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主权到技术主权:大国会上演数字经济“冷战”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9月29日在希腊表示欢迎其加入“清洁网络”。稍早前,蓬佩奥已经称美国将扩大对中国的“清洁网络”计划,对中国手机应用程序与云端运算服务纳入该计划加以限制。

特朗普政府希望借助“清洁网络”在全球打压中国,中国外长王毅在9月初提出了《全球数据安全倡议》,称要打造各方普遍接受的全球数据安全规则。

蓬佩奥多次出访欧洲都谈及华为等问题,王毅则呼吁与欧洲在数字经济层面合作,两国的对立非常明显。图为2019年8月1日,蓬佩奥在泰国曼谷出席东盟外长会议期间会见王毅。(Reuters)

中美各自行动背后是两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博弈,两者已经形成了不同的思路。

其实,对于数字经济,中美欧此前都提出了相应的概念。比如欧洲议会7月14日发布了《欧洲数字主权报告》,提到了“数字主权”。早前的2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提到了“技术主权”的概念。 法国总统马克龙谈及的“欧洲主权”构想中,除了“经济主权”外,也包括“技术主权”。

2015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首次明确“网络空间主权”概念。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到了“尊重网络主权”的说法。

更早前的2010年,美国商务部提到了“数字国家”(digital nation)的概念。

不论是欧洲的“技术主权”还是中国的“网络主权”亦或是美国的“数字国家”说法,一个共同点就是赋予了数字经济以实体国家的意义,技术或者是数据等都应当有“国境线”。

如此一来,数字经济的发展便与一国的政策息息相关,国与国之间因为发展状况不同呈现出不同的数字经济规则。以数据跨境传输为例,美国主张数据跨境自由传输,并坚决反对数字本地化。欧盟的立场略有不同,支持跨境自由传输,但有条件——政府要进行监管,保护数据和消费者隐私。中国则认为数据跨境自由传输应当由各国自行规定,要求实行数据的本土化。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与美国公司甲骨文的合作就涉及数据的问题。(Reuter)

不同国家在数字经济规则制定领域存在分歧,在数字经济治理尚未有形成共识或者普遍规则之时,各国只能率先制定自己的规则,以抢占话语权。说到底,这实质上是数字经济秩序之争。

2018年,谷歌前CEO施密特(Eric Emerson Schmidt)预言:“未来十年内,世界上将产生两套截然不同的互联网:一个由美国领导,另一个由中国领导。”当下的数字经济版图中,中美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各自有有着不同的规则,施密特的预测会不会真的上演?面对中美以技术领先全球,欧洲也在发力数字经济,颇有要与中美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各自的规则不同,拉锯正在进行之中,比如美欧因为数字税爆发贸易战,中美则因为华为、TikTok等进行博弈。这不得不让人担忧:如果未来一方都难以说服任何一方,数字经济会不会朝着各方对立的方向发展?美国已经开始拉拢盟友战队,希望建立自己阵营的局面开始呈现,数字经济层面的“冷战”大幕会落下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