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人示威一夜推翻政府 吉尔吉斯斯坦政变因何特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在一天骚乱后倒台,该国中央选举委员会亦确认此前选举无效。其议会当天选举反对派领导人扎帕罗夫(Sadr Zaparov)为代总理。

至此,10月5日爆发的吉尔吉斯斯坦风波,在演化成政变之后即在24小时之内颠覆并夺取了现政权。这一急转直下的态势超出了外界的预期,其特别之处也值得注意。

从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吉尔吉斯斯坦政局一直不稳,点击看图

吉尔吉斯斯坦骚乱与政变的起因和过程非常简单。

10月4日的议会大选之后,与总统热恩别科夫 (Sooronbay Jeenbekov)关系密切的“团结党”(Birimdik,分裂自“社会民主党”)和友党“梅柯尼姆党”(Mekenim Kyrgyzstan,意为“我的祖国吉尔吉斯斯坦”)分别以24.9%和24.27%的得票率大获全胜。一举颠覆了2015年来的“祖国党”(Ata Meken)、“社会民主党”(SDPK)和“祖国社会党”(Ata-Zhurt)等五党联盟布局。

按吉尔吉斯斯坦法令,议会大选得票低于7%的政党将被剥夺席次,逐出议会。这使得吉尔吉斯斯坦朝野的16个主要党派中只有4党满足条件,其中三个党亲现政府,一个党属于“温和反对派”。

此前主宰议会并一无所获的五党因此不满,在联络了全部16党中的12党后,反对派联盟在5日组织五千人上街示威。在一夜之间夺取了总统府、议会等地,放出了此前被关押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并在次日成功改朝换代。到6日,吉尔吉斯斯坦各地出现了罢免州长、市长,并由反对派联盟另行任命“人民市长”、“人民州长”的风潮。

对吉尔吉斯斯坦来说,该国在21世纪前十年发生的两次“革命”除了更换了政府首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改变,2019年抓捕阿坦巴耶夫的行动固然压制了潜在的“第三次革命”,但就该国矛盾密布的环境来说,这是迟早的事。 (Getty)

但对观察人士来说,这种过于简单的过程恰恰是疑点。

据俄罗斯《观点报》介绍,从10月5日晚到6日凌晨,吉尔吉斯斯坦的军警在首都比什凯克街头稍稍清理了示威者设施后就选择回避。在看到示威者人员大批聚集后,军警就放弃了对总统府、议会等地的防守,转而作壁上观。这种消极局面恰恰也是解释吉尔吉斯斯坦乱局的关键线索:或许军警已经对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结局有所预计。

不可否认,从2016年以来,莫斯科等地的观察家曾经担心吉尔吉斯斯坦可能会成为美国“颜色革命”的一个爆发点。美国国务院也曾在2015年谈及过要“控制该国”。但随着美国在吉尔吉斯斯坦的玛纳斯空军基地在2014年最终关闭,俄罗斯在2003年建立的基地却保存至今,这意味着吉尔吉斯斯坦的问题已大多与其国内矛盾有关。

对华文媒体来说,吉尔吉斯斯坦最近一次进入视野还是在2016年,当时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遭遇人弹袭击,凶手当场死亡,使馆几名当地雇员受伤。(路透社)

事实上,不同于外界对吉尔吉斯斯坦“颜色革命”之类的想象,该国自1991年苏联解体并“独立”之后就有着令人咋舌的政权更替模式,即该国所有的“革命”,实为利益集团推翻前政府,建立新政府的特别手段。也正因其“革命”,因此它成了一个集团推翻一个集团的暴烈行动。

自1991年独立至今,吉尔吉斯斯坦除临时总统奥通巴耶娃(Roza Otunbayeva)外,共有四位正式总统,其中两人被“革命”推翻,分别是开国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他在2005年3月24日被“郁金香革命”推翻;第二任总统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他在2010年4月被“四月革命”推翻。第三任总统阿坦巴耶夫虽安然卸任,但他在2019年8月也因被察觉出要举行“第三次革命”,被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派特种部队捉进监狱。

对吉尔吉斯斯坦来说,该国目前的问题可能仍是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不佳,民族、地域、贫富矛盾不断激化带来的产物。该国政治矛盾的核心,也与外来干预、影响大相径庭,而是国内各种利益纠葛。

在西方,吉尔吉斯斯坦因为其内部集团派系的关系密切,甚至被戏称为“裙带共和国”,只不过各集团之间的博弈因为过于明显,才以“民主化”、“议会制度改革”、“内阁制”等名义表现出来,而今在该国发生的新一轮冲突,或许也只是这种传统风波的又一次发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