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辩论在即:拜登最大的试炼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9月29日晚上9点,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将在俄亥俄州(Ohio)进行本次大选的第一场电视辩论。尽管目前民调上拜登仍然保持着领先,理论上与特朗普的一对一过招于拜登而言应更显轻松,然而外界却普遍对拜登的辩论表现表示担忧。从最近一年多以来拜登频频出现的口误、特朗普向来在电视上从容自如的台风等多方面来看,等待拜登的是一场重要且不容失算的试炼。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11月3日大选前将举行共三场辩论,周二首轮过后,10月15日和22日 分别还有第二、第三轮,期间还有10月7日的副总统辩论。不过一般而言,三场总统辩论当中以第一场最为重要。其后两场在时间上更靠近投票日,且选民的抉择大多在第一场后已经成型,可以说,这场辩论是大选前两位候选人最重要的一场交锋。

特朗普的先天优势

若排除目前民调的形势、两位候选人的事前准备等因素,仅从电视辩论本身考虑,这次对决的天平无疑是倒向特朗普一边的。他本人虽然不擅长严肃辩论,但却是难应付的舞台型对手。

在此次首场竞选中,辩论主持人由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Chris Wallace担当,他为这场长达90分钟的辩论设计了6个主题,每个有15分钟时间供两位候选人发挥。这6个主题包括两人的过往记录、最高法院、新冠肺炎疫情、经济、种族和暴力、以及选举的应有之义(The Integrity of the Election)。尽管议程如此,但可以预估双方针锋相对的焦点必将偏离辩论的议题本身,转向对候选人彼此的政策的批评、甚至是人身攻击。因此这场电视辩论所考验的更多的是候选人身为政治家和领导者的舞台表演功力。

而从特朗普过往的表现来看,他在这一层面上的能力是胜于拜登的。

9月22日,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讲。(Getty)

这一点在特朗普在自己的政治辩论“出道舞台”——2015至2016年的共和党初选上,就表露无疑。面对多位经验老道的议员、州长,毫无政治经验的特朗普从一登台就尽显从容:从站姿、特朗普式的经典肢体动作、表情到语言表达中的自信和笃定,都让特朗普在诸位政客中更为突出,以至于《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CNN)在辩论后都承认特朗普对辩论更加游刃有余。

除了过人的台风之外,在面对尖锐的提问时,特朗普也临危不乱。当时作为辩论主持人的知名女主播凯利(Megyn Kelly)毫不留情的直击特朗普“痛点”,在提问中说:“你曾经用‘猪’‘狗’、‘懒虫’和‘让人恶心的动物’等方式来称呼你厌恶的女性...”特朗普听到这里打断了主持人的话,在台下一片嘘声中带着一丝笑意以开玩笑的方式回答道:“只有美国奥唐纳(Rosie O’Donnell)才会让我这么说。”(奥唐纳为美国知名喜剧演员和电视主持人,与特朗普两人早在2006年交恶,并时常在电视节目、网络中互相抨击对方。)

而在凯利紧接着的质问下,特朗普也没有退缩,他避开了对他不当行为的指控的直接回应,而说:“我认为这个国家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们必须要)做到政治正确。而我没有那个时间去顾及政治正确与否。而且说实话,这个国家也没有这样的时间了。”

9月28日,工作人员在电视辩论的演播室进行准备工作。首场辩论将在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Cleveland Clinic and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举行。(美联社)

纵使特朗普偏离议程,全然无视总统辩论的严肃性和“应有之义”,但毫无疑问,他极擅长化解危机,并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

不公平竞争

对拜登更不利的是,选民对两人的审视在一定程度上也不公平。特朗普的确常常出言不逊,而这一点也早已成为其固有形象的一部分,观众似乎也对此有了一定的接受性。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在这次电视辩论中,特朗普想要对拜登本人及其家人——尤其是拜登的儿子——进行攻击。对于有着为人正直的形象的拜登而言,两人竞争的起点就已经是不公平的。

再者,对于特朗普而言,引述不实消息、夸大事实之类的行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这甚至已经成为他的“人设”,而在这次的电视辩论中他也很有可能采取这些惯用伎俩。尽管辩论过后,媒体很有可能会就两位候选人在辩论中提出的信息进行核实,但观看辩论的人当中,能够接收到这些事后核查信息的人只有一小部分。

2016年2月,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的辩论上。其竞争对手有来自得州(Texas)的议员克鲁兹(Ted Cruz)以及俄亥俄州前州长卡西奇(John Kasich)。(Getty)

也有许多人提议应当请专门的人员在电视辩论进行过程中进行同时间的事实核查,若有候选人捏造或者引述不实资讯,则即时予以警示,但由于事实核查所需的时间,这种方案在现实上也是不可行的。即便拜登花费大量时间去纠正特朗普的发言,也不仅减少自己向选民展现的机会,也无法解决更根本的问题:选民在做出决定时,并不一定都会理性地考虑事实为何,而是基于一个感性的、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而定。

拜登“口误”缠身

此外,拜登自身的辩论表现也存在弱点。一方面是几个月来,被特朗普、共和党和右翼媒体所集中攻击的拜登“口误”问题。近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便是在竞选活动中错将美国因新冠肺炎而死的总人数说成2亿(也就是美国人口60%)、将美国服役人员当中死于新冠肺炎人数误说成超过6,000人,而实际上只有7人(9月28日第八人因病去世)、称自己180年前便担任参议员等等。对于常常出现的类似问题,拜登本人也一度承认自己是一个“口误机器”。

除了口误以外,拜登近来在接受采访时也常出现思绪不清晰的情况。面对简单直接的问题,拜登的回答显得漫无边际,似乎说话说到一半时,忘记了自己想说的话。而这些问题被特朗普大肆利用、借题发挥,甚至质疑拜登是否已经多次出现中风的状况、又或者说拜登为了增强自己在公众面前的表现而服用药物,要求在辩论前对其进行药检。在即将到来的辩论中,拜登在语言表达上问题无疑将被置于放大镜之下。

虽说如此,但这次的电视辩论于特朗普也绝非可以“躺赢”的局面。四年前特朗普的处境和如今已有许多不同,他当时的胜出不能说没有形势造人的因素在,亦有人认为,恰是因为特朗普的漫天胡言,拜登反而只需表现“正常”,便可任由特朗普自行出丑。不过,面对着多重不利因素,即将开始的数轮电视辩论于拜登的确是最为艰难的试炼,如果不能克服这些障碍,目前的优势可能会被特朗普超越。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