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首战特朗普:最混乱辩论实际上辩论了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本年大选的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以长达95分钟的乱局作结,当中有特朗普不断违规插嘴、让辩论不断叠声,有拜登直指特朗普为“史上最差总统”与“小丑”,有主持人忍不住义正词严要求特朗普尊重辩论,有拜登斥骂特朗普“闭嘴”,也有特朗普质疑拜登的智力。吵闹之中,两人到底辩论了些什么?

来自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的主持人华莱士(Chris Wallace)为9月29日晚的辩论订下了六大主题,分别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新冠疫情”、“经济”、“种族问题”、“特朗普与拜登往绩”,以及“选举公正”(election integrity),临场也加插了有关“气候变化”的讨论。各个主题一方面紧扣美国当下的各大头条新闻,另一方面也牵涉美国政界最受关注的结构性议题。

在特拜二人只顾互相批评的场面中,如果辩论的意思是指就某个议题的不同观点作理性讨论的话,这场总统辩论可算是有名无实。不过,两人的“辩论”内容其实也突出了特朗普与拜登之间、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在“本能上的互相憎恶”以外的实质争议和区别。

华莱士是美国资深主播,虽然属于右翼福克斯新闻台的旗下,但在2018年却曾被选为最受信任的电视主播之一。(美联社)

法官任命再非关司法独立?

在“大法官任命”的议题上,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大选前不足两个月的提命当然最受关注,也是华莱士的第一条问题所在。

虽然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曾在2016年引用选举年不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准则去拒绝为当时奥巴马的提名人选作听证,可是特朗普此刻的回应却是“我可以简单告诉你……我们赢了选举……我们控制了参议院、控制了白宫”,说穿了就是“共和党有权力在,其他准则不必管”。

对此,拜登却没有提到麦康奈尔的“自相矛盾”,也认同胜选者有权这样做。他只简单提到本年正是选举年的反驳,随后就马上将矛头指向巴雷特若当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一大可能结果:共和党人正有案件可让最高法院将“奥巴马医保”取消,使2,000万美国人即时失去医疗保险。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6日公布他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时,帮她调整咪高峰。(AP)

此举使特朗普马上“离题”进入对其不利的医保讨论,惹来华莱士与拜登先后质问特朗普用以取代奥巴马医保的方案何以历年未见,并让拜登有机会澄清他的公共医保并非要废除所有私人医保,这可算是拜登的策略小胜。

这也显示出,拜登已不再假装“司法独立”是大法官任命的标准,而是以任命带来的民生影响为竞选主轴。

结构性宪政改革不获讨论

随后,华莱士对拜登提出了美国知识份子才会担心的问题:如果拜登当选且民主党夺得参议院,他们会否“填充法院”(court-packing,即立法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以加入自由派法官)或者取消参议院的拉布规定(此可让民主党不理共和党反对而以简单多数通过法案)?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奥巴马任内不断阻碍后者的法官提名,造就了今天特朗普能大举任命联邦法院法官的可能。(美联社)

此类宪制争议理应是总统辩论的重点所在,也将为要平冲党内温和派和进步派力量的拜登带来甚大困难。然而,拜登对此拒绝回应,只呼吁民众投票;而特朗普更似乎不知何谓“填充法院”,不断插话追问拜登的法官人选名单,继续简单地指责拜登是“激进左翼”,让拜登轻易逃过追问。

在“新冠疫情”的议题中,即使我们用最宽容的角度去解读,特拜两人的确没有辩论出什么东西。拜登继续攻击特朗普淡化疫情、不信从联邦政府的卫生专家等等,而特朗普则批评拜登曾反对美国对中国封关,并指控拜登想封锁全国。

此等意料之中的互相抨击,在华莱士不断插口提及疫苗、重启经济和学校、戴口罩、竞选集会等一系列具体议题之后,也未见明显改善。

拜登面对特朗普插话和失实言论,多番失笑。(美联社)

经济“口水战”见两党差异

到了随后的“经济”环节,华莱士则以特朗普口中的“V型反弹”与拜登的“K型反弹”作对比,要求后者解释何谓“K型反弹”。拜登就借机指出疫情之后的经济反弹可能会导致贫者愈贫、富者愈富(所以像“K”的形状一般),一方面指责特朗普只顾股市,而忽视小镇劳动民众,另一方面则攻击特朗普只交750美元税款的丑闻。

面临两人随后又再落入互相指骂的情境,华莱士则巧妙地将话题带到拜登的加税计划之上。拜登一连串地列举了其创造700万就业职位、以6,000亿美元联邦政府支出作采购等计划,又指会将企业税率提高至28%,以改变如今财富500大公司中有91家并不必交税的情况等等。

不过,特朗普一句“你为何以前没有这样做”的质问却阻断了辩论政策的开端,并惹来拜登指出如今企业税是特朗普减税政策的结果。虽然随后特朗普有点明其反对加税的理据是担心“有一半公司会离开”,可是很快双方就落入了混乱的叠声环节,特朗普也连番追问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与中国相关的收钱丑闻,后者却只称特朗普指控不符事实。

此等质素的辩论,最终当然也只能反映出民主党与共和党对税负本身的既有立场,而不能作互相沟通。

拜登儿子亨特。在特朗普多番针对亨特之后,拜登提及亨特以往的滥药问题,指后者“修补好问题”,自称为儿子感到骄傲。(GettyImages)

拜登提新种族问题说辞

在“种族问题”之上,除了特朗普“承认”自己可能是林肯以来为美国黑人做得最多的总统、拜登引述特朗普前顾问指责他为选举分化国家、特朗普反指拜登和民主党纵容暴力示威等耳熟能详的说词之外,最值得关注的也许是拜登如何解除他在种族争议上的困难立场。

一方面拜登要承认美国有“系统性种族歧视”,另一方面他也不能过于强调这一点而得失对“法律与秩序”有所关注的中立选民。这一次,他就非常有效的对此划下中立界线:首先,他用上特朗普式“绝大部分警员也是好人”、“只有一些烂苹果”的说法,指出警员也不愿看到发生在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身上的事情。随后,他就将如何处理这些“烂苹果”的机制称作系统性改变的目标之一,这可算是甚为巧妙的概念转换。

如此混和两方立场,加上在谈论种族不公时的温言软语,拜登在此更突显出特朗普的种族视野:后者被质疑本月才取消了联邦机关的种族敏感度训练,而且回避亲口指责白人至上组织的暴力。此时,特朗普的种族立场似乎不言自明。

特朗普与拜登两人的妻子都有到场。(美联社)

“个人往绩”项目变“绿色新政”宣示

在“个人往绩”的一项上,特朗普当然是表现非凡,自称“从来没有一个政府或总统曾在3年半的时间内比我做得更多”,又高举自己将任命近300位联邦法官的“成就”。

到了拜登发言的时刻,特朗普却再次借机提起亨特的丑闻,最终导致拜登无法完成对其往绩的申述。在叠声乱局当中,华莱士只得改变话题转谈此前不在议题列表之上的“气候变化”,并以美国西岸的森林大火切入。

在此,虽然特朗普在被追问之下承认了人类行为“一定程度上”带来全球暖化,可是他却依然将经济发展与抗衡气候变化放在对立面之上——例如他就以汽车价格太贵去解释为何他会放宽能源效益标准。

2020年首场总统辩论变成了特朗普与拜登两人双向批评的“口水战”。(美联社)

相较之下,拜登在此就展现了民主党近年最重大的政策主张之一“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虽然拜登澄清自己不支持(被特朗普挂上极左标签的)“绿色新政”,可是其气候政策的精神却源于此,即一方面加大政府开支持推动可再生能源、电动车充电站建设、减少现有建设的能源消耗等减排措施,另一方面则着重在推行这些措施的时候同时强调创造就业,使经济发展与抗衡气候变化再非鱼与熊掌的抉择。

当特朗普还在人为气候暖化的问题上顾左右而言他,拜登与民主党人在气候问题上确实已走到未来之中。

政权和平交接传统受威胁?

到了最后的“选举公正”议题,一如所料,特朗普不断声称邮寄选票如何带来欺诈,而拜登则提到“iwillvote.com”等资讯网站呼吁选民踊跃参与投票,更以早有两个共和党州份实行全民邮寄选票10年等理据反驳特朗普,并叙述如何正确填写邮寄选票,以回应华莱士提出“邮寄选票带来大量废票”的问题。两人的反差明显可见。

由于邮寄选票点票须时,华莱士就特意分别提问特朗普和拜登会否呼吁支持者在点票期间保持冷静,并不会在选举结果被独立确定之前宣布胜利。同样一如所料,特朗普继续谈论选民欺诈的问题,呼吁支持者去票站监票,并没有正面回应华莱士的提问。相较之下,拜登却爽快答应一句是,并明白指出如果当选的不是他,他会支持此结果。

在此,对于美国民主超过两百年政权和平交接的传统,特朗普与拜登的反差亦是不言而喻。

第二场的总统候选人辩论将在10月15日举行。但愿新一场的辩论不会再成为“最”混乱的总统辩论,不会使“辩论了什么”的这个问题再让人有感脑袋一时之间一片空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