向阿塞拜疆一方。

由于亚阿之间的内部民意因持续不断的纳卡冲突而日趋敌对,加之外部强权的地缘游戏操弄,导致了两国至今依然在各领域处于敌对状态,纳卡的前途问题成了两国的死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