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俄反导系统崛起 地缘战略谁与争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美苏对峙的冷战时期以来,双方曾有过剑拔弩张态势,如差点让冷战变成热战(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即使苏联后来解体,但美、俄两国始终在追求压服对方的绝对军事优势,其中又以弹道导弹作为主要的竞争场域。为加强对弹道导弹的防御能力,美国先后研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以及弹道导弹防御系统(BMD),俄罗斯也不甘人后,不但研发了自己的空中防御体系,更积极推销S-400防空导弹系统(凯旋),遂使美、俄在地缘政治上展开新一轮竞逐。

2010年5月9日,俄罗斯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在莫斯科红场上展示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www.kremlin.ru)

新时代空袭武器

在1990年至1991年的海湾战争(波斯湾战争)中,盟军的“沙漠风暴”行动对伊拉克进行高强度的空袭,导引炸弹(PGM)、集束炸弹、空爆炸弹与巡弋导弹严重打击了伊拉克的通讯设备、发电厂、炼油厂等军民两用设施,取得完全的制空权优势,让世界各国意识到,未来的战争势必是以空中预警机、卫星通讯系统和全球定位系统(GPS)为耳目,以导弹构筑的精准打击能力成为重中之重。

俄罗斯军事专家也认为,要保障俄罗斯在地缘政治的安全,首先就必须重视防空,会对俄国防空造成威胁的,就是新一代空袭武器(战术导弹、无人飞行器),以及F-22、F-35等西方具高度隐蔽性的目标,故未来空—地作战将面临更大规模、更密集的集中空袭,空袭强度甚至每分钟可达二三十个目标。因此,俄罗斯版《新世纪空袭武器作战运用》指出,未来俄罗斯防空导弹体系至少要由三种导弹组成:远程防空、多通道高精度中程防空、高精度近程防空,如此不仅能在防空体系远界击伤飞机与弹道目标,和在很宽的距离与飞行高度击中战术弹道导弹,以及在超低空高度下杀伤突防的精确制导武器。

S-400防空导弹系统问世

2002年,俄罗斯空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米哈伊洛夫(Vladimir Mikhaylov)在俄空军建军90周年的空军节上宣布,决议将S-400防空导弹系统列入1999年至2002的国家军备计划优先项目,并计划于2003年投入使用,以补充S-300防空导弹系统。事实上,1999年S-400就进行首次试验并成功击毁目标,2008年底已有35个防空导弹团换装该系统,并在历次国际航展上俄罗斯多次展示其对空目标拦截性能,领先于国际间同类产品,受到世界各国瞩目。除了2015年中国大陆获得首批出口型“凯旋”,北约成员国土耳其于2017年7月宣布,已与俄罗斯签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供货协议,并于同年10月达成协议,土耳其已购得4套该系统。

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到底有多威呢?据《军事文摘》披露,它是由俄罗斯金刚石中央设计局(NPO Almaz)牵头设计,配备射程更远的新型导弹与新型相控阵跟踪雷达,具有360度全项覆盖能力。S-400集合了S-300P和S-300V的优点,采用分布式通信系统,对上可与各指挥机构无缝衔接,对下可同时控制8个火力单元(导弹营),即引导160枚导弹、攻击80个目标,最高速度有4,800公尺/秒。针对敌方远距离预警机与电子干扰机,配备46H6导弹,最大射程达400公里;9M96E2中程防空导弹,最大射程120公里,射高5至30,000公尺、速度1,000米/秒,在对目标进行拦截前,导弹将借空气动力系统完成超机动飞行,最大机动过载可达20G(正常载人战机至多9G),并可随时修改飞行轨道。

在雷达系统方面,S-400比起S-300还有更显着的提升。后者采用64N6E2,在400HZ时探测距离有300公里、800HZ时为150公里;但前者在进行扇形扫描或天线静止时,不但最大探测距离可达600公里,且精确度更高,并可辨识主动干扰源装置,还能是别被动干扰源位置。其指挥/控制系统30K6E,可同时追踪300个目标,对雷达反射面积4平方公尺目标探测距离为390公里;而S-300的控制系统83M6E2,对雷达反射面积4平方公尺的探测距离仅仅280公里。

俄、土两国此前于2019年7月中旬大张旗鼓地运送,安装S-400反导系统相关设备的行为,已深深刺激了美国。(法新社)

布署防空导弹系统 牵动地缘政治角力

眼看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展现优越性能,2020年1月宣布,从俄罗斯购买的首批“凯旋”系统将于今(2020)年4月起正式列装在土耳其的防空部队上,同时,伊拉克也表达想要购买俄制“凯旋”系统的意愿,引来美国国务院“将可能对伊拉克实施制裁”的威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称,土耳其选择S-400系统使得美土关系复杂化,美国将不会向土供应逾百架F-35型战机。美方和北约担心的是,一旦土耳其引进并使用S-400系统,俄方必然会知晓F-35的匿踪效果与电子参数,于是美国片面停止交付F-36给土耳其。

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任马建光、特约研究员李佑任指出,在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挑起“颜色革命”但无力收拾残局时,俄罗斯挺身而出,如2015年出兵叙利亚,对“伊斯兰国”(ISIS)等恐怖组织实施空袭,而日均作战飞行架次是美军的8.5倍、日均毙伤恐怖分子数量为美军的3倍;翌年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并促成巴沙尔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之间的和谈,尽管是军事撤退行动,这种“以退为进”,却在中东国家间引起强烈反响,中东地缘政治里的“美退俄进”更加显着。

不过美国并未放弃争取在此地的区域性大国—土耳其。2017年12月,俄土正式签属要价25亿美元的S-400系统供货协议后,美国随即宣布向土耳其出售“爱国者”PAC-3,并于2018年批准价值35亿美元的合约,但先决条件是土耳其必须放弃俄国的S-400系统。面对美、俄双方的拉拢,土耳其清楚认识到俄方系统不仅开价低、可分期付款,俄方还同意转让技术,助土国实现防空体系自主化,S-400更侧重于地防空反导性能,比“爱国者”PAC-3配弹种类更多、拦截范围更广。于是,土耳其在反导系统上彻底倒向俄罗斯也就理所当然了。

中国空军工程大学导弹学院教授李刚分析,美国反导系统注重高、中、低多层防御,即远、中、近多种型号反导系统协同发展,构成网络化防空反导体系,目的在保卫美国本土和海外军事基地及其盟友安全。俄罗斯则更注重某型号防空导弹系统的综合性能,即只使用一种型号的导弹就可实现高中低、远中近多层防御,如C-500导弹系统。不过俄罗斯比苏联时期国力已大大不如,反导系统只能保卫本土重点区域和事关国家战略安全的周边区域,免遭弹道导弹的袭击。美俄虽然同样构筑自己的反导系统、借以积极推销给盟友,但战略目标在本质上还是有所差距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