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任命大法官特朗普一举两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有人认为,如果金斯伯格(Ruth Ginsburg)知道将会由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替代自己的位置,她一定会选择在奥巴马任期内退休。图为2020年9月25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妻子出席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悼念仪式。(AP)

特朗普(Donald Trump)闪电提名保守派巴雷特(Amy Barrett)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并不让人意外,两党向总统大位发起最后冲刺的关头,共和党利用手握参议院和白宫的机会,向最高法院输送保守势力,普遍认为,若特朗普连任失败,此举将成为他任期内的最大政治遗产。由于大法官是终身制,一旦提名通过,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将向保守党倾斜,一位年富力强的保守派大法官,会对未来几十年的美国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为此,多维新闻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政治所研究室执行研究员刘辉。他分析指出,若本次提名顺利通过,对于特朗普而言是一举两得。

2020美国大选∣专页全新上线 点击浏览

多维:外界对于特朗普此时提名保守派的巴雷特为大法官并不意外,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她的履历和背景近乎“完美”,就算是民主党也很难找到可以攻击的地方。如何评价这一结果,如果提名通过,对美国的未来将会产生哪些影响?

刘辉:外界对巴雷特的评论有一定道理,这也是特朗普为了让提名顺利通过的考虑因素。未来,如果提名通过,对于美国的影响有两方面。第一,最高法院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继续转向右倾,加剧美国政治的极化局势。最高法院的保守势力将占据6:3的优势,近年来保守主义势力在同性婚姻、控枪、堕胎、变性人权利、选举资助、非法移民、医疗改革等问题上将会出现重大的实质性的右倾趋势。

第二,巴雷特如果通过提名,对于特朗普竞选连任以及一旦胜选后的执政有利。特朗普上台之后,不遗余力地兑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承诺,特别是其任内进入最高法院的两名保守派大法官上任后,有关司法方面的竞选承诺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成效,此次被提名的巴雷特在相关司法问题上与特朗普的理念高度一致,特朗普会因此得到支持者更多信任,他对其基本选民的政治号召力也会加强。

特朗普如果顺利连任,司法权的支持更是不可或缺。在第一任期内,特朗普遭遇了“通俄门”等一系列政治麻烦,如果赢得连任顺利施政,并将其意识形态贯彻到卸任之后,他更需要借助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占据支配地位的优势,协助其摆脱政治对手掣肘。

2020年9月26日,华盛顿白宫玫瑰园,特朗普正式宣布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AP)

早在2016年竞选时,特朗普与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第三次辩论的第一个议题就涉及最高法院。特朗普旗帜鲜明地表示,大法官应该严格依据宪法本意解释法律。这意味着他希望创造保守派把持最高法院的条件,以兑现否决奥巴马医改,支持持枪权利,打击非法移民的承诺。因此,巴雷特提名一旦通过,不仅有助于特朗普赢得连任,更有助于在可能连任后,依靠司法力量,顺利施政。

多维:同样是大选年的2016年,奥巴马曾试图提名一位新法官,但被参议院以“大选年不宜进行提名为由”否决了,同样的情况,今年由于共和党手握白宫和参议院,此次大法官提名的通过应该没有障碍,但是民主党早已表态,特朗普此时提名,是滥用权力,民主党还有什么机会阻止提名吗?或者民主党还有手段来对此次提名展开合法性的争论吗?

刘辉:美国政治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包括古典自由主义/保守主义与现代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指导、并贯穿其中的制衡性政治。它的运作随着力量对比变化,周期性地摆向自由主义/保守主义一端。目前,美国意识形态正处于保守主义的周期内,正常情况下,力量对比使民主党很难阻止提名,参议院是大法官提名的同意机关。

历史上大法官候选人通过提名需要五分之三(60票)多数,但民主党为了给共和党制造麻烦,利用多数修改了这个规则,现在只需要51票的简单多数即可通过提名。除非发生颠覆性事件被民主党利用,否定提名的合法性或使被提名人落马,或能在此次批准提名的投票中,利用利益交换争取到三名共和党倒戈相助,否则民主党没有更好的办法阻止提名通过。

多名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指出,巴雷特的提名程序“不合法”。(AP )

多维:如果提名顺利通过,那么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势力将占据主导地位,以往的意识形态平衡可能会彻底被打破。如果拜登今年赢得选举,民主党会如何重塑平衡?

刘辉:包括美国最高法院在内,目前全社会意识形态正处于保守主义支配的周期内,短时间内难以转向自由主义。美国政治具有很难形成共识,而共识一旦形成又很难改变的特点。特朗普成功地利用了政治极化激发的反智主义和社达尔文主义,使意识形态右翼的主张被美国社会接受为政治共识。此次大法官提名如果顺利通过,只会加剧右倾现状。虽然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民调暂时领先于特朗普,疫情也可能会对特朗普的竞选带来不利影响,但即使民主党赢得选举,它依然要调整自身的意识形态站位,适应保守主义居于全社会意识形态主导地位的现实环境,而很难迅速重塑意识形态平衡。

多维:可以说,在疫情叠加种族运动的影响下,此时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能够很好地提振特朗普阵营的选情。另外,特朗普抹黑中国,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刘辉:对。首先,任命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可以稳固特朗普阵营的基本选民,防止种族运动引起的社会冲突对支持者阵营的瓦解。其次,以新冠肺炎疫情抹黑中国,也是凝聚政治右翼及其支持者力量,拉抬自身选情的手法,从选举角度看特朗普达到了目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