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Vtuber因违反“一中”被停播3周 粉丝的怒火从何而来

撰寫:
撰寫:

日本VTuber(虚拟YouTuber,又称做虚拟主播、虚拟网红)“赤井心”(赤井はあと)和“桐生可可”(桐生ココ)分别于2020年9月24日、25日进行直播时,将台湾和其他国家并称,还称台湾是“上位之国”(指订阅人数比例较高的“国家”与地区),引来中国大陆网民的不满和抗议,中国大陆视频平台更于26日对VTuber直播视频做出“永久封禁”的处置。目前,Vtuber所属的公司已经对VTuber做出停播3周的处分。

24日,赤井心在直播时公开了她在YouTube频道上的“各国粉丝订阅比例”,第一是日本、第二是美国,第三则是台湾(大约7%),同时秀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25日,桐生可可一样在直播时分享各国粉丝的订阅比例数据,台湾一样排第三(大约4.7%),并在介绍中称台湾是“上位之国”。

大量感到不满的大陆网民涌入赤井心和桐生可可的经纪事务所“Hololive”的各个官方授权直播平台进行抗议,其中的中国大陆视频平台哔哩哔哩(bilibili)很快就删除这两段直播视频,并且做出“永久封禁”的处置。 Hololive的上游公司“Cover”也于27日公开致歉,并且对赤井心和桐生可可做出停播3周的处分。

Cover在全球版道歉声明中表示,处分是因为VTuber公开了机密资料的后台数据,并表示对本次事件给各位造成的困扰,致以诚挚的歉意。不过,在另外发布的中文版声明中,则指出公司坚决“拥护一个中国”原则。

这样的处分又引起台湾和欧美粉丝的不满。台湾粉丝抱怨,中国大陆粉丝比例连排行榜都进不去,经纪公司却为了中国大陆粉丝得罪排第三的台湾粉丝;欧美粉丝则大都认为处罚太重,不能理解公司的作法。人数占绝对多数的日本粉丝则分成两派,一派认为日本公司的确应该遵守日本政府的外交政策;另一派则嘲讽表示,说到日本外交政策,公司是不要也应该对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的所有权归属发个声明。

自从直播“打赏”制度广泛实施后,网络主播和观众、粉丝的距离好像一口气缩短了不少,特别是只能在网络上互动的虚拟主播,粉丝要“证明”自己对虚拟主播的支持,透过打赏几乎是唯一的方式。这的确会提高虚拟主播的“粉丝黏着度”,但也容易让粉丝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打赏过,自己就对虚拟主播和后面的公司很重要了。

事实上,无论是从调查数据还是实际的网络主播访谈中,都可以发现网络主播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厂商的广吿,粉丝的数量和打赏的金额,都只是争取厂商广吿的一种筹码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Cover会为了中国大陆的广吿市场而处分VTuber就完全可以理解。

更何况,中国大陆粉丝也许比例上不多,但台湾粉丝也只有不到10%,其实台湾粉丝本来就没有太多被争取的价值。但是,对这些实际观看、打赏的台湾粉丝来说,感受到“不被重视”的心情也是真实的,只是在现实层面上这种“心情”没办法和中国大陆的商机竞争而已。

目前,Hololive为了避免有心人扩大,在YouTube直播频道聊天室中封禁了“China”和“Taiwan”的字眼;另外也宣布取消了网络主播念出打赏人信息的机制,就怕有心人故意使用敏感字眼;而事件已经陆续有台湾、香港主流媒体报道,后续效应还在发酵中。

虚拟网红实况公司hololive封禁Taiwan字眼。(YouTube@尾矢すみ / ゼップSepp)

事件前,赤井心在YouTube上的订阅数超过50万、在哔哩哔哩上订阅超过60万,YouTube直播视频的总观看数超过8,000万;桐生可可的订阅数在YouTube上超过60万,在哔哩哔哩上超过20万,YouTube视频总观看数超过3,000万。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