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辩论】一场无法撼动摇摆票的口舌之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考虑到今年大选可能的选举争议,或者在冲刺阶段选情可能的胶着,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9月29日首场电视辩论争取的关键选民还是“未决选民”(undecided voters),或者摇摆选民(sway voters)。因为早期投票已经开始,多数选民投票意向已决。两人唯一争取的还是中间选民或者摇摆选民。

但这种混乱的政治辩论,根本起不到争取摇摆选民的作用,反而只会强化各自基本盘的认识和支持。这一点从特朗普拒绝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就可以看出。比如,特朗普辩论中提及的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事后还特意对特朗普再次表达了支持。该组织曾多次携带美国国旗和特朗普画像,高喊“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主义”等口号。

+6
+5
+4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未决选民是近几次大选的特殊选民群体,是大选和党争不断裂化的结果。这部分选民的特点就是在大选冲刺阶段,不知道如何决定投票意向,而且他们过去都有过向两党候选人投票的经历。加上假新闻和信息不透明等因素,这部分选民的占比在2016年大选年最高。

根据美国国家选举研究(the American National Election Studies)的数据,从1948年至1992年,有近18%的选民跨党派投票,但之后这一比例已经跌至10%。而根据民调分析机构FiveThirtyEight的数据,2016年摇摆选民大概有15%,是2012年奥巴马(Barack Obama)连任选举时的3倍之多。2020年大选,摇摆选民的比例有所下降,大概在7%左右。

这一点也能从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民调差距可以看出。三个月以来,拜登在全国和个别战场州民调中一直保持领先,而且领先优势保持在平均8个百分点左右,相对比较稳定,具有一定的持续性。这就说明,目前美国选民的“民意”波动不大。这种民调差距越大、越稳定,摇摆选民的影响力就越小。

9月22日,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举行竞选集会。该州是今年的摇摆州之一,拜登民调暂时领先。(Getty)

这不同于2016年大选。希拉里(Hillary Clinton)2016年和特朗普的民调差距小,且波动大。很多摇摆选民和温和保守派选民在大选最后阶段都倒向了特朗普。美国选民对希拉里的厌恶程度远高于拜登。这也使得拜登在争取摇摆选民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拜登能否胜选关键就是投票率,包括如何吸引共和党选民的支持。从目前民调来看,这是有可能的。根据《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8月中旬的民调,10%的注册选民倾向于做出不同于2016年的选择。这部分选民主要是特朗普选民。

摇摆、未决选民是否投票、如何投票,关键看最后这一个月。如果总统辩论还是这种混乱、彼此否定、你争我吵的表演,这部分选民更不会依照辩论表现投票,或者根本不知道如何抉择,有些可能干脆就会放弃投票。

当然,一场或数场辩论可能根本无法撼动摇摆选票。影响摇摆选票的最大因素还是双方的募款和竞选广告的针对性投放。这将是10月份特朗普和拜登除了辩论以外竞选发力的重中之重。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