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确诊】惊奇变惊吓?大选不会推迟但美国或陷入危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素有“十月惊奇”的说法,指在11月大选前的最后一个月,突然发生足以影响选举结果的事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确诊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有可能会为“十月惊奇”留下最新的一笔。

就在9月29日,特朗普在首场总统大选电视辩论上,还笑言“我不会像他(拜登)那样戴口罩”。(AP)

10月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Melania Trump)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开始自我隔离。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随后证实了这一消息:“总统和第一夫人目前感觉很好,他们计划康复期间留在白宫。”就在一天前,多家美媒报道称,陪同特朗普搭乘“空军一号”前往俄亥俄州参加9月30日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女助理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因此特朗普夫妇都进行了核酸检测。

距离美国大选只剩下30天左右,特朗普此时确诊新冠肺炎,会对大选带来什么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副教授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况没有历史经验可供对比,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肯定会对大选有影响,但目前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比如特朗普的病情是轻还是重,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会不会也有感染的情况出现——“目前来看是没有任何迹象,但一天之前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特朗普会确诊新冠肺炎”。

他认为,在不确定因素特别多的情况下,很难判定“特朗普确诊”这个单一因素对大选的影响会有多大。

点击大图观看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前后⇩

+6
+5
+4

不过,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的隔离,是否会影响10月15日的第二次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意见,任何和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都应该居家隔离14天。如果特朗普从10月1日起开始隔离,14天后正好是第二次电视辩论的时间。

第二次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时间是否会因为特朗普的病情推迟,或者改变形式(比如采取线上视频连线的方式),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认为目前还很难说,但是大选流程因此会或多或少发生改变是一定的。“特朗普是适合面对面辩论的,如果第二次辩论改成线上视频的方式,双方一人一段交替发言,甚至发言过程中还可以看提词器、看工作人员给出的提示板,对拜登来说未必是坏事。”

陈琪表示,不管第二次电视辩论的时间或是形式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本身就是“十月惊奇”。

而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系教授龚炯则认为,第二次电视辩论有可能直接被取消:“第一次电视辩论结束后,负责组织辩论的总统辩论委员会表示要修改规则,特朗普方面立刻表示反对并对委员会提出批评,我觉得明显就是不想再进行下一场辩论了。而拜登其实也不擅长辩论,正好现在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所以第二次电视辩论很可能就没有了。”

如果电视辩论等大选流程受到影响,那么最终的大选投票是否会随之推迟?

仅仅考虑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这一点,刁大明和龚炯都认为大选不太可能被推迟。刁大明表示,选举时间是否推迟最终是由国会众议院来决定的,“很难想象众议院由民主党主导的情况下,会因为这件事情推迟选举。”

不过陈琪认为,总统候选人因为确诊新冠肺炎而不能履行大选规定程序是美国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特殊情况,大选是否还要按部就班的往下走,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特朗普团队完全可能声称,特朗普现在都生病了还要继续投票,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选举(unfair election)。特朗普的铁粉们也有了闹事的借口。这样下去会带来什么后果,恐怕谁都不敢说。如果未来特朗普病情相对严重,共和党要不要换人?或者特朗普本来就选情不利,到时候会不会干脆自己知难而退?这些都为大选造成了巨大的难题,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想要达到的效果。”

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有可能让美国大选陷入巨大的不确定性当中。(Getty)

此外,外界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感染新冠肺炎会不会就此成为一种新的“特朗普战略”(Trump Strategy),比如利用“同情牌”来吸引选票?

对此刁大明表示,面对已经发生的客观事实,任何一个竞选团队(即便不是特朗普团队)都会顺势而为,就地取材进行议程设置,尽可能让形势向着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发展,所以特朗普团队“大概率会出现打‘悲情牌’、‘坚强牌’的现象”,但特朗普的病情后续如何发展,还需要医学上的专业判断,所以特朗普团队后续如何更新议程设置还很难说。

美国总统选举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在以往的国会议员选举、州长选举中,当一方候选人出现突发情况而不能继续竞选程序,另一方一般会相应的将选举“调门”往下降,减少所谓的“负面竞选”,即对于对手的攻击会有所减少。刁大明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拜登方面会更多去宣讲自己的政见、主张,对特朗普的攻击可能会有所下降,毕竟目前是在任总统患病,如果继续攻击特朗普可能会招致“撕裂美国社会”的骂名,甚至造成“反动员”的效果。

“对拜登阵营来说,这是一个突发状况,未来再去攻击对手的时候,分寸感确实比较难以拿捏。”

而陈琪认为,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这一突发情况不仅是给拜登阵营带来新的不确定性,更为整个美国大选带来了挑战。“美国历史上,‘十月惊奇’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状态所引发的结果,比如大选的时间正赶上美国处于战时状态。特朗普现在的情况,实际上造成了一种非战争状态下的特殊状态,现在已经不能按常规的思路来理解这次总统大选了。”

“近一段时期以来,特朗普在民调上与拜登的差距一直保持在4%-8%之间,虽然两人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但依然凸显出特朗普的选情并不乐观。”在陈琪看来,按照特朗普的个性,为了能影响选情,他可以采取不计一切后果的手段,何况现在碰上自己感染新冠肺炎。“特朗普及其铁粉会利用并强化一种‘哀兵必胜’的姿态;对于拜登而言,这也造成了某种进退上的难题,甚至可能会重新考虑通盘的竞选策略。美国国内政治极化将加剧,甚至有发生宪法危机的风险。

不过龚炯认为,特朗普能得到的“同情票”不会太多。“反对特朗普的人还是会很坚决的出来(投票给拜登),大部分人应该还是该怎么投怎么投,所以我觉得(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对这次大选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