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的民族博弈 大国维稳的血色边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代以来,北高加索(又称内高加索)先后爆发两次车臣战争,致使俄罗斯深陷边疆动荡与城市恐攻阴影,南高加索(外高加索)又在三大国与五个主权不完整政治实体间,交织上演各式冲突。战火虽有止息一瞬,却只是被“不战不和”的恐怖平衡所封印。

9月27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再次交火,导火线是积年已久的纳卡主权争议。回顾过往,此处火种早在帝国时代便已埋下,又受苏联的民族政策催化,最终于冷战末期破土而出。1988年起,亚阿双方经历了纳卡的系列冲突,最后爆发全面战争,百万难民为此流离失所,战火直至1994年俄罗斯强力调解才告终结。长年以来,纳卡争议便如一把利刃,在亚阿两国的民族心灵上来回穿刺,仇怨怒火屡屡复燃,由此造就2016年与今日的边界喋血。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Nagorno-Karabakh)爆发军事冲突。(AP)

眼下冲突方兴未艾,未有和缓迹象,俄罗斯呼吁双方停火,土耳其则一如既往支持阿塞拜疆,但态度比1994年时更为高调。9月29日当晚,亚美尼亚国防部发出新闻稿,怒责土耳其F-16闯入领空,击落一架正在执行军事任务的亚美尼亚SU-25战斗机,但阿塞拜疆与土国随后否认此事。在高加索的山麓上,民族冲突受大国政治所浇灌,也为地缘战略所遏抑,小国能否大幅改变现状,往往仰赖大国的似海君心。

综观当下发展,此次双边交火虽未必重回1994年的惨烈状态,却也难脱周遭强权的意志纵横。在可见未来内,亚阿两国即便褪去战火,恐怕也只能一如过往,困在“不战不和”的僵局里,尴尬共行。

土耳其此次一如既往支持阿塞拜疆,但态度比1994年时更为高调。(Reuters)

帝国边疆的宿命

纳卡地区全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是国际公认的阿塞拜疆领土,但如今大部分地区皆由亚美尼亚支持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政府统治,居民多为亚美尼亚人,故又以亚美尼亚语为名,称阿尔札赫共和国(Republic of Artsakh)。

而纳卡这般尴尬处境,源自统治政权的有意为之。公元前4世纪起,此处开始了亚美尼亚化进程,并在公元年180年成为亚美尼亚王国15省之一。此后其首先成为罗马与波斯帝国的缓冲区,又被阿拉伯、突厥与蒙古政权征服,最终重归波斯帝国版图。亚美尼亚人虽始终是此地多数,但往复之间,信仰伊斯兰的突厥人口也逐渐在此生根,民族冲突从而渐起。17世纪末,波斯帝国衰微,纳卡地区开始出现武装独立势力,由此让俄罗斯帝国有了介入之机。

19世纪初,几次波俄大战让此处脱离波斯势力范围,纳卡的亚美尼亚人从而在俄罗斯庇护下成长,帝国中央如此安排既有巩固边疆的意味,也有防堵奥斯曼、波斯借高加索穆斯林侵占此地的考虑,根据1823年的统治资料,此处居民中约有90.8%为亚美尼亚人。然而在沙皇政权崩溃、苏联取而代之后,纳卡地区便爆发民族冲突,阿塞拜疆基于过往长年的突厥穆斯林统治史,要求收回此处;亚美尼亚则以人口优势力驳,双方最后兵戎相见。

斯大林将纳卡地区划入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版图内。(Getty)

1923年,斯大林(Joseph Stalin)介入调停,将纳卡地区划给了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但允许其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NKAO)之名存在。此举一来暗含分化目的,可让阿亚双方相互消耗,避免两国将炮口共对苏联中央;二来则意在拉拢土耳其,以扩展共产势力版图。斯大林的决策虽暂时封印战火,却也正式奠定纳卡问题的近代雏形。

1953年,曾强力经纬高加索政治的斯大林逝世,纳卡争议随后卷土重来。在1963年、1965­年、1977年间,亚美尼亚皆出现大规模示威,人民要求苏联将纳卡划入亚国版图,或起码解除阿国对此处的管辖权,却皆未如愿,最后导致了1988年至1994年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纳卡地区虽在战后实质独立,成为亚美尼亚附庸,却经济凋敝、基础设施残破,并无时不受冲突阴影笼罩。

此外战争期间,亚阿两国皆对境内的对方民族进行种族清洗。以纳希切万(Nakhchivan)为例,其位处亚美尼亚西南,但因阿塞拜疆人口占多数,故在在1924年被以“受阿塞拜疆保护的自治领土”为名,由苏联立为类似阿国附庸的社会主义共和国。此处本有高达40%的亚美尼亚人,却因1988年至1994年的战火肆虐,而降至今日的几近0%。根据统计,亚阿的6年骚乱共致72万的阿塞拜疆人、50万的亚美尼亚人流离失所,对经济的重创更是难以言喻。

纳卡冲突下的各方势力分布,左下为纳希切万。(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后苏联时代的高加索维稳

而在南高加索与纳卡地区、纳希切万命运相似的,尚有阿布哈兹(Abkhazia)与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上述两地曾令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兵戎相见,如今则为受俄扶植的独立政治实体,只是未获国际普遍承认。

上述现象反映了后苏联时代的南高加索治理格局。此处在帝国年代,便是俄罗斯、奥斯曼与波斯的缓冲区;行至苏联岁月,中央也利用此处复杂的民族格局,遂行内政维稳与外交战略安排。如今南高加索与民族国家体系相逢,“主权不完整的政治实体”便成了暂缓冲突力道的权宜之计。

对俄罗斯来说,其有意与各方建立不同程度的交好、附庸关系,既维持自己在南高加索的特殊影响力,也避免边疆战火波及内地,故会在支持主权不完整的政治实体时,倾向要求各方遵守现行秩序。2008年的南奥塞梯战争,便有俄方不允格鲁吉亚改变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独立现状的考虑在其中;纳卡争议则是俄罗斯在相对偏袒亚美尼亚的心境下,选择冻结现状的息事宁人策略。

南高加索由三大国与五个主权不完整的政治实体构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对亚美尼亚而言,其为维系纳卡地区的实质独立,自会倾向俄式维稳;对阿塞拜疆来说,其盼望收复故土,却也对挑战现行秩序有所忌惮,即便土耳其表态支持,但其心态实与周遭各国无异,一来畏惧难民潮,二来期盼能与稳定无战事的阿塞拜疆进行石油交易,故不会无底线地支持阿国收复纳卡。眼下纵有土国派佣兵介入、F-16击落亚军SU-25的消息传出,却多是亚美尼亚的单方宣称,未获国际核实。伊朗在此争议上,则多主张和平谈判,反对动武。

故而纳卡问题到头来,仍是大国维稳高过民族情结对现行秩序的颠覆。亚美尼亚只能不断往前线增兵,守住现状;阿塞拜疆则持续在经济、交通上孤立纳卡,以削弱亚国对其驰援,并力守“国际公认”的底线,避免纳卡获取广泛外交承认。

眼下此处战火倏起,却也终有和谈之日,正如南高加索的民族僵局,即便伤痕累累,仍得持续负重前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