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欧洲裂痕:欧尔班“中欧安全岛”倡议剑指何方

撰写:
撰写:

“我相信疫情正在整个欧洲大陆反弹,我们(维谢格拉德四国)可以组建一个中欧安全岛。在这里,我们将制定并实施独特(有别于欧盟整体规划)的规则与管制模式,以确保我们四国人民的生存安全”。

近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在欧洲疫情反弹愈演愈烈之际发表了上述明显有悖“欧洲团结”之原则的倡议。

虽然因为布鲁塞尔方面近来重事缠身之故,双方并未就此展开你来我往的笔墨官司。

但欧尔班这条火药味十足的“反欧暴论”无疑戳中了长期以来严重困扰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最大痛点——即东西裂痕问题。而在疫情之下,这一裂痕正以某种新的形式继续发酵。

导致欧尔班抛出上述“反欧暴论”的直接动因是近期有关欧盟复苏基金的资金分配问题,该问题源于今年7月中旬召开的欧盟复苏基金特别峰会期间。

2020年7月17日,中欧四国领导人在欧盟峰会维谢格拉德小组会议召开前合影,从左至右依次为斯洛伐克总理马托维奇(Igor Matovič),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ctor Orban),波兰总理莫拉维奇(Mateusz Morawiecki)和捷克总理巴比什( Andrej Babiš)。(Getty Images)

在峰会上,各方争议的焦点除了复苏基金中无偿拨款与有偿借款的比例问题外,就是有关是否应该在资金分配环节设置特定条件的问题。

以“节俭四国”(荷兰、丹麦、瑞典与奥地利)为代表的主要出资方坚持将获得资助的资格与成员国是否符合欧盟法治标准(Rule of Law)相挂钩,其中荷兰方面的态度尤为坚决。

这样的立场引起了以部分中欧成员国的强烈不满,其中尤以波匈两国最为典型。

华沙与布达佩斯方面均认为这一提议是为本国量身定制的,其目的就在于通过资金分配的大棒来迫使自身在国内施政上屈从于布鲁塞尔方面的意志。

毕竟近年来,两国执政当局与布鲁塞尔方面龃龉不断。两年前波兰的司法改革事件以及欧尔班与索罗斯之间持续数年之久的“匈牙利内战”都招致了布鲁塞尔方面的强力反弹。

2017年4月9日,中欧大学(CEU)的师生与同情者手持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左)的肖像画,在布达佩斯第一区抗议示威。该校由匈裔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一手创办,但在欧尔班与索罗斯的政治恶斗中沦为牺牲品。目前,该校主体校区已迁往维也纳,布达佩斯仅保留一小部分科系。(Getty Images)

今年疫情期间,两国同样因为在境内实施“威权主义式的管控”而饱受布鲁塞尔方面的质疑与批评。在上述背景之下,两国在7月峰会期间这种“高度政治敏感”的表现完全在情理之中。

在峰会后续进程中,“强人领袖”欧尔班充分发挥自身在欧盟决策博弈中“长袖善舞,见缝插针”的丰富经验与洞察能力,利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急于在轮值主席任上促成复苏基金协议达成的迫切心理。

2020年7月19日,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左)在欧盟峰会期间与维谢格拉德四国领导人举行会晤,就复苏基金的资金分配细则等问题进行协商。(Getty Images)

力促“节俭四国”与波匈方面达成暂时性妥协:在峰会最终出台的决议中,对有关法治标准的条款做了模糊化处理。

然而,欧尔班及其波兰盟友莫拉维茨基(Mateusz Morawiecki,现任波兰总理)的“胜利者的喜悦”并未维持太久,事态的发展并不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即将有关法治标准条款与资金分配的前提条件彻底脱钩。

形势在9月初出现逆转,这次逆转的直接推手并非来自传统的欧盟三巨头——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欧州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以及欧盟轮值主席默克尔(Angela Merkel)。

而是来自一位让波匈执政当局多少有些意外的人士,即欧洲人民党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也即欧洲议会第一大党的首席领导人。

“我知道他们(特指波匈两国)急欲从复苏基金中拿到足够的资金,但如果达不到欧盟法治标准要求的话,欧洲议会绝不会允许他们使用这笔款项”。

韦伯这番强硬的表态虽然部分出于之前与欧尔班的党派恩怨: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大选中,欧尔班领导的青民盟(Fidesz)公开表示本党永远不会支持韦伯参选欧委会主席(青民盟与韦伯领导的基社盟同属欧洲人民党)。

但从中仍然能够大致反映出布鲁塞尔高层在资金分配和法治标准议题上日渐收紧的立场。

这样的形势对波匈两国显然相当不利,无论是对欧尔班还是他的波兰盟友来说,此时的他们已经无力通过欧盟的核心决策机制来“合规合法”地捍卫自身在资金分配议题上的权利诉求。

因此,在上述机制之外采取各种“灰色手段”来施压欧盟就成为了不情之选,而“中欧安全岛”倡议无疑是此中的“重磅炸弹”。

此外,近来从华沙和布达佩斯都传来了两国议会打算“暂缓批准复苏基金协议”的“抵抗信号”。而从布鲁塞尔方面的最新反应来看,三巨头们仍然留有妥协余地。

“复苏基金与法治标准之间是有联系的,但具体的实施细则还需要各方继续协商。我们(欧盟层面)仍然有很多解释说服的工作需要完成,不过我相信最终肯定能找到合适的解决途径”。

米歇尔在韦伯上述的强硬表态之后,似有安抚波匈两国,从而为争端降温之意。

2020年9月24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左)与捷克共和国总理巴比什(右)在布鲁塞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会晤。在波匈两国与布鲁塞尔方面就复苏基金的资金分配问题僵持不下之际,欧盟三巨头正在全力斡旋调解,力争让复苏基金协议早日落地实施。(Getty Images)

波匈方面显然对于米歇尔这种和稀泥的态度并不满意。

“这一切与法治无关,而是某些心怀叵测之人——此处特指韦伯与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以及一些傲慢无比的上等国试图破坏既定游戏规则(特指欧盟7月峰会出台的相关决议)的下作之举,法治在他们手里成了敲打弱国的政治工具”。在9月26日接受路透社专访时,欧尔班满带嘲讽地说道。

在与布鲁塞尔方面围绕资金分配问题的反复拉锯中,欧尔班的“中欧安全岛”倡议的指向也变得愈发明晰起来。

这种极其违逆“欧洲团结”精神的“中欧抗疫联盟”固然还只是欧尔班与布鲁塞尔方面的博弈工具,但背后反映出的V4轴心(维谢格拉德四国)与法德轴心近年来日渐离心的趋势却会在可见的将来继续成为困扰欧洲一体化大业的重大裂痕。

更有甚者,如若双方处理不当的话,这一颇为敏感的轴心矛盾极有可能成为从内部撕裂欧盟的一柄利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